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掌中陷落》[在她掌中陷落] - 第9章 她很蠢

安佳若聽得心頭一震,但仍咬牙握緊拳頭:「那又怎麼樣?有本事她也把我給殺了,像殺了我爸一樣!」

江雲諫不再理會安佳若,轉身離開院子。

才剛進偏廳,唐也容卻追了上來。

「江雲楚,你為什麼要和安佳若說那些話,你以為她會信嗎?」

江雲諫停下腳步:「那你呢?」

唐也容微愣,所以剛剛他對安佳若的那番話,其實是說給她聽的嗎?

江雲諫聲線冷漠:「剛剛那種場合我相信寧焉一定經歷過不少,唐小姐就沒有想過,以寧焉的性格,為什麼會對安佳若如此退讓,還是在唐小姐心裏,已經認定寧焉就是心虛?」

唐也容啞口無言,江雲楚說得沒錯,寧焉從未在任何一場爭鋒相對里輸過,所以剛剛的退讓才讓人覺得不正常。

「她臨走之前,讓我和景涼說聲抱歉。」

所以,寧焉對安佳若的退讓,是因為不想喧賓奪主,是出於對景家逝者的尊重。

理由就是如此簡單。

但偏偏,無人相信。

好半晌,唐也容終於開口:「我會跟她道歉。」

江雲諫抿唇一笑:「唐小姐是個聰明人。」

「你是怎麼知道安磊自殺的真相的?」唐也容又問。

世人皆知安磊因為「老鼠倉事件」而被撤職,但卻不知道他以公謀私已經十年,所以外界才會傳聞,他被寧焉設計。

而這件事的真相,唐也容其實也不知道。

「比起道聽途說,我更喜歡自己調查女朋友的真實品性。」

「結果是什麼?」唐也容問。

「她很強,但也很蠢。」江雲諫答。

明明費了大把力氣才把安磊這隻蛀蟲給拔了,卻又仁慈的想要給他保存最後一點臉面,哪怕這會讓自己陷於不義氣。

「你說她很蠢?」唐也容表情有些奇異。

江雲諫不語,表示默認。

唐也容差點要笑出來,聽過各種形容寧焉的詞語,蠢還真是獨一份。

她一臉深意:「江醫生,謝謝你為我答疑解惑,祝你好運。」

說完,唐也容轉身離開。

剛出門,就見景涼怒氣沖沖跑過來:「唐也容你夠了,你的人情我還完了,不要再欺負我朋友!」

唐也容嗤笑:「欺負?我看江醫生這個男朋友角色做得可是很享受呢?」

「要不是寧焉詭計多端,雲楚怎麼會……」

話未說完。

「景涼,」景涼轉頭,看到江雲諫語氣嚴肅:「我說過了,我是對她一見鍾情。」

「去他瑪的一見鍾情!」景涼咬牙切齒:「男人對自己的第一個女人戀戀不忘很正常,但是雲楚你要知道,寧焉她就不是普通女人,她就是用這種方法吃死你!」

景涼剛剛思前想後,覺得自己兄弟這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肯定被寧焉設計不可描述了,不然根本不會和中了邪一樣!

江雲諫:「……」

——-

這邊寧焉回到自己在市中心的公寓。

「董事長,今天喪禮上的事已經傳開了,需要處理一下嗎?」溫謙問。

寧焉擺手:「不用,一個安佳若而已,理她只會浪費時間。」

況且這座城市裡,關於她壞的名聲的事情太多了,再多一件也不多。

溫謙點頭:「董事會的時間您確認一下。」

寧焉拿出工作平板,看到日程系統上的會議時間,眉心又皺起來:「怎麼推遲這麼久?」

「庄董說家裡有事,只有三天後有空。」

寧焉冷笑,庄明月和宋圖南這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