《戰國第一狠人》[戰國第一狠人] - 第1章 平叛亂

「姐夫,姐姐被叛軍抓走了。」

「你這個令尹幹什麼吃的。」

「其他的將軍都投靠了姬麟,就剩下你,姬麟派我來勸降你。 ”

吳起此刻戾氣大增,一刀砍在了紅色的花崗岩上,刺耳的金屬撞擊聲打破了夜空的寧靜。國君幾個月前才提拔他為將軍,此刻已經成為姬麟的刀下亡魂。

吳起好讀兵書,弄得整個衛國老百姓都知道,讀書都這麼不低調的人不多。國君也聽說了吳起有才華,提拔他為將軍,負責訓練新軍。

小舅子田啟緊張道:「濮陽城有兵abc ,你只有五百人,不要去送死。」

「你是否也投靠了姬麟?」

「國君是對我恩重如山,此刻被他的弟弟姬麟殺害,我有什麼辦法。」

吳起的國字臉上發出冷笑:「我不會投降的,此地距離濮陽城不過十里,眨眼便到。」

田啟深深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這次要押寶了。

「姐夫,我相信你。」

吳起面對天策軍:「國君被殺,我等誓死為國君報仇,有沒有要退出的?」

天策軍齊聲高喊:「誓死追隨將軍。」

「不要這麼緊張嘛,你們是我一手訓練出來的,建功的時候到了,此戰過後,大家將會有房又有田。」

姬麟此刻正開心的坐在王座上面,為了這一刻他隱忍了十年,軍中所有將軍都被他拉攏,只有一個新提拔吳起例外,對他來說500人不足為患。

黎明時分,吳起已經帶着500天策軍到了濮陽城下。這個時間也是人最犯困的時間,守城士兵被突入起來的馬蹄聲驚醒。

「我奉姬麟之命入城拜見,速速讓開。」

「將軍來的太早了,還沒到開城門的時間,容我去稟報。」

吳起忽然拔出長劍舉過頭頂:殺!給我殺!。」

守城士兵還沒反應過來,吳起的長劍已經刺入他的胸膛,從後背穿出。後面的天策軍蜂擁而入,守城士兵來不及關閉城門就被天策軍砍倒。看守城門的守軍不多,不到15分鐘就放棄了抵抗。

這500天策軍不算多,每個人都是經過選拔,層層考核才進入的天策軍。戰鬥力不是一般的軍隊能比。城內的軍隊也就abc 多人,還沒有集結完畢。進入了濮陽城大門,城內再也沒有了關隘,至於王宮的大門形同虛設而已。

500天策軍殺到王宮門口的時候,衛軍也集合完畢,陣型已經擺好。

同一時間姬麟也在睡夢中被侍衛叫醒,渾身冷汗直流,他想不明白這區區五百人,居然能殺入王宮門口,匆忙穿好衣服到王宮外觀戰。

身披重甲,手拿長矛的吳起沒有絲毫猶豫:「殺入王宮,活捉姬麟。」

雙方廝殺之際小舅子田啟出來喊話:「姬麟你出來,我讓你白刀子進去,綠刀子出來,我扎你苦膽。」

姬麟的鼻子都氣歪了:「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你手無縛雞之力,拿個長矛裝什麼?」

田啟更加起勁了:「白刀子進去,黃刀子出來,我炸你屎包。」

不等姬麟回話田啟又喊:「白刀子進去,還是白刀子出來,我扎你腦漿。」

吳起白了小舅子一眼:「你滾後邊去,這裡打仗呢,嚴肅點。」

姬麟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給我沖,殺光他們。」

雙方都擺好陣型,幾乎是同時發起衝鋒,吳起身先士卒沖在第一排,長矛所到之處,都有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