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掌中陷落》[在她掌中陷落] - 第8章 一見鍾情

此時由於外面的爭吵,偏廳里的賓客都走了出來。

眾人看着寧焉,那張欺騙性十足的美麗的臉蛋上,此刻卻透着截然相反的肅殺。

有一種女人,讓人欣賞卻又懼怕,想要靠近卻害怕被咬傷。

在鄺城人的心裏,寧焉的不可侵犯不是因為神聖,而是因為她的狠厲。

絕非善類,這四個字形容她,最貼切不過。

安佳若此時心裏的恨幾乎無以復加,在她爸爸去世那天,她就發誓此生都不會與寧焉和解。

「我確實沒有辦法把你怎麼樣,但是我可以詛咒你,哪怕以我的性命,詛咒你總有一天會眾叛親離失去所有,詛咒你痛不欲生,如同最陰暗的臭水溝一樣,被千萬人唾棄!」

寧焉聽着她的話,忽然就笑了,就像在笑一個單純的傻子。

如果詛咒有用的話,她早就死了千百次了。

寧焉不再接話,轉身準備離開,卻又回頭看着站在原地不動的唐也容。

「你不走?」

唐也容臉色僵硬:「我……想自己安靜一會兒。」

「你是不是也有問題問我?」寧焉問。

唐也容看着她,她確實很想問她,如果有一天,她父親也威脅到了寧焉,她會不會也如同對待其他人一樣,對待她的父親。

這一個問題,不只是因為安佳若,而是盤踞在唐也容內心深處很久的疑問。

寧焉對她很好,但她也害怕這種好,害怕寧焉的好總歸帶着某種目的,就如同她對江雲楚一樣,她做的每件事,目的性強到令人害怕。

但是好久,唐也容也沒有開口。

寧焉無謂一笑:「那等你想好了再來問我。」

說完,她放開唐也容的手,轉身走出去。

寧焉走到大門口,溫謙也從外趕了過來,他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眾人,再看到滿臉恨意的安佳若,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

剛要開口。

卻被寧焉攔住:「溫伯伯,我們回去吧。」

「董事長……」

「今天是景老爺子的喪禮,怎麼說也得讓老人家走的安心點。」

溫謙只能收了話鋒,跟着寧焉一起走出了大門。

兩人走到車邊,溫謙給她把車門打開。

「阿焉。」身後忽然響起一個聲音。

寧焉轉頭,看着男人 跑到自己跟前。

「你是不是忘了我?」

剛剛他們說好了的,過會兒她去找他,或者他去找她。

寧焉無奈一笑:「抱歉,剛剛發生了點意外,所以……」

「你現在要離開?」

「嗯,忽然想起來有其他事情。」

「需不需要我跟你一起?」

寧願看着他臂上系著的白綾:「不用了,你替我跟景涼說聲抱歉,我不請自來,還給他添了麻煩。」

「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你忙完了也早點回去休息,溫伯伯說你昨晚做手術到很晚。」

寧焉說完,轉身坐進車裡。

「等等。」江雲諫忽然出聲。

他半蹲下來,伸手將她的鞋扣打開,此時蛋液已經順着腳踝滲進了她的鞋裡。

寧焉看着他從懷裡拿出一方手帕,然後給仔細將她腳上的污漬擦乾淨。

男人手掌的溫度其實比她的腳要冷,但她卻不覺得涼。

「你平時也是這樣給女病人清理傷口的?」

「我是胸外科醫生,不用給人看腳。」江雲諫將她的腳放下,然後又把她鞋裡的蛋液擦乾淨:「所以,這是女朋友的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