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記》[御神記] - 第7章(2)

着詢問,想要徵求他的意見,餘風和雲溪也都望來,儼然已經把他當做了主心骨。

「夜晚在山林中不安全,既然有避難營地,我們就去那裡過夜吧,也順便把這些魔核等物資賣掉換取些別的資源。」

燕雲缺同意了曲宇的建議,他看到東方蠻等人微微皺起了眉頭,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只得隱晦的對他們搖了搖頭。

避難者營地建造在一座山坳裏面,看起來像是個小鎮,只是各種設施相對來說都要簡陋些。

燕雲缺他們抵達這裡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營地裏面倒是燈火通明。

整個營地都由青石堆砌的城牆給圍了起來,只有一個大門可以出入。

進入營地,燕雲缺等人徑直去了交易行,將獵取的魔核等資源售賣了出去,一共一萬金幣。

燕雲缺、東方蠻、餘風、雲溪四人,平均每個人分得兩千五百金幣。

「等等,你們是不是把我給忘了?」

曲宇望來,眼神有些冷。

「曲宇,你好意思?」東方蠻憤怒地看着他,道:「你想要分金幣,那你說說,有哪顆魔核是你獵取的?從頭到尾,你跟大爺似的沒有出過手,現在分金幣的時候你倒是很積極!」

「我曲宇跟你們進山,不管有沒有出手,戰利品都應該有我一份!」曲宇冷笑,態度很強勢。

「滾!」

燕雲缺盯着他。

「你說什麼?」曲宇的臉色一下子陰沉得能滴水,與此同時四周有一股股殺氣席捲而來,全部鎖定了這裡。

暗中走出四個渾身繚繞血煞之氣的人,將燕雲缺他們圍在了街道**。

「曲宇,你想做什麼?」餘風變色,道:「這裡怎麼會有你們七曜傭兵團的高手,難道你早就布好了局?」

「呵呵,你以為我真的會跟你們這群境界低下的垃圾入山獵取魔獸?」曲宇大笑了起來,道:「本來想借魔獸之手殺了你們兩個,順便再嘗嘗雲溪小姐的味道,可恨的是,半途殺出個姓燕的小子破壞了我的計劃!」

「曲宇,你無恥!」

雲溪清麗的俏臉都氣紅了。

「我有沒有齒,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哈哈!」曲宇滿臉輕浮,而後又森冷地看着燕雲缺,道:「你們別急,等我殺了姓燕的再來收拾你們。」

「姓燕的,你若肯跪下來求我,或許我可以饒你不死。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考慮?」曲宇雙手抱胸,居高臨下俯視過來,一副生殺予奪盡在掌控的姿態。

「曲宇,我去你媽的!」東方蠻雙目赤紅,怒吼着:「我們跟你拼了!」

「拼?你們拿什麼拼?」曲宇嗤笑,道:「他們四個是我七曜傭兵團的精英,鍊氣境八重天巔峰的高手。別說四人,就是一人出手都能要了你們的命!」

「你好像很自信?」燕雲缺開口了,冷眼掃過七曜傭兵團的四個精英,而後對曲宇說道:「就這四條雜魚?還有沒有,有的話都叫出來,我怕不夠我祭劍!」

曲宇眼神一寒,這個姓燕的到了這個時候還如此囂張,頓時冷聲說道:「殺了他!」

「鏘!」

燕雲缺出手了,一抹寒光照亮黑夜,宛若一道驚鴻閃過,令街道四周觀望的人雙目刺痛。

噗!

寒光閃過,鮮血濺射而起,一名七曜傭兵團的精英頓時發出慘叫,整個人被從中裂成兩半。

畫面來得太突然了,快到在場的人都猝不及防!

那一劍太驚艷,若一道永恆之光划過夜空。

那個少年,出劍歸鞘,只在一瞬間,卻帶走了一個強者的生命!

斬天拔劍術!

一擊必殺!

「你找死!」

直到那個強者身體分裂,鮮血濺射很遠,其同伴才反應過來,瞬息間暴起發難,圍攻而來。

燕雲缺眼神冷酷,手中斬天古劍再鳴,鏘的一聲,劍氣宛若銀河傾瀉,快到了極致,甚至於人們都沒有看到他拔劍出鞘,只看到劍氣茫茫。

噗的一聲,七曜傭兵團第二個精英被立劈,兩半邊身體在激蕩的劍氣下飛了很遠,內臟嘩啦啦流了一地。

這時候,剩下的兩個精英攻了上來,燕雲缺腳踩疾風步躲過聯手一擊,手中古劍再鳴。

「鏘!」

「鏘!」

兩道金屬顫音幾乎在同時響起,他接連拔劍兩次,兩個精英一擊落空,本想再次出手,可等待他們是恐怖的劍氣,一斬而過。

噗!

兩個精英當場被斜劈成兩半,鮮血都濺射到了曲宇的臉上,那溫熱的帶着刺鼻腥味的血液令他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我來親手殺你!」

他抹了抹臉上的血液,拔出了手中長劍,可還沒有施展出劍術武技,一抹劍氣破空而至,他只覺得劇痛襲來,持劍的手臂與劍哐當掉在了地上。

「我的手臂!啊!我的手臂!」

他捂着斷臂口尖叫,大量的血液不斷從指縫間噴射出來。

燕雲缺一腳將他踩在地上,眼神霸道而冷酷,道:「姓曲的,你若肯跪下來求我,或許我可以饒你不死。怎麼樣,要不要考慮考慮?」

這是曲宇之前對他說的話,現在原封不動還了回去,頓時令曲宇雙目赤紅,倍感屈辱,只覺得自尊被狠狠地踩在地上,踐踏成了爛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