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記》[御神記] - 第8章

殺七曜傭兵團四大精英,斬斷曲宇的右臂並將他踩在腳下,這樣的場景發生得太快了,以至於處于震驚中的東方蠻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燕兄弟留他性命!」

餘風最先回過神來,疾步上前將燕雲缺給拉開。

「燕兄弟,你不能在這裡殺他!」東方蠻也上前來勸,他神色凝重:「曲宇的身份不一般,七曜傭兵團的副團長曲翰是他的親哥哥,而且這裡還有許多雙眼睛看着,你要是殺了他……」

「聽到沒有?」曲宇突然狂笑了起來,他緊緊捂着斷臂處,咬牙忍着劇痛,眼神怨毒地說道:「他們怕了,怕被你連累!看看這裡,到處都是傭兵,如果我死了,消息很快就會傳出去,你們四個誰都別想活,我哥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曲宇,你別囂張!」雲溪貝齒緊咬,這個傢伙不僅陰險歹毒、無恥下流,現在都這樣了,還在這裡挑撥離間。

「我囂張是因為你們都是弱者,懼怕我哥哥曲翰。今天的事情,我不會善罷甘休,你們要是跪下來懺悔,求我饒恕,我或許還能讓我哥饒你們性命。」

曲宇話音剛落,突然慘叫起來。

燕雲缺一腳踩斷了他的胸骨,整個胸口都塌陷了下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你敢!」

他怒吼着,一開口,鮮血就從喉嚨裏面湧出來,嗆得連連咳嗽。

「燕兄弟……」

東方蠻和餘風變色,剛要開口,就看到燕雲缺舉着砂鍋大的拳頭,轟的砸在曲宇的臉上。

曲宇再次慘叫,鼻骨塌陷,整個臉血肉模糊。

「轟!」

燕雲缺的拳頭再次砸了下去,這次比剛才的力量大得多,堅固的青石崩裂,地面沉陷,曲宇的整顆頭顱都被砸進了泥土裡。

「他……死了?」

餘風蹲下來看着陷入坑裡的餘風的腦袋,哪裡還能看出點人樣,估計連他媽都不認識了,腦漿都迸裂出來了。

「燕兄弟,你殺了他,這下惹大禍了,七曜傭兵團……」

「難道不殺他,七曜傭兵團就會放過我們了嗎?」燕雲缺打斷東方蠻的話,道:「曲宇這種陰毒小人,你不殺他,他就會殺你!」

「燕雲缺說得對,曲宇這種人,就算我們今天不殺他,他也會瘋狂報復我們,還不如殺了省事。」雲溪很贊同燕雲缺的做法,她對曲宇真的是恨之入骨,那個傢伙竟然想那啥她!

「曲宇已經死了,我們現在要做的是離開這裡!」燕雲缺不想再糾結這件事情,他蹲下來在曲宇的屍體上摸索,結果除了些金幣,並沒有修鍊資源。

「燕兄弟,你這次出來準備去哪裡?」出了避難者營地,東方蠻問道。

「青山城。」

東方蠻聞言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燕兄弟要去青山城的話,應城是必經的城池。我們的傭兵團也在應城,倒是不用懼怕七曜傭兵團了,他們再囂張也不敢上門來撒野。」

燕雲缺本想拒絕,結果沒有經得起他們的再三邀請,最終答應了下來,很隨意地問道:「對了,七曜傭兵團什麼實力,團長和那個叫做曲翰的副團長什麼境界?」

「七曜傭兵團很強,總體實力比我們鐵狼傭兵團還要強上一籌。他們的團長叫侯玉堂,是個氣海境二重天的強者,副團長曲翰據說一隻腳已經踏入氣海境了,是個准氣海境的強者。」東方蠻這樣說道。

「曲翰實力很難判斷。」餘風神色凝重地接過東方蠻的話題,道:「半年前他在青山城拍賣行競拍到一種叫做金身術的武技……」

「金身術?」

燕雲缺有些驚訝,這武技名字聽起來很不凡啊。

「嗯,那金身術是一種修鍊肉身的武技。」雲溪解釋道:「那金身術應該有問題,我父親說,青山城各大家族與傭兵團的財力遠勝七曜傭兵團,可金身術最終卻被曲翰競拍到手,這本身就有問題。曲翰得到金身術後修鍊了幾個月都不得要領,但不知道他這兩個月有沒有把金身術修鍊成功。」

「據說那金身術出自青山學府,是學府的某個弟子從葬魂坑裏面帶出來的。那葬魂坑是古戰場的一角,在青山學府裏面是禁忌之地,平日誰都不敢靠近。每過十年,葬魂坑的陰煞之氣會消散一段時間,只有那個時候青山學府才會讓資質優秀的弟子到裏面去尋求機緣……」

……

一夜不停地趕路,天亮的時候,燕雲缺他們終於抵達了應城,這是一座與俞城規模差不多的城池。

「燕兄弟,我們應城熱鬧吧?」東方蠻咧嘴笑着,指着街道兩邊林立的店鋪,道:「要不是情況特殊,我真想帶你好好逛逛。」

「等過了這陣子,以後有的是機會。」餘風也笑着說道。

經過幾條街道,他們最終在一座氣派的建筑前停下腳步。

「鐵狼傭兵團!」

門口的牌匾上幾個鐵畫銀鉤的字特別的醒目。

「小姐和兩位少爺回來了!」

四名守衛趕緊上前行禮。

餘風揮了揮手,道:「去稟告我叔叔,就說有貴客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