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記》[御神記] - 第5章(2)

屈辱令他如萬蟻噬心。

「我等着。」蘇青嵐將他們給無視了,轉身看着燕雲缺,道:「雲缺,你該動身了。」

「娘……」

他很擔心元老團知道此事後偏幫大伯和二叔,母親在家族中會舉步維艱。

「不要記掛家族裏面的事情,做好你該做的。」蘇青嵐說完推了推他:「還不走?」

隨即又傳音入密,道:「你的武魂不要輕易顯露於人前,否則可能會給招來禍端,記住娘的話。」

燕雲缺點了點頭,對着母親躬身一拜,在一雙雙目光的注視下轉身離去。

「小畜生,就算你進入了青山學府,你也活不了!」

燕行遠睚眥欲裂,他的大兒子燕旭就在青山學府修鍊,有着鍊氣境九重天巔峰的實力。在家族裏面有蘇青嵐護着,一旦進入青山學府,就是燕雲缺的死期!

……

夕陽下,燕雲缺騎着通體漆黑的烏雲騅,身背斬天古劍,馳騁在蒼茫大地上,一人一馬的影子拉得很長。

烏雲騅,日行五千里,即便如此,此去青山城,也需要數日的時間。

天黑時,燕雲缺進入一個小鎮。

他找了家客棧,要了座單獨的院落,隨後來到客棧酒樓二層,點了幾個菜,一天趕路下來,着實有些餓了。

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街道上來往的人群,這座小鎮雖然不大,但特別的熱鬧,有許多過往的商人或者是傭兵們在這裡落腳。

「這位朋友,可以拼個桌嗎?」一個身材魁梧的少年走上前來,跟他一起的還有個十六七歲的斯文少年與一名長相清麗的少女。

燕雲缺抬頭打量他們,三人都露出尷尬的神色,少女投以歉意的眼神說道:「我們來晚了些,實在沒有位置了。」

「坐吧。」

燕雲缺沒有拒絕,這張桌子不小,只有他一人,拼拼桌倒也無所謂。

「小二上菜,水煮牛肉、火爆腰花、薑汁熱味雞、板栗紅燒肉,再來壺好酒。」魁梧少年一口氣點了四個菜,然後看向燕雲缺,道:「不知朋友怎麼稱呼?」

「燕雲缺。」

「燕兄弟,你好,我叫東方蠻。」魁梧少年笑着說道。

「我叫餘風。」斯文少年也笑着自我介紹。

長相清麗的少女笑嘻嘻:「我叫雲溪。」

燕雲缺笑着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這時候東方蠻眼中卻露出異色,瞟了瞟鄰桌,低聲道:「燕兄弟,你是否認識鄰桌的那些人?」

「不認識。」燕雲缺搖頭,眼角餘光瞟了鄰桌几眼,其實他早就發現不對了,自從那桌人來到這裡就時不時暗中打量他,那目光有些陰冷,他甚至能感受到深藏的殺意。

沒有想到東方蠻竟然也看出問題了,這個傢伙看似五大三粗,事實上洞察力很強,因為鄰桌的那些人隱藏得很好。

「燕兄弟,你這是要去哪裡?如果順路的話,我們不如結伴而行,多個人也多個照映。」東方蠻說完還刻意看了鄰桌一眼。

「東方兄弟的好意我心領了。」

燕雲缺委婉拒絕了對方的好意,萍水相逢,他可不想將他們扯進這個漩渦。鄰桌那些人身穿黑色勁裝,眼藏殺氣,身上隱隱有股子血腥味,個個都是狠角色。

吃完飯,天已經完全黑了。

燕雲缺回到住處,他盤坐在床上,敏銳的聽覺下,方圓兩百米內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耳朵。

「那些人究竟什麼來歷?」

他從俞城出發,一路上沒有跟任何人有過交集,結果剛到這個小鎮就被人盯上了,這不符合常理。

「誰想殺我?」

如果說誰想殺他的話,估計也只有大伯和二叔了,只是在時間上來說,他們應該來不及安排才對,可除了他們還會有誰?

「難道……」

燕雲缺想到了幾個人,只是目前還不能確定。

「轟隆隆!」

夜越來越黑了,外面響起了雷聲,嘩啦啦下起了大雨,閃電橫空,劃破黑夜。

院門開了,一個黑衣人走了進來,他矇著臉,只露出兩隻冰冷的眼睛。

轉身關上院門,黑衣人抱劍而立。

四周的院牆與屋頂上也開始出現黑衣人,每個人都矇著臉,眼神充滿了殺氣。

院門口抱劍而立的黑衣人做了個手勢,當即就有兩個黑衣人從房頂上躍下,以劍氣震開門栓,潛入屋子。

轟!

兩個黑衣人進入房間的瞬間,裏面爆發出驚雷般的轟鳴,伴隨着一閃而逝的雷光,房間的大門都被震得四分五裂,兩個身影倒飛出來,重重砸在地上,口中噴血,雨水沖刷而過,血液快速變淡。

「你們是誰?」

燕雲缺走出房間,立身在屋檐下,眼神冷漠。

「要你命的人!」院門下抱劍而立的黑衣人做了個手勢:「殺!」

剎那間,一個又一個黑衣人從四周的牆上、房頂上躍下,揮動着手裡的長劍與長矛等兵器沖了上來。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

燕雲缺沖入雨中,腳步展開,身如疾風,在連天雨幕中拉起一道道殘影。

他身隨拳動,勢若奔雷,每一拳都爆發出驚雷之音,雷真氣澎湃。

黑衣人聯手來襲,劍氣斬斷雨幕,十分犀利,破空而來的長矛上真氣激蕩,將雨水震開,直取燕雲缺的胸膛。

這些人每一個都真氣充盈,竟全都是鍊氣境七重天以上的修為,出手狠辣,每一劍、每一矛都直擊要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