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子程說》[與子程說] - 第1章 精神小伙?

八月中旬,烈日灼人的厲害,夏風裹挾悶躁的空氣,在地上接連捲起熱浪。

這天,氣溫飆到了34度。程淮剛走出火車站,告別涼爽的室內,驟然暴露在悶熱的空氣中,他蹙了蹙眉,壓低帽檐,拉過身側的行李箱,拿起書包背上,隨後湧入了人潮。

原城是北方的一座小城,說不上繁華,但別具特色。街巷錯雜,阡陌交通,街道上開着各式各樣的門店,應有盡有。日光熱烈,將店面的招牌鍍上一層金,枝繁葉茂的古樹罩下巨大的陰涼,泄露的日光投影斑駁的圓圈,演繹「偷得浮生半日閑」。

已經十分鐘了。

司機大叔左手摁住行李箱,右手拉着程淮的胳膊,嘴上還在說個不停。

「小夥子,我看你也是第一次來這兒吧?」

「你就放心,我干出租二十年了,這兒沒我不熟的地方,保准你指哪送哪!」

程淮點頭,手上用着力氣,「您先松……」

「這樣,二十」

程淮話到嘴邊還沒出口。

「那就十五,十五,不能再少了。小年輕可不能這麼摳…」

莫名其妙聽着絮叨了十分鐘,最後風評被害的程淮終於耐心告罄,打斷道:「您真是司機?」

對面沉默了幾秒,隨後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憤然開口:「當然了!」

「那走吧,我還以為你是說相聲的。」程淮淡淡的說。

司機反應過來,面上有些不自在,猶豫着回點什麼。最後動了動唇沒出聲,罷了罷了,就當錢開口說話了,管他好不好聽呢。

程淮得了空,把手機的叫車取消,退出界面。

是時候買個防窺膜了。

林訴言鎖好門,轉身下樓,照常去逗小區亭子里趴着的野貓,把它氣的張牙舞爪,又笑呵呵丟下根火腿腸。打個巴掌給個甜棗,連貓都鬧心。林訴言樂此不疲。

那是一所老式居民樓,林訴言的外公外婆就住這。出了居民樓,林訴言輕車熟路地去公交站,站定後用腳跟一下一下前後蹭地面,像是在研究這條道子什麼時候劃的。未果,她抬起頭來,猛地被陽光刺了下眼睛,頭轉到一半,定住了視線。

不遠處有兩個人,年輕那個背着書包,手邊放着行李,年長的擋在前面,嘴上不知道在說什麼,配合臉上「無奈,勸說,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林訴言自動代入熊孩子離家出走,家長卑微挽留的戲碼,再看那人黑如鍋底的臉色,更加篤定了心中所想。

有風吹過,林訴言這才看見那人書包上還掛着掛飾,仔細眯眼辨認過後,看清了上面的內容:精神小伙,帥氣逼人。

林訴言:……

叛逆不是病,中二真要命。

公交來了,林訴言決定不再欣賞這一出「家庭鬧劇」,扭頭上了車。

另一邊,的士不斷噴出的冷氣終於讓程淮舒服了些,忽略司機似有若無的打量,他目光掃向旁邊的書包,嫌棄地扯下了掛飾塞進口袋,留下一句「去春庭路」,而後閉眼假寐。

公交緩緩停下。

師傅一句「春庭路到了!」吼醒了昏昏欲睡的林訴言。縱使已經知道了師傅的風格,還是免不得一哆嗦,心說大爺中氣一如既往地足。

穿越城市的繁華中心,春庭路就鑲嵌在街道**,像一條糾纏的長線,串聯遠近門戶。到了秋季,道路兩旁鋪就金黃的落葉,樹葉用他們已然逝去的年華裝點街景。這裡充斥生活瑣事,盛滿萬家燈火。

街頭第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