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嶼上桃花開》[嶼上桃花開] - 第2章 第二朵桃花

雲桃從辦公室回到了教室,陸嶼依然趴在那兒。

雲桃皺了皺眉。

這人趴一上午真的沒事嗎?

或許是老班的任務給了她勇氣,雲桃回到位子上抬手敲了敲陸嶼的桌子。

兩下,沒人理。

雲桃深吸口氣,伸手戳了戳陸嶼放在上面的手背。

「陸嶼,醒醒。」

雲桃不自覺放低聲音,剛戳了幾下的手卻被陸嶼反手捏住,轉瞬又放開。

「雲桃,不要碰我。」

陸嶼已經靠坐在椅背上,眉眼隱在陰影處,讓人看不真切,頗有些頹廢的架勢,生人勿近。

陸嶼的聲音很有磁性,低沉得像是被打磨過的沙礫。以前雲桃還會為了聽他講話專門找他問問題。

現在,原本着迷的聲音卻說出了冷酷的拒絕。

雲桃一愣,交疊的兩隻手無處安放。

心間略微泛酸,不知是因為自己的自作多情還是陸嶼對她不似從前的態度。

也是,他們也就做了兩個多月的同桌。

陸嶼不動聲色地盯着雲桃藏不住表情的臉。

他抵了抵後槽牙,朝前探身,兩人的距離瞬間縮小。

「雲桃,我殺了人。」

「你沒有。」

幾乎是瞬間,雲桃便出聲否認。

堅定柔軟的聲音讓陸嶼一怔,他狼狽地拉開一段距離,不再看她。

「那也快死了。」

「他沒死。陸嶼,你沒有殺人。」

陸嶼是覺得我會因為這件事遠離他嗎?

聯想到班上同學的反應,雲桃覺得現在的陸嶼應該很沒有安全感。

「陸嶼,你睡了一上午不餓嗎?要不要去吃飯。」

陸嶼目光似有似無追隨着雲桃拿便當的動作。

「不想去。」

聞言,雲桃下意識瞪了他一眼。

以前陸嶼就不愛吃飯,還餓出了輕微胃病。兩人熟悉了後,雲桃不怎麼怕他了。就會忍不住說道他,每次陸嶼只是挑了挑眉,然後乖乖去食堂。再然後他居然看上了她的便當,這也是後來她多做一份便當的另一個原因。

只是現在,陸嶼應該不想和她吃一個便當。

雲桃後知後覺自己剛才瞪了一眼陸嶼,她忐忑地瞄了一眼,發現陸嶼並沒有慍怒的神色。

要不要請他一起吃便當呢?

