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吟一曲歡同恨》[與你吟一曲歡同恨] - 第7章 清醒着被凌遲(2)

p>  步風吟隱約聽到「丹筠」,心瞬間沉到谷底。

  丹筠郡主,是寧楚格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她想也沒想就拉住他的手,一字一句道:「不準去!我說了你這段時間是我一個人的!」

  這話一說出口,寧楚格的目光清晰可見的浮上厭煩之色,步風吟也倔強的對視着。

  無理取鬧就無理取鬧吧,以後她也沒時間任性了啊……

  寧楚格抽開手快步離去,直到深夜都沒有回來。

  步風吟躺在冷清的營帳里,聆聽着自己的呼吸聲,看着燭光下昭示着時間的沙漏,彷彿是倒數。

  她說的順延十倍時間,也只是說說而已,可能就連三個月,她也等不到了……

  睜開眼,外面已經有了曙光,身邊依舊空無一人。

  「你終究,沒有回來啊。」

  步風吟喃喃着,眸中黑沉得像是個空洞,那裏面沒有光,沒有希望。

  把昨晚剩下的烤肉擺出來,她學着寧楚格的語氣,問自己:「好吃?」

  不好吃,冰涼發硬,帶着絲絲苦澀。

  但她還是慢慢的吃着,想要牢牢記住這滋味。

  「咳咳咳……」

  一陣猝不及防的嗆咳,咳得眼淚都出來了,好不容易止住咳,步風吟在空蕩的營帳嚎啕大哭起來。

  連吃東西也不能自如了。

  以往習以為常的事情,最普通不過的事情,一件件的喪失掉,卻無力阻止,直到某天,完全被禁錮在病體里。

  最可怕的是,在這個失去的過程中,她的心智是正常的。

  宛如凌遲。

  還有比這更殘忍的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