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道初晨》[雲道初晨] - 第1章 入道

十二歲的吳浩在學宮大門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總覺得此天之上更廣闊更大,然後低下了頭,搖了搖頭,還是像往常一樣回家,走過山間小路

「噗…」沉悶的一聲在眼前不遠處響起,一股風勁襲來,隨着風勁而來的還有一小波血液,把吳浩震倒在了地上,同時粘上了少許血液在衣服和臉上,用手一摸顯得非常的多,癱坐着,看着手上血跡很是害怕

定眼望去,二米遠處微微凹下去的地方是一個年輕的男子,拳頭捶在另一名也是年輕的男子胸上,這名男子此刻已經死去

令狐羽拿過男子的空間戒指,探查了一番,隨後取出盒子

這盒子,外部形狀雕刻甚是好看。

令狐羽把玩着手上的盒子,特別盯了一下吳浩冷哼:「額…這小鬼,毫無半點修為的凡人,也難怪被嚇成這樣」

聽到對方說話吳浩是越發的害怕了

只有令狐羽知道,要不是他倆在天空中鬥法用去了靈力,此時這個地方,方圓數十米,都夷為平地了,哪還有什麼能存在,何況是凡人

令狐羽觀摩了片刻盒子,確認沒什麼危險後,緩緩打開,一道光慢慢的亮起來,開盒後,這盒子裏面有一顆紫色,發光的仙品靈石,還有一顆丹藥,這可是非常罕見的,這丹藥籠罩着一層光暈微微發亮,顏色程金黃色

令狐羽拿了靈石和丹藥後,研究把玩了一下盒子,隨後再次望向吳浩「小鬼,別害怕」說著走向了吳浩

吳浩很害怕,有些發抖

令狐羽走到跟前笑道:「哈哈哈,有趣,有趣!」

吳浩哪見過這種恐怖的場面,嚇得沒敢說話

令狐羽右手一揮,那名修士屍體就化成了一縷煙,消失沒了

這就是仙人啊,很強的壓迫感,和威懾力,可把吳浩嚇得是更加哆嗦了!

令狐羽微微一笑,心情大好,便把盒子給吳浩遞了過去

吳浩這會嚇的哪裡敢動

幾息後令狐羽哈哈大笑:「哈哈哈…有趣,有趣」隨後手一揮,便把盒子放在了地上後,消失不見了

半刻鐘後吳浩緩過神來,天已經慢慢的暗下來了,撿起盒子有些後怕的回家去,路過一條小溪用水給自己冷靜冷靜,也清理了一下身上的污跡。

回到家的吳浩並沒有把盒子賣掉,而是藏了起來,正是這個盒子讓吳浩踏上了仙途

吳浩出生在紫藍國,這個界域,每個人體內都有着自然之力的潛力,感應到靈氣,成為修士,大勢力有獨門的功法感應靈氣,大部分人都沒有渠道,並不能感應自然靈氣的存在,這類人只能是普通的凡人

沒有其他渠道的孩子們,入學兩年後,便可在學宮學習鍊氣基本功法,也就是最早八歲就可鍊氣入道仙途,期間直到十六歲之前都可在學宮學習,有能鍊氣者會有修院招收,修仙宗門關係錯綜複雜。十六歲後,便不可再留在學宮學習了,凡人繼續過着凡人的生活,只能各自尋找機緣

吳浩已經在學宮六年了,刻苦的修鍊並沒有半點,能聚氣的樣子,同年進來嘲笑,欺負過他的翁凱,在一年前就給花月宗特招去了,年僅十一歲,讓翁家勢力又大了不少

轉眼又兩年過去了,此時的吳浩已經十四歲了,還是沒有半點能修鍊的樣子,毫無半點修為

傍晚時分,吳浩回到了家,和家人吃了晚飯後,回到房間,也是心有不甘,緊握拳頭思索着什麼

然後便走向床前,在床底下拉出木箱,木箱上已經有一層厚厚的灰了,看來兩年來沒動過這箱子了

打開木箱拿出盒子觀察着

這是吳浩首次認真觀察盒子,兩年了都沒敢暴露出來,每每經過那個路段,都不經意想起那件事,每次都有些後怕,生怕引來不好的事情。

拿到桌上看着看着,看不出有什麼端倪,吳浩突然生氣了

打開盒子,一塊棕色的墊布,一把扯了出來,此布長二十五厘米,寬二十厘米,吳浩撫摸這布說道:「哇這麼細膩,這可真是好寶貝」

隨后角對角攤開,比划著翻過來看見兩行字,吳浩看不懂這兩行字,很是懊惱:「什麼鬼畫符」

便將其放在了一旁,繼續觀摩着盒子,盒子明顯得能看出是有夾層的,吳浩摸着下巴說道:「難道這盒子有夾層?」

吳浩又拿在手上觀摩片刻,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能想到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破壞掉

這位仙人留下的是大機緣,這盒子除了盒子本身都是寶貝。吳浩雙手拿着盒子,站起身向後轉去,舉起盒子狠狠的往地下一丟「啪」盒子從底角的地方裂開來,已經明顯能看到裏面有書

這是份大機緣

吳浩撿起盒子扒開,有些激動:「想不到裏面還有書,肯定是什麼絕世功法,很了不得的寶貝!」

拿出來四本書,這四本書都是古文字寫的,吳浩自然看不懂很惱火:「我去,又是鬼畫符,這本有藥草圖案,應該是本藥草書,這本沒圖看不懂」

翻了兩本都看不懂吳浩又煩惱又疑惑:「或許學宮那裡有,我隨便抄寫幾個字去問問院長,不能讓人發現了」說完便隨便抄寫了幾個字

第二日到了學宮,吳浩就直接去找了學宮院長,院長是一位老者,客氣話之後便請教了這幾個字,院長拿過紙張看了看說道:「這幾個古文字怎麼了?」

吳浩:「古文字?這古文字能學嗎?」

院長放下手上的紙條,站起身來,背着手,語氣深重的說道:「這古文字啊,平凡人是用不到的,以普通人的記憶,難以習之」說完摸了摸鬍子。

吳浩聽完略有失落的說道:「我想試試」

在這修仙界,莫大的機緣大多以古文字現之。

院長說道:「古文字就在書房中,你自己去找找看吧」

吳浩聞言恭敬的點頭:「嗯,那學生就告辭了」隨即便走出了院長的房。

來到書房,學宮書房有一名管理員看守,書房規矩不可外借書,早上九時到下午三時開放。書房內兩邊各有一間房可供學員休息和學習。學習室門口有個靜字,在書房的右面,休息室在左面寫着休息兩字,學習室都是默讀,以靜靜的學習。而休息室可以互相交流,竊竊私語。

四十多平米的書房並不是很多書籍,吳浩轉了幾圈翻翻找找,找到了古文字書。

這本古文字書在一沓書下面,顯然此書已經很久沒有人看了。每個修士進入宗門或修院後都會學習古文字,而在學宮這種大多是凡人習字的地方,是不那麼重視古文字的,凡人學起來非常困難,以至於無人問津。

要不是機緣巧合,吳浩也不會古文字的事,翻開古文字書,裏面是一對一的翻譯教學,但是儘管如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