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深新月不見山》[雲深新月不見山] - 第2章 岑許山(2)

我想和你說點事情,很重要。】其實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他就想要聽聽她的聲音而已,這樣他才能放心。

【好吧】

辛玥放下手機,就去衛生間洗澡了。

洗漱護膚完,剛出衛生間,辛玥就聽見敲門聲。

她習慣性地問了聲,「誰呀?」

沒有人回答,辛玥從門眼看到來人是岑許山,她回卧室套了個外套,便將門打開。

「是缺什麼了嗎?」辛玥問道。

岑許山緊盯着辛玥,一言不發。

辛玥從他身上聞到了酒氣,「你喝酒了?」

男人突然抱住了她,嘴裏呢喃道,「玥玥。」

突如其來的重量,讓辛玥支撐不住,摔倒在地,男人壓在她身上,她有點喘不過氣。

「岑許山,你清醒點。」她用力推着身上的男人。

「玥玥,我們為什麼變成了這樣,為什麼!」男人不斷呢喃着。

他在她身上一動不動,只是一直重複相同的話。

辛玥正費力推着他,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但她現在根本沒辦法接電話啊!

鈴聲響了兩遍後,辛玥才終於把男人推到了旁邊。

「累死我了,真重啊,這185的個子真沒白長!」

辛玥坐起來,地上的男人已經睡著了,不過偶爾會喊她的名字。

她將門關上,拿起一瓶水,一口氣喝了半瓶。

她一個人抬不動這麼大個男人啊,還是叫徐師傅過來幫忙把人抬走吧,拿起手機,看到男生剛剛給她打了兩個電話。

她連忙回了過去,剛撥通,就傳來男生的喘氣聲,「鶴深,我剛剛……」

還沒說完,男生就打斷了她,氣喘吁吁道,「玥…姐姐,你…開下…門,我在…茶館後門。」

「啊,你怎麼跑過來了。」

「我等了一個多小時,你還沒有給我打電話,我就打了過來,但兩遍都沒人接,我很擔心,就跑來了。」男生解釋着。

「可是,萬一我只是忘了,睡著了沒聽見呢?」辛玥邊走邊問道。

「你不會。」男生堅定的回答着。

「你就這麼相信我嗎?」辛玥嘴角不自覺翹了起來。

「玥姐姐,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等我開門,咱們見面再說吧。」

「好。」

辛玥將門打開,男生關切的目光尋來,雙手緊握住她的肩膀,「玥姐姐,到底出什麼事了?」

「先去我的房間吧。」

男生一路上憂心忡忡,到了房間,臉色明顯一黑,「岑許山,為什麼在這裡?」

辛玥把剛剛發生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遍,「所以,現在我們需要把他抬到房間,正好你來了,我正打算找徐叔來着。」

「他沒對你做什麼吧?」

辛玥感覺出他現在很生氣,「沒有。」

在岑許山時不時的一聲玥玥下,臉色黑得更深了。

「我現在抬他出去。」說著就扶起了地上的男人。

「我來幫你吧。」

「不用,玥姐姐我一個人可以。你不要碰他!」

「我怕不小心傷到你的手。」男生彈琵琶的手很好看,她不想他的手受傷。

聽到這句話,喬鶴深臉色終於緩和下來,「沒事,不會的,別擔心玥姐姐。」

喬鶴深也是185的個子,看他扶着岑許山輕鬆的樣子,她也不擔心了。

「我給你帶路吧。」

到了岑許山的房間,男人突然顛顛撞撞得跑到衛生間吐了起來。

吐完後,清醒不少,他出來看到他們兩個人,轉身對着辛玥道:「玥玥,對不起。」

「沒事,你洗漱吧,我們先走了。」

男人一言不發,目送他們離開。大門合上的那一刻,他無力的坐在地上,他的一聲聲玥玥,她都無動於衷,她真的不在乎他了。

那個滿眼是他的辛玥,他弄丟了。

這幾年,他不是沒有僥倖地想過,玥玥還愛他,等一切都穩定後,他就離婚,重新追求玥玥。

但好像都晚了,男人雙眼發紅,硬撐着眼淚不要掉下來,他的心像被揪着一樣疼,快要喘不過氣了,連呼吸都是痛的。

辛玥將喬鶴深送到門口,囑咐着,「回去小心點,注意安全,知不知道?」

「玥姐姐,回去把房門鎖好,誰敲門也別開。」

辛玥看着男生像哄小朋友似的,不禁眉眼彎了彎,踮起腳尖揉了揉他的頭髮,「好了,知道啦,我又不是小朋友。」

男生因為害羞,眼睛看向了旁邊,「你本來就是。」 怎麼他都不放心,像個小孩子一樣,讓他天天操心,後半句喬鶴深在心裏悄悄得想着。

「好好好,我本來就是,等下回到家,給我發個消息,好不好?」辛玥無奈道。

「哼。」又像哄小孩似的哄他。

這咋還傲嬌起來了?小男生的心思你別猜。

「玥姐姐,快進去吧,天涼你頭髮還是半濕,會感冒的。」

*

喬鶴深回到家,給辛玥報了平安,一動不動看着聊天框,一分鐘後,對方的消息發來,【好乖,快休息吧】

【晚安,玥姐姐】

【晚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