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掌中陷落》[在她掌中陷落] - 第7章 你奈我何(2)

唐也容腦子轉得飛快,聲音也忽高:「你這麼快就得手了?!」

寧焉做出一個讓她打住的動作:「昨天我喝醉了,溫伯伯把他給叫了過來。」

「然後呢?」

「沒有然後,時間當時就很晚了,他在東郊住了一晚,所以就一起過來了。」

唐也容意味深長,自動默認了兩人發生了點什麼。

「江雲楚人呢?」

「跟景涼去正廳了。」

「你不去?」

「你帶我去吧,唐伯伯和景老交情匪淺,我作為董事長,代替他去也是合理的。」

唐季峰在帝城的會議一時半會兒結束不了,所以沒辦法回來。

唐也容站起來,又和寧焉一起走出去。

「誰給你畫的妝?手法這麼粗糙?」

「我自己畫的。」

唐也容無語,平時寧焉出門基本是專業妝造師服務,重大場合更是非頂尖妝造師楊文清不用,今天竟然會自己動手,真是難以想像。

「眉毛是江雲楚畫的。」

「……」

更難想像了。

兩人從旁廳出來,回到院子里。

「寧焉!」

寧焉轉頭,看到一個年輕的女孩追了出來。

「寧焉,你憑什麼逼死我爸?」

寧焉皺眉:「你爸?」

「她是安磊的女兒安佳若。」一旁地唐也容低聲道。

安磊,盛況集團營銷部前副總監,半年前被撤職,而後因受不了打擊從家中陽台一躍而下,當場死亡。

寧焉語氣淡淡:「你爸的死跟我無關。」

「你還狡辯!」安佳若語氣激動:「要不是被撤職,他又怎麼會自殺?!」

「安小姐,」寧焉語氣嚴厲:「盛況集團僅去年一年的離職員工就有兩千八百個,按你所說,他們每一個都跳樓了?」

「因為我爸不是正常離職的!要不是你故意設計,他怎麼可能被迫辭職?!」安佳若據理力爭。

寧焉輕哧,這個世界上單純的人怎麼就那麼多呢?

「唐唐,我們先走吧。」

寧焉說完,拉着唐也容一起轉身。

「啪——」

腳跟一陣吃痛,寧焉低頭,看到一顆生雞蛋碎裂在自己的腳踝處。

「寧焉,我知道我沒有能力對抗你,但是有一句話,叫做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有一天會遭報應!」

唐也容這下忍不住了:「安小姐,還有一句話,叫做吃水不忘挖井人,要不是盛況集團,你以為你能有現在的生活?」

「我現在的生活都是我爸生前努力工作得來的,和她寧焉有什麼關係?還有你,唐也容,你以為你現在捧寧焉的臭腳就會相安無事?以這個女人的無情,早晚有一天也要把你爸踢出集團,讓你全家生不如死!」

唐也容臉色一下變了:「安佳若,你嘴巴放乾淨點!」

安佳若譏笑:「怎麼,戳中你心窩子了?這個女人就是災星,她就是要把給寧家當牛做馬的人都殺了!

「所以呢?」寧焉忽然出聲,她轉過身來,對上安佳若的視線。

女人眸中暗光划過,如同無底深淵,讓人不寒而慄。

「我就是災星,要殺光所有人,你奈我何?」

你奈我何。

囂張,不可一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