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仙棺》[葬仙棺] - 第10章 借前世修為,燃仙胎,滅聖尊

葉家祖地上方,一名看不清面容的身影站平靜的站在半空。

儘管他沒有一絲強大的氣息外泄,但卻令人不敢直視。

雷家老祖,雷鳴。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與葉知秋前世是同一時代的人,同樣是一個驚才絕艷的妖孽。

只不過與葉知秋生在同一個時代,是每一個妖孽的悲哀……

「老祖,禁制已破,石棺已取出。」

雷家家主興奮的將一口石棺抬到雷鳴面前,然後退到一旁神色振奮。

昔年葉聖尊就曾言此棺蘊含成仙之秘,如今落入自家手中,要是從中參悟出一點東西,此生又有何憾?

成仙,這是諸天萬界的禁忌,也是所有修士的至高夢想。

修士修鍊所為變得更加強大,而仙之一字,撒豆成兵,化凡草為利劍的強大誰人不嚮往?

古有言:修行無止境,人慾亦無止境……

雷鳴打量了一眼石棺,隨後上前一步一巴掌將石棺震碎,淡聲道:「葬仙棺已被轉移,傳吾令,凡諸天葉姓者,必須到各界雷家據點接受盤查。」

言罷,雷鳴眼中帶着一絲異色掃視着眼前已經化為廢墟的恢宏建築,接着道:

「此外,傳楊家家主來見我,不然……」

話說一半,一道長虹輕輕落入場中,「嘿嘿,晚輩楊堅見過雷家老祖,家主有言,雷家之意,楊家並無異議。」

雷鳴深深看了一眼來人,微微點頭沒有多說。

諸天abc 年無人稱尊,如今他突破至聖第九層,是當之無愧的無冕之王,楊家最強者不過至聖第七層,斷然不可能與雷家交惡。

雷家稱霸諸天,對楊家是有很大影響,但楊家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就是修真界,拳頭大說了算……

就在這時,一股淡淡的金色波紋憑空出現,一名白衣青年落入場中。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為之一愣。

再一看,每個人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築元期一層?

葉知秋並沒有隱藏自己的修為。

可是築元期一層竟能施展空間挪移?

就算是有空間法寶,築元期那點微薄的真元根本無力催動才對。

雷鳴瞳孔猛的一縮,身體忍不住輕顫起來,彷彿看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情。

「這,這怎麼可能?這不可能……」

終於,雷鳴死死盯着葉知秋的臉吐出了這幾個字。

那張記憶深處的俊秀臉龐與眼前之人不斷重疊,完全就是一模一樣……

葉知秋漠然的看着四周化為廢墟的葉家,緩緩轉過頭看着雷鳴,「誰,給你的勇氣這麼做?」

聲音不大,但卻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青年誰啊,瘋了嗎?

這可是當世聖尊啊,竟敢如此對他說話?

不等他們反應,雷鳴氣息出現波動,一陣陣罡風毫無徵兆颳起。

「你,不是他。」雷鳴冷靜了下來,但依然無比震驚。

葉知秋abc 年前就已經死了,如果他造假,能騙過諸天其他修士,但絕對騙不過至聖修為的修士。

而且現在的葉知秋,只是築元期一層,那麼……

想到這兒,雷鳴眼中精芒閃爍,「你,竟然依靠那棺材活出了第二世……」

嗯?

他們在說什麼?

場中所有人目光不自覺向著葉知秋看去,只覺莫名其妙。

至聖以下修士壽元不過兩千年,場中也只有雷鳴是葉知秋那個時代的人,故而一眼就將葉知秋認了出來。

葉知秋冷漠的看着雷鳴神色變化的臉龐,「當年看來我還是對你太仁慈。」

雷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昔年你壓吾一頭,奪走吾一生造化,否則吾早就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不過,那又如何?如今的你不過是一隻螻蟻,你還是一如當年的自負,活出第二世不躲起來修鍊回巔峰,竟敢跑出來找死!」

葉知秋面無表情的看着一臉微笑的雷鳴,緩緩抬起掌心,葬仙棺憑空出現。

巴掌大的石棺拚命搖晃,似乎是在阻止葉知秋接下來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