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餘生有茶:夫人攻心為上] - 第7章 真完犢子了

溫茶醒來的時候,內心是憔悴的。

她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房頂,她信誓坦坦的要給雲晟打開了陣法,然後好不容易開啟後,被某種力量拽入不知名的黑暗。

然後呢?

她左思右想,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醒了就別裝死,你已經躺了三天了」

雲開推門而入,替她把了把脈,嫌棄的說道。

他都聽主上說了,強行破陣,導致自己血氣上涌,反噬自身,最後昏迷不醒。

這樣一個不自量力、愚蠢的女人,真的是敵方派來的??

此刻不說主上懷疑,他也開始納悶了。

難道走的是悲情路線??

畢竟這一反噬,這女人筋脈全碎,以後想修鍊怕是難嘍。

溫茶沒好氣的瞪着他,手臂撐起,就要起來,奈何,渾身軟綿綿的,又癱軟在床。

這令人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我怎麼了?」溫茶張了張嘴,啞聲問道。

「強行運氣,經脈全斷,主上把你帶回時,我都以為你要死了呢」

雲開指了指桌上的一碗葯「如今你也醒了,我任務也完成了,也該回去復命了。記得喝完。」

筋脈全碎…

筋脈全碎…………

四個字如雷貫耳的在溫茶腦海里迴響着。

溫茶恨!

恨自己!

曾經自己也是筋脈被打碎,那種手無寸鐵,走路都要喘息的日子,她不想過!不想!

她沒想到按照前世那熟爛於心的記憶,也會出錯,難道是因為自己的重生,那破解陣法的陣眼,也改了嗎。

如今自己自食其果,她只怪自己,掉以輕心!

怨不得誰。

可是筋脈全碎的她,往後如何報仇?

又如何在這茫茫人海中尋他?

一行清淚從眼角滑落,溫茶整個人頹廢了起來。

然而溫茶不知道的是,那破解的陣法她並沒有錯,而是雲晟在她開啟陣法的一瞬間,動了些手腳。

更不知道的是,通過這件事,雲晟對她的懷疑徹底消失了。

書房內,雲晟端坐在椅子上,桌上放着一本書,他一手翻閱着書籍,一邊垂眸思考着。

北疆與南疆不同,一個與世無爭,一個野心勃勃,南疆是北疆一小部分的分支。

可自從南疆覆滅後,北疆也一同消失了。

他先前設的那個幻境,並不是假的,而是百年前南疆族人的埋身之地。

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死亡之氣。

一道無形的身影,逐漸凝實。

南苑,正是溫茶見到的那個紫袍少年,此刻出現在書房。

他沒了溫茶初見他時的張揚,面對着雲晟,整個人卑微恭敬。

「主人」

「南疆覆滅後,北疆為何消失不見?」

這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問題,直到在幻境里看到了她那時的模樣。

「回主人,南苑不知,只知當時南北兩疆,已有許多年未曾聯繫了。最後一次雙方族人見面,是為了共同商議十年一次的大典,是在…是在北……」

南苑回想着往事,不料卻突然腦袋一陣刺痛,他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睜着一雙死氣沉沉的眸子,一臉的茫然失措。

「這可是你族中的信物?」

雲晟彈指一揮,一抹紅色的蓮花印記,凌空而現。

南苑看到後,臉上終於有了反應,這……好熟悉

「這是北疆一族聖女之印。族內傳言,紅蓮出,聖女現,她將會是這南北兩疆的統治者,將會是我們族人的救世主。」

片刻,在得到指令後,南苑悄然無息的離開了。

雲晟從這些話里捕捉到了許多不尋常,看來當初南北疆之事,另有隱情,看來得找個時間,仔細勘察一下百年前的戰場了。

那幻境里的陣法,死了一百年的人,卻沒有腐爛化骨,想必是百年前被人刻意保存下來的。

至於南苑,以一個活死人的姿態,存在於世上,是那片地方的守靈人。

一想到那女子可能存在的身份,雲晟感覺自己好像留了個麻煩。

來到溫茶的房間,雲晟看着她那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頓時一股愧疚感湧上心頭。

若不是自己當時在她成功的那一刻,換了陣法的場地,她也不會因此筋脈全碎吧。

他會想辦法恢復她的,就當是為自己當時做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