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記》[御神記] - 第3章

一夜的修鍊,燕雲缺破境了,從鍊氣境五重天突破到了鍊氣境六重天,不管是肉身還是真氣都強了一大截。

「天亮了?」

他睜開眼睛,不禁有些驚訝,剛起身就看到站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下靜靜看着自己、眼神充滿溺愛的母親。

「娘,您什麼時候來的?」他趕緊上前,卻看到母親如墨的青絲上凝聚着一層蒙蒙露水,心裏頓時一顫,道:「您在這裡站了一夜?」

「娘就是想多看看你,九年,你離開娘整整九年多了……」蘇青嵐美麗的眼眸中充滿愧疚,輕輕伸手將燕雲缺的頭攬入懷裡,道:「娘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沒有好好陪伴你成長,是娘對不起你……」

「娘,您不要這麼說,我的生命是您給的,六歲之前,我的童年很快樂,後面二十年我也過得很充實。現在,我不是回到您身邊了么?」燕雲缺並不驚訝母親說的九年,他早就意識到這裡的時間線與地球的時間線似乎有些不同。

「我兒子真懂事,娘很欣慰。」蘇青嵐笑着摸了摸燕雲缺的有些稚嫩的臉,笑道:「快到屋裡去收拾收拾,今天有客人要來。」

「客人?誰啊?」燕雲缺怔了怔,道:「我應該不認識吧?」

蘇青嵐溫柔地笑了笑,道:「秋家的孩子,秋語凝,你不記得了?」

「秋語凝?」

燕雲缺的腦海里漸漸浮現出了一個粉雕玉琢,梳着兩個丸子頭,用撲閃撲閃的大眼睛看着他,說長大了要嫁給他做妻子的小女孩。

「哈,那個小丫頭,現在都亭亭玉立了吧?」

回憶童年,他不禁莞爾。

「好了,快去收拾收拾,這麼多年不見,你得給你未來的妻子留下好印象。娘先去家族大廳了,估摸着語凝他們也該到了。」

蘇青嵐說完,笑着轉身離去了。

「妻子?」

燕雲缺有些頭大,當年秋語凝說長大要嫁給他,結果沒有想到秋家真的答應了,並給他們訂下娃娃親,還立下了婚契書。

「語凝的年齡剛好十五歲,就算要成親也要再等幾年吧?有的是時間去解決這件事情,現在倒也不着急。」

他心裏已經有人了,那個女子的地位沒有任何人可以撼動與替代!回到房裡,他換了身乾淨衣服,一番洗漱後照了照鏡子,差點被自己帥到,當即滿意的向著家族大廳走去。

家族大廳坐滿了人,上至長老,下至有些名氣的弟子。

母親蘇青嵐坐在正上方,她的下方坐着族中的幾位長老、大伯燕行山、二叔燕行遠、三叔燕行木。

燕雲缺的目光落在了一個年約十五的美麗少女身上,她五官精緻,整個人充滿了靈氣,一頭青絲垂落到了腰際,發間戴着精緻的玉飾,晶瑩的耳垂上吊著綠玉墜子。

秋語凝!

他眼睛微微一亮,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絲笑容。

這麼多年過去了,但她還是有兒時的輪廓,果真出落得亭亭玉立了。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精氣神強大的老者與一個眉宇間充滿倨傲之色的錦衣少年。

老者眼神很犀利,像是能看穿人的靈魂,端坐在那裡,給人如淵似海的感覺。

錦衣少年面容俊美,氣度不凡,引得族中少女頻頻側目,他似乎很享受自己成為少女們關注的焦點,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雲缺,你來了,快來見過雲祥先生和你未過門的妻子語凝,你們九年……」蘇青嵐滿臉笑容地招呼着燕雲缺。

「蘇家主。」雲祥先生打算了蘇青嵐,道:「其實老夫陪同語凝前來是有事相商。」

蘇青嵐微微一怔,隨即笑道:「雲祥先生,有什麼事,你說。」

「既然如此,老夫也就開門見山了,老夫此次是為語凝退婚之事而來。」

「你說什麼?」

蘇青嵐的笑容僵在了臉上,放在座椅扶手上的掌指漸漸握緊。

頓時,整個家族大廳裏面,每個人的表情都很錯愕,隨即便有許多人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一副等待看好戲的樣子。

燕雲缺的嘴角本來是帶着微笑的,此刻卻是抽搐了兩下,臉色漸漸難看,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秋語凝竟是來上門退婚的!

這種事情,完全可以私下說,如今當著整個家族眾人的面前退婚,置她母親和他的顏面於何地?

「蘇姨,語凝知道這樣做可能會給您帶來不好的影響,但是語凝心意已決,今日當著燕家眾人的面,語凝希望您可以答應解除我與燕雲缺訂下的婚約!」她一字一句,態度無比的堅決,清脆的聲音在大廳回蕩。

這聲音本來是極為好聽的,可是此刻聽在燕雲缺的耳中卻是無比的刺耳!

「秋侄女,你……」蘇青嵐美麗的臉上泛起一層寒霜,她不是不同意,她相信自己的兒子也不會不同意,只是這種事情不能拿到這種場合來說,這讓她這個家主的臉往哪兒擱?

此事過後,不僅是她,還有她的兒子,恐怕都會成為俞城的笑柄!

「蘇姨,語凝知道這件事情讓你很為難,但無論如何,語凝請您務必同意!」秋語凝一口一個您,看似客氣,實則態度強硬。

蘇青嵐有了火氣,她冷冷地看着秋語凝,道:「我蘇青嵐今天若是不同意又如何?」

「蘇家主,你的心情老夫可以理解。」這個時候老者開口了,他從懷中拿出一個綠玉小瓶,道:「這裡有三枚聚氣丹,聊表歉意。」

一時間,大廳之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