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尋覓,等黎明》[在尋覓,等黎明] - 第1章 教師和歌手

祁歡沒想過林思堯有一天也能成為她的金主。

說金主也不準確。畢竟這首歌是由林思堯班上的學生作詞,也是她的學生僱傭祁歡作曲加演唱,林思堯全程做一個代言人,並沒參與多少她們實際的工作。

但惱人在於林思堯是甲方群體中唯一的成年人,合同上甲方那裡明明白白閃閃發光地寫着林思堯的名字。林思堯坐在祁歡面前風度翩翩得像個真正的紳士。

祁歡也不知道林思堯怎麼從一個立志為研究事業奉獻終生的書獃子變成了一個拿腔捏調的高中教書匠。林思堯是祁歡見過的最熱愛學習的人。林思堯本科畢業去了國外讀研,讀研期間二人保持着絕對友好的情侶關係。然後林思堯回國,回國之後空檔了兩三年——她倆也是在這兩三年里分了手。

分手後祁歡沒再關心過林思堯的動靜,林思堯也似乎悠閑地過她的gap日子。誰也沒想到兩人分手兩年後能再見,還是在這樣一種看起來其樂融融的氛圍里。

祁歡不忍心擾了這個班的興緻,也確實因為接不到其他活兒。權衡之後她一咬牙在乙方後簽下名字瀟洒離去。

當初的分手像決定在一起時那麼草率。當初是祁歡頭腦發熱一衝動說出了要不在一起試試的提議。或許因為時機和氛圍感都被祁歡歪打正着地把握得剛好,又或許在林思堯看來「跟祁歡談戀愛」這也算一種絕佳的實驗論題,林思堯沒肯定也沒否認,於是兩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

這在當時的年級還算是個大新聞,不過轉眼間就被畢業季衝到了公眾腦後。祁歡選擇拿到畢業證後進入藝術圈,林思堯毫不留戀地直接出國。於是兩人甜甜蜜蜜的戀愛才開始就要經受異國張牙舞爪的考驗。

不過令人驚奇的是她們居然真的熬過了異國戀——八個小時的時差絕不是祁歡熬大夜後睡幾個懶覺就能補回來的。那時候她無比敬佩林思堯熬了一夜後第二天還能帶着一包咖啡投入學術的苦海順便還能保持着頭髮茂密——祁歡禿得已經要靠假髮片活命了。

然後林思堯順利畢業回國,回松城住進了祁歡的出租屋裡,兩人過起了沒羞沒臊的同居生活。

很多時候女孩子的戀愛比任何異性戀都方便——幾乎沒人會對兩個手挽手說說笑笑的女孩子之間的關係起疑心。祁歡整天整天地纏着林思堯聊天逛街、曖昧地打量她的側臉和挺直的鼻樑、點甜筒時理直氣壯地點雙份,親親抱抱都是無比正常的基本操作,這讓兩人省了很多麻煩。

可為什麼後來分手——說不出所以然來。可能原因有很多,可能因為祁歡賴床到十點而林思堯每天六點風雨無阻起床晨跑,可能因為林思堯要趕着實習只能給祁歡留上一份放涼的早餐,可能因為林思堯日日攢錢餐餐攢錢而祁歡總是大手大腳,可能因為在祁歡開着直播精力充沛的深夜裡林思堯在為自己的失眠和ddl煩心…

均勻順暢流動着的生活與亂七八糟吵吵鬧鬧的世界相碰撞,沒迸出小說里完美結局的愛情火星,反倒激發了不少關於雞毛蒜皮的爭吵。短短一年後林思堯拎着皮箱搬出了小出租屋,表面上只是林思堯找到了合適的住處,實際上祁歡覺得心裏被粗暴地扯開了一個口子。

後來在一個祁歡再次忘記帶傘的雨夜,她一邊淋雨等公交一邊給林思堯打電話。想着林思堯在明亮乾燥的工作室里忙着打印手上的文件,祁歡揉着濕透的頭髮忽然感到一股發酸的委屈沖向鼻樑,她對着電話說了一句「我們分手吧」。

有了第一句就會有第二句。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