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記》[御神記] - 第8章(2)

「不用這麼隆重吧?」燕雲缺摸了摸下巴,他只想做個低調的美男子,畢竟他殺了七曜傭兵團副團長的弟弟,鐵狼傭兵團的高層若是知道他做了什麼,未必是好事。

「你救了我們的命,我叔叔肯定會好好感謝你的!」餘風拍拍燕雲缺的肩膀,眼神充滿了感激。

「可惜,我父親和蠻子的父親都不在……」

雲溪帶着歉意,回想起這次的經歷都感到後怕,如果不是燕雲缺的話,他們三個不僅性命不保,她身為女子,還會遭受到更可怕的事情。

「你們不是鐵狼傭兵團的普通成員吧?」

燕雲缺看着他們,根據剛才那些守衛對他們的稱呼,幾乎可以斷定他們的身份了。

「燕兄弟,不好意思了,在路上的時候你沒有細問,我們也沒有細說。」東方蠻有撓了撓後腦騷,憨笑道:「雲溪的父親是我們鐵狼傭兵團的團長雲暮,我的父親東方賢是副團長,還有餘風的叔叔余成信也是副團長。」

「你們三個回來了?」一個四十餘歲的儒雅中年人快步走來,滿臉的笑容,目光掃過雲溪等人,最後落在燕雲缺的身上,仔細打量了一番,道:「這位小兄弟應該就是風兒口中的貴人了,快裏面請。」

「余副團長客氣了,我可不是什麼貴人,只是餘風他們的朋友,路過應城,前來叨擾。」燕雲缺笑着回答。

「小兄弟這麼說可就見外了。」來到會客大廳,余成信讓人奉上好茶,非常熱情地說道:「小兄弟請坐,千萬不要客氣。」

燕雲缺微笑着坐了下來,品了口茶。

這個時候,余成信將目光投向餘風等人,道:「你們不是應該明天回來的嗎,怎麼提前了一天,不會是連夜趕路的吧?」

「叔叔,路上發生了些事情,這次恐怕有麻煩了。」餘風臉上的笑容逐漸斂去,眉頭緊鎖,將整件事情的經過詳細說一遍。

雲溪看到余成信沉默着不說話,當即說道:「這件事情我們沒有錯,曲宇想方設法要殺我們,如果不是燕雲缺的話,我們三個早就死在路上了。」

「余叔知道,這件事情不是你們的錯,但曲宇是曲翰的親弟弟,殺了他曲翰不會善罷甘休。」說到這裡,他笑着搖了搖頭:「事已至此,余叔會想辦法解決,小兄弟你就暫時在應城住兩日,等事情解決了再離開,否則遇到七曜傭兵團的人可就麻煩了。」

「那就謝謝余副團長了。」

「謝什麼,你救了他們的命,我們鐵狼傭兵團應該感謝你才對。還有,以後別叫副團長了,跟着他們叫余叔吧。」

余成信滿臉的笑容,非常的熱情,他說完站了起來:「你們先聊着,余叔去處理點事情,順便讓廚房弄桌好菜,中午你們好好喝幾杯。」

余成信離開後,餘風笑道:「怎麼樣,我叔叔人還不錯吧?」

……

中午的時候,一桌子美味佳肴擺在面前,燕雲缺好好吃喝了一頓,然後被安排在一座清凈的小院里休息。

他可不想浪費時間,進入房裡就盤坐下來,服下一顆鍊氣丹開始修鍊。

這種丹藥的效果很不錯,上次服用一顆,一夜的時間,他的境界就明顯精進了不少。

「現在這修鍊速度不能再像剛覺醒武魂時那麼快了……」

燕雲缺想到那時候一日突破兩個境界,後來又在三天的時間中突破到鍊氣七重天,那都是因為這具身體在沒有覺醒武魂的時候服食了太多的靈藥,部分元氣沉澱在身體裏面沒有被吸收。

武魂覺醒的時候,那些沉積的元氣被凝聚了起來,否則就算擁有神武之魂也不可能有那麼變態的速度。

一下午,他感覺神清氣爽,丹田內的真氣壯大了些,九葉青蓮上的雷元素也更為濃烈了一分。

「天都快黑了?」

推開房門,天地間的光線已經非常昏暗。

整個下午,東方蠻他們竟然沒有來找他,難道中午真的喝醉了?

他打開院門,打算去看看情況。

「站住,為了你的安全,這幾日你就待在這裡吧!」

院門口兩個精氣神飽滿的高手將他攔了下來,眼神非常的冷漠。

「誰的意思?」燕雲缺眸光一寒,道:「我要見東方蠻、雲溪、餘風!」

「你見誰都沒用,老老實實待着。不要以為你救了小姐和兩位少爺就真的成了我們鐵狼傭兵團的貴客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東西!」

兩個高手說完,轟的關上院門並從外面鎖了起來,嘴角噙着冷笑。

燕雲缺眼神冰冷,垂落在腰間的掌指流淌着雷電之光,心中殺意激蕩。

他差點忍不住出手將門口的兩個傢伙給轟殺掉,但最終還是克制住了。

「我倒想看看你們要做什麼!」

他估計多半是余成信的意思,只是余成信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我得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到鍊氣境八重天,否則對上准氣海境怕是沒有什麼勝算!」

燕雲缺壓制心中的怒火,轉身回到房裡,盤坐下來開始修鍊,現在情勢很不樂觀,他需要更強的實力才能自保!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