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朽》[葬朽] - 第1章 不要靠近那座深淵(2)

想出去歷練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吞噬之森。。。也可以去,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絕對不能太過深入那裡,尤其是那片森林的中心,聽到了嗎?」

看着這麼嚴肅的中年漢子,白子越點了點頭,雖然他現在已經源符境了,但那片森林的深處,吞噬之淵,卻是眼前這位實力強大的澤叔都不敢踏足的地方。

那裡,是整片赤龍城外圍的生命禁區,也是整片大陸的死亡之地,非常的詭異恐怖,從沒有人進去後活着出來。

所以從小在赤龍城五大家族白家長大的他,也是聽着這個故事傳說長大的。

當然,這不僅僅只是一個故事,凡是在赤龍城生活的人,沒有一個聽到這四個字後不聞之色變的,那裡,可絕不僅僅只是一個騙孩子的故事而已。

被稱為澤叔的中年漢子轉身離開,子越這孩子從小聽話,而且明辨是非,他能明白自己對他的警告有多嚴重。

而且就算他進了吞噬之森,以他的靈力修為,也支持不了他到那個地方,自己的警告,也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

可他不知道的是,子越從小便一直對赤龍城外圍北部的吞噬之森異常着迷,或者說,那裡有什麼東西一直在呼喚着他,雖然這僅僅只是種感覺而已。

子越抬起頭看向吞噬之森的方向,不知為何,最近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

黑暗的空間一望無際,如同深淵一般看不到盡頭,這裡冰冷而孤寂,咻,一陣陣陰風所過之處,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滋生着無數的陰暗之物。

所有生命死亡之後的世界,陰間,總歸是有些清冷的。

畢竟這裡不是什麼正常生命應該生存的地方,這裡有的,只有不甘的亡魂。

抬頭放眼望去,那一朵朵彼岸花鮮紅如血,鋪滿了整片大地,如同一襲紅衣,展現着一種凄異的美。

而在這一襲紅衣的盡頭,是一座座模樣恐怖駭人的宮殿,即使是在陰間,這樣的宮殿也顯得異常可怖。

這些宮殿如同是用一整塊青銅鑄成的,布滿塵土的同時泛着金屬般的光澤,宮殿的大柱和外飾之上卻雕刻着一些不可名狀的詭異生靈,讓人望而生畏。

宮殿中,遠比外面要多了一種更加刺骨的寒冷,周圍更滿是骷髏陰兵在巡查,兩隻空洞的眼睛中泛着幽幽的綠光。

沒有任何陰魂敢靠近這些宮殿,連遠遠望一眼都不敢,那不是他們所能接觸的地方。

層層宮殿的深處位於地底,氣氛更加詭譎幽森,處於地底深處的大殿如同一座來自不知道哪個紀元的遺迹。

而此刻大殿之中卻有着淡淡的呼吸之聲。

大殿的**有着一張方形的銅桌,上面刻滿不知意義的文字符篆,十二道看不清面容的幽黑身影,圍繞着巨大的銅桌而坐。

「他,回來了嗎?」

正東面的一道黑影開口說道,那聲音晦澀難懂,不像是這個時代的語言,可在座的其他黑影卻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所料不錯,應該回來了。」正北方的一道黑影開口道,他的語言和剛才那位完全不同,卻不妨礙他們的交流。

十二個道黑影看不清面容,摸不清身形,不知道來歷,更不知道他們的想法。

但此刻,他們的心境都有所波動,因為位於正北主座上那個略微清瘦的黑影發話了。

「看來,我們也該做好準備。」

他旁邊一個略微壯碩的人影道,他身上的血氣充盈,如同一位肉身成聖的遠古神魔,在這寒冷的遺迹大殿中有些格格不入。

當然,不止他一個有這種情況,坐在他對面的那位,身上的陽氣無比旺盛,如同一輪大日,熊熊燃燒,似乎能將世間一切都焚燒殆盡,而他這樣的存在,根本就不應該會出現在這陰間。

「各歸各位,能通知的那幾位,都通知一下,讓他們都開始準備,這是他最後一世了,這一次,不論如何,該有個結果了。」

隨着正北主座那位再次開口,他們不約而同地抬頭看向上方,似乎是透過天花板去看那遙不可及的青天。

沒過多久,他們收回目光,互相看了一眼,便起身離開,只留下一張銅桌和十二張還帶有餘溫的青銅座椅在這空曠的遺迹大殿之中,這座遺迹大殿,又恢復了往日的冷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