雲桃陷入了糾結。

不知道陸嶼正看着她,而她正低頭看着腿上的便當袋子。

氣氛突然安靜。

算了,問一句就行了,說不定她願意他還不願意呢。

「陸嶼,要和我一起吃便當嗎?」

「好。」

……

陸嶼居然同意了。

行吧,這也是她想要的回答。

雲桃打量了一眼陸嶼,將帶來的東西放在他的桌子上,旋開燜燒杯的蓋子推向他,並遞過去一個一次性的勺子。

蘇瓊南和宋祁都很喜歡她做的便當,她平時會多準備兩副餐具。

「喏,把湯喝了。」

陸嶼這會倒沒有推脫,修長的手指接過勺子,靜靜地喝湯。

她精挑細選的燜燒杯保溫效果不錯,中午這會打開來還是熱氣騰騰,陸嶼低頭喝着湯,隱在霧氣後,竟流露出幾分莫名的乖巧。

雲桃滿意地笑了笑,拆開飯盒中乾淨的一層給陸嶼夾菜。雲桃今天準備的份量完全足夠一個人吃,兩個人倒顯得勉強,何況陸嶼一個男生的飯量自然要比她大一些。

雲桃挑出大部分飯菜擺好給陸嶼,自顧自吃起剩下的那小份。

教室里只有雲桃和陸嶼兩個人,雲桃不知道該說什麼,一時間兩人都沒說話,只有碗筷碰撞的清脆聲。

「這個不要。」

陸嶼突然出聲,雲桃還沒來得及抬起頭,就見他把四隻蝦全部挑回她的盒子里,接着是西蘭花,雞肉餅……他的碗里只剩一個水煮蛋。

「陸嶼……你怎麼還挑食呢?」雲桃捧着飯盒往後挪,對上陸嶼微涼的眼神,她的聲音卻越來越小。

以前陸嶼還是愛吃蝦的。

陸嶼還夾着一塊海苔雞肉餅懸在空中,兩人僵持不下。

雲桃眼神一轉,柔聲勸道。

「這個雞肉餅很好吃的,我做了可久了,你嘗嘗吧。」

面前的雲桃皺着小臉,晶瑩水潤的眼睛一瞬不動地注視着他,陸嶼指尖微動,迅速把懸懸欲墜的雞肉餅放回自己碗里。

這還差不多。

雲桃收起目光,埋頭咬住一顆西蘭花。

這時候教室零零散散回來了幾位同學,見到雲桃和陸嶼兩人一起吃飯,皆是一陣驚呼,但並未上前打擾。

雲桃吃得差不多了,抬頭髮現陸嶼早就將她準備的湯解決完了,正靜靜地看着她吃。

雲桃不自在地扯過一張紙巾擦嘴,心裏卻很滿意自己做的食物都被吃完了。

「我去洗一下飯盒。」

「一起去。」

陸嶼拿起他的那一份,連同雲桃的飯盒向外走去。

雲桃眸光微動,趕緊跟了上去。

雲桃和陸嶼如今高三,從前見過陸嶼的也就只剩這一屆高三。

雲桃和陸嶼走在走廊,來來往往的人群不自覺給他倆,準確說是陸嶼讓出一塊空間,誰都不願意靠近。甚至有膽大的,對着陸嶼指指點點。

雲桃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身旁的少年,面無表情,彷彿周圍的人並不是在說他。

從前的陸嶼是驕傲的,子葉寒星的眼眸毫不掩飾他的自信和孤傲,可現在,雲桃只能看見一片漆黑,陸嶼變得內斂,他將什麼情緒都藏了起來。

她心臟驀地一酸,想說話卻無從開口,下意識離身邊的少年近了些。

高一的時候陸嶼每次也會和她一起洗飯盒,她剛轉學過來認識的人不多,便一直不太愛說話,陸嶼卻一直在鬧她,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故意惹她生氣反懟。

雲桃在陸嶼離開後又回到了一個人的日子,才後知後覺明白陸嶼是在幫她敞開心扉。

所以她一直覺得這樣的陸嶼本質是溫柔的,萬不會做出殺人的舉動,即使在生病的情況下。

那她能為他做什麼?

雲桃抬眸看向洗手池正上方的鏡子,陸嶼站在她邊上,正彎着腰沖洗飯盒。

她定定地看向鏡子里自己堅決的雙眼,做出了決定。

她一定要查清楚當年事情的前因後果。

陸嶼雖然在洗飯盒,餘光卻一直注視着某個走神的傢伙。他自然注意到雲桃有意無意的靠近,還有現在不知道在想什麼,她的表情簡直一秒一變。

陸嶼蹙眉,趁雲桃不注意接過她洗了一半的飯盒。

兩人很快回了班級,教室里人都差不多齊了,蘇瓊南也已經坐在了位置上,正在看小說。

蘇瓊南見雲桃和陸嶼一起回來,兩人還拿着雲桃的飯盒,瞪大了眼睛。

雲桃順着蘇瓊南讓開的椅子空隙回到自己位子上,就收到了蘇瓊南神秘兮兮遞過來的小紙條。

【桃子!陸嶼怎麼拿着你的飯盒?!】

【因為我中午請他和我一起吃便當,然後他說幫我洗飯盒。】

收回小紙條的蘇瓊南猛吸一口涼氣,臉都快貼到小紙條上了,她拿起筆寫寫劃劃,最後傳過來了只有一句。

【桃子,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喜歡陸嶼呀?QAQ】

雲桃一愣,纖細的手指無意識摩挲着小紙條的邊角。

喜歡?

雲桃搖了搖頭。她現在還不懂得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