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記》[御神記] - 第5章

武課堂眾弟子的尖叫驚動了許多人,授課的族老正在前來武課堂的途中,聽到這樣的叫聲當即變色,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看到那課堂裏面的鮮血與屍體,一個踉蹌蹬蹬蹬退了好幾步。

「是誰?!」授課的族老怒火澎湃,眼神冰冷,真氣透出體外,宛若罡風般呼嘯着,令這裡的溫度驟然下降。

「我。」

燕雲缺淡淡開口。

「你?」授課族老瞳孔猛地一縮,雖然不知道燕雲缺怎麼能殺得了鍊氣境六重天的燕韋,但是看到他背上的劍,再看燕韋被劈殺成兩半的屍體,除了他還有誰?頓時氣得渾身發抖,眼中殺意盛烈:「你膽大包天,竟敢在武課堂殘殺同族嫡系!老夫廢了你再去向家主討個說法!」

「你我動兒子試試!」授課族老正要出手,蘇青嵐卻到了,手裡拎着燕秘,冰冷的目光瞬間鎖定那個族老,轟的一聲將燕秘扔在地上,道:「你要向本家主討什麼說法?」

「家主,你的兒子……」

「我的韋兒怎麼了?!」

授課族老的話再次被打斷,燕行遠和燕行山以及眾長老紛紛趕到,看到武課堂裏面鮮血淋淋的屍體,燕行遠蹬蹬蹬連退數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體一軟,幾乎要站立不穩。

「燕雲缺……是燕雲缺殺了燕韋少爺……」

有人戰戰兢兢地指證,被蘇青嵐扔在地上的燕秘聞言嚇得一哆嗦,尿差點流了出來!

燕韋少爺死了,那個廢物竟敢當眾殺死燕韋少爺!

他內心充滿了恐懼!

「啊!!韋兒,我的韋兒啊!」

燕行遠撕心裂肺,老淚縱橫,渾身顫抖,體內真氣轟的一聲爆發,猛地轉身盯着燕雲缺,雙目赤紅如血,宛若噬人的野獸!

「畜生!是你殺了我的韋兒?!」

他眼睛布滿血絲,聲音狠厲無比,滿頭黑髮炸開。

燕雲缺不語,只是平靜地看着燕行遠。

「小畜生,我活撕了你!」

燕行遠當場暴走,當著蘇青嵐的面,一步跨越十米的距離,探手抓向燕雲缺的脖頸,森寒的眼神殺意盛烈。

「燕行遠,當我們孤兒寡母好欺負?」蘇青嵐眼中閃過一抹寒光,素手往前隔空一按,寒冰真氣凝聚成巨大的手掌,轟的將衝到燕雲缺面前的燕行遠震得橫飛了出去。

「蘇青嵐,你縱子行兇,還強行包庇,你以為身為代理家族就可以為所欲為?」

燕行山怒喝,體表浮現火焰真氣,對着蘇青嵐就是一掌轟殺而至。

「不自量力!」

蘇青嵐眼神冰冷,並指一揮,一道冰藍色的指芒,宛若劍氣般勢同破竹,擊穿火焰掌印,噗的貫穿燕行山的肩胛,帶着他的身體往後飛出六七米,最後叮的插入地面,將他釘在地上,身體都快速結冰。

「蘇青嵐,你……你兒子當眾殘殺同族嫡系,你身為家主公然包庇,還強行擊傷大爺和二爺,你到底想幹什麼?」

幾位長老又驚又怒!蘇青嵐的強大超乎了他們的想像,抬手之間重創家族兩個氣海境的高層。

「好一個殘殺同族!」燕雲缺冷笑,道:「你們一副正義的嘴臉,真令我感到噁心!燕韋兩次毒殺我,你們怎麼沒有站出來指責他殘殺同族,治他的罪?」

「什麼?」

幾位長老頓時變色,還有這事?

「小畜生,你休要信口雌黃,韋兒被你殘殺,你竟然還敢誣衊他!」燕行遠翻爬起來,額頭青筋暴跳,眼神兇狠無比。

「燕行遠,你才是畜生!」蘇青嵐冷冷盯着他,道:「你要是再敢出言不遜,信不信今日我蘇青嵐屠了你這一脈,為燕家清理門戶!」

「蘇青嵐,你……你你你……」

燕行遠怒急攻心,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燕韋做了什麼事情,你不要說你不知情!」蘇青嵐的真氣非常寒冷,在她的四周,空氣都凝結出了冰渣,使得這裡的溫度驟降,每個人都感受到那種刺骨的寒意,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燕秘,是誰指使你對我兒子投毒?」她看着燕秘,道:「老實交代,本家主或許可以網開一面,否則你應該清楚毒殺少主是什麼下場!」

「家主,我……我……」

燕秘嚇得渾身顫抖,看了看蘇青嵐,又看了看眼神兇狠如野獸般的燕行遠,頓時顫抖得更厲害了。

「生命只有一次,你應該好好珍惜。」

燕雲缺來到母親身邊,手緩緩伸向背後的古劍,眼睛盯着燕秘,嚇得燕秘當場失禁,褲襠都**。

燕秘肝膽欲裂,燕雲缺的眼神太可怕了,他這一生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眼神,冷酷、殘忍、狠辣!

「我說,我說,是……是燕韋少爺,是燕韋少爺……」

燕秘崩潰了,承受不了蘇青嵐和燕雲缺同時施加的壓力,看着課堂裏面鮮血淋淋的畫面,再看着燕雲缺那殘忍冷酷的眼神,他徹底崩潰了,將整件事情詳詳細細抖了出來。

「放屁!你個混賬,你敢誣衊韋兒,我殺了你!」

燕行遠暴跳如雷,氣得血氣逆行,差點再次吐血。如今燕秘當眾指證他的兒子燕韋,今日想要將燕雲缺怎樣,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燕行遠咬牙切齒,雙目通紅,道:「蘇青嵐,你為所欲為,元老團定會罷黜你的家主之位!」

「蘇青嵐,今年家族年會上,元老團一定會審判你!」燕行山也在那裡怒吼,凝聚成實質的寒冰劍氣貫穿他的肩胛,將他釘在地上動彈不得,渾身都覆蓋上了薄冰,這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