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深新月不見山》[雲深新月不見山] - 第2章 岑許山

那夜之後,兩人都相安無事。只是從那時起,男生熾熱的眼神,辛玥再也無法忽視。

中午,喬鶴深來到茶館,沒看到辛玥。

他問徐師傅辛玥怎麼不在,徐師傅正在給顧客上茶,「玥玥到機場接她哥哥了。」

「岑許山要來了啊。」男生眼神暗淡下來,這些年,岑許山每年都會來幾天,替他奶奶過來看看辛玥,並帶些老人家自己做的東西。

「是啊,中午的班機,一大早就出去了。」誰都能看出他對辛玥的喜歡,「這次好像只留兩天。」

「好,我知道了。」

「鶴深,還沒吃飯吧,我讓後廚給你做點?」

「沒事,徐叔,我不餓,來的時候在家裡吃了點。」

下午的演出,喬鶴深心不在焉,到了晚上,才聽到茶館外有汽車停泊的聲音。

喬鶴深跑出去,就看到辛玥從副駕出來,隨後,一位俊逸絕塵的男人也下了車。

男人大約三十齣頭,身材頎長優雅,穿着得體的黑色西裝,手上一枚黑金閃閃的戒指顯示着非凡貴氣,整個人都帶着天生高貴不凡的氣息。

凌厲的眼神望向茶館門口的少年,「這小子今年怎麼還在這?」

辛玥順着他的視線望去,微微一笑並沒有回話。

他們走到茶館門口,男生看向她說道,「玥姐姐,你回來了。」

辛玥第一反應,像個小狗狗委屈巴巴的,剛想說話,就被岑許山打斷,「怎麼?我這麼大個活人在這,看不見?」

聞言,喬鶴深看向男人,渾身散發著冷氣,「我們應該沒什麼好打招呼的。」

「哦?」

辛玥彷彿看到一隻大狼狗,一隻小狼狗,在兩人身後互相齜牙低吼較着勁。

氣氛頓時劍拔弩張,她頗為無奈,伸手拽了拽岑許山的胳膊,示意他不要這樣。

柔荑搭在男人胳膊上,扎眼地很,於是喬鶴深將辛玥拉到他身邊,但她微不可查的往後退了一步,讓男生心口痛到窒息。

苦澀在全身蔓延,他只有一個想法,她在拒絕他。「玥姐姐,你安全回來就好,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辛玥現在很亂,男生的告白,讓她動搖了,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男生走後,岑許山看着兩人完全不似之前相處的狀態,低沉道,「你喜歡上他了?」

辛玥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她向來愛恨分明,恣意洒脫,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中間值,從不曖昧。他沒直接拒絕少年,讓其出現在她身邊,就說明她動心了,兩人在一起是遲早的事。

他嫉妒了,嫉妒到發瘋,卻無能為力。他是最沒有資格追求她的人,因為他為了前途和地位放棄了她。

當知道他要接受家族聯姻時,她果斷提出分手,沒有一絲猶豫,決絕的可怕。

她心狠,從那以後就再沒給他任何念想。

他的婚姻也只是逢場作戲,女方也有喜歡的人,他們的結合只有利益。

他知道辛玥為人,不屑成為沒有名分的情人,他也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希望,她有更幸福的人生。

他和辛玥進入茶館,「裝修風格變了很多。」

「是啊,年前我費了不少心思,重新又整修了一遍。」

「暑假旺季過後,要不要來京畿待一段時間,奶奶很想你。」岑許山看到一個兩人桌,坐了過去。

奶奶是岑許山的外婆,叫白勝景。他們談戀愛的時候,白奶奶很喜歡她,對她很好。

白奶奶知道岑許山同意家族聯姻的那天氣到住院。「你…你…你個沒福氣的東西,玥玥那麼好的姑娘,你說不要就不要,你哪來的自信覺得人還會跟着你,你就後悔去吧。」

「你不要玥玥,我要!」奶奶把她認作孫女。這也是他們之間僅剩的聯繫。

看着眼前的人,已經從當時稚氣未退的少女,轉變成現在孤傲冷艷的女人,岑許山莫名心裏煩躁,他點了一根煙,緩緩地抽了起來,整個人是說不出來的性感。

「忙完這陣我會去的,奶奶這段時間身體怎麼樣?」辛玥問道。

「挺好的,老人家身體硬朗,就是天天念叨着你。」男人回道。

說完後,兩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聊下去,坐在車裡還好,可以低頭玩玩手機。

現在面對面,竟有些尷尬。往昔無話不談的戀人,現已變得陌生無比。

辛玥只好說道:「我先回房間了,你也早點休息吧,還是你之前住的客房,我已經讓徐叔給你收拾好了。」

男人呼出一口煙,眼睛微眯,低啞地嗯了一聲。

辛玥起身正要走,岑許山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性感沉穩的聲音響起,「玥玥,我希望你可以幸福。」

突如其來的祝福,讓辛玥有點摸不着頭腦,她掙脫束縛後,說道:「謝謝。」

回到房間,辛玥看到喬鶴深發來的消息,【玥姐姐,你睡了嗎?】

男生回到家,一直坐立不安,他覺得今天岑許山有點奇怪,感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他不安地給辛玥發了消息。

【還沒有,我要先去洗澡】

【好,玥姐姐等會洗漱完,可以給我回個電話嗎?】

【那估計很晚了,你可能已經睡了】

【不會,我等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