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我熱戀》[予我熱戀] - 第9章 生病

把燕晚送回家後,江年收到了顧淡月的信息。

【阿年,事情幫你處理好了。但現在是高二,還是學業為重,談戀愛什麼的先放一放,和燕家那丫頭一起進步才是最重要的。】

他盯着那幾行字,嘴角扯出一抹無奈的笑。

他對燕晚,確實是有小時候的情愫,才導致他對她和別的女生不一樣。

江年承認,他對燕晚很有好感,但他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喜歡,畢竟除去幼時之事,還有幾分見色起意在裏面。

燕晚很漂亮,不同於他在京都見到的濃妝艷抹、花枝招展,那是一種純粹的、不染雜質的美好。

同樣是生於豪門,可燕晚和遲夜不一樣。她自幼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在長輩的保護下長大,純澈得叫人不忍傷害;而他呢?縱使有精明強大的父母,也避免不了一些家族「矛盾」。

表面上和和睦睦,內里勾心鬥角。

江年見慣了豪門戲碼,每次回江家老宅,他都不得不應付長輩們的「關懷」。

燕晚身上,有他一生都做不到的乾淨磊落。

這一切,都讓他貪戀。

想離燕晚更近些。

江年收起腦子裡亂七八糟的想法,給燕晚發過去一句「晚安」,她很快就回復了他。

【Y】:晚安,好夢。

事實證明,這並不是夜夜好夢。

江年兩天沒來學校,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燕晚雖然擔心,卻也不好開口問。

直到時聽寒給她打來了電話。

「燕晚,你有時間嗎?來阿年家一趟。」

燕晚心一緊,忙問:「有時間,什麼事?江年他怎樣了?」

時聽寒揶揄道:「你這麼關心他啊?」

但他又立刻嚴肅地回答:「不知道是哪位覺得人間不值得的大哥,在嘉慶江邊跳下去了,你也知道那裡沒有護欄,阿年路過,當了一次活雷鋒,然後被獎勵了感冒。」

時聽寒剛說完,就聽到那邊關車門的聲音,他有些無奈:「燕晚,你也不必這麼著急。」

不知道是不是江年叫他,他匆匆掛了電話。

燕晚到江年住的小區門口,遇到了徐紫茗,她才想起徐紫茗也住在這個小區。

徐紫茗見她這麼著急的樣子,奇道:「晚晚,什麼事把你急成這樣?」

燕晚秀眉微蹙:「江年生病了,我來看看他。」

徐紫茗二話不說拉起她的手,「作為二十一世紀四好青年,我一定要關愛同學,弘揚新時代好少年精神。」

燕晚哭笑不得,任她拉着。

到了江年家門口,燕晚按下門鈴,來開門的是時聽寒,他一身休閑服,手背上紅了一片。

徐紫茗見是個帥哥,眼前一亮。

燕晚注意到時聽寒的手,問:「你的手怎麼了?」

裏面傳來江年懶懶的聲音:「某個人要給我煮粥,結果燙傷了自己。」

時聽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側身給她們讓開路,隨後關上門,過來在沙發上坐下。

江年一身居家服,懶洋洋地癱在沙發上,沒骨頭似的。

或許是感冒的緣故,他臉色略有些蒼白,稍顯羸弱,卻也沒有削去半分少年人的銳利。

燕晚轉頭看向廚房,「那你的粥……」

時聽寒輕嘆了口氣:「煮雜了。」

燕晚看了看江年,起身向廚房走去,江年略有些驚訝,時聽寒也揚了揚眉,問:「燕晚,你要煮粥啊?」

女孩溫和的聲音傳來:「嗯。」

江年雖然是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