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8章 山茶花的秘密

每到月末學校都會放一次假,每當這一天來臨喻諾就會格外興奮,從前一天晚上開始就開心的睡不着。

一回到宿舍里喻諾手舞足蹈地在收拾東西,反反覆復的檢查就怕落下什麼,雖然只有兩天的假期但能夠讓她回家她就已經很知足了。

喻諾從初中起就開始住校了,雖然這讓她變得獨立但她依舊很戀家。她經常羨慕那些跑校的同學,羨慕他們可以天天回家,羨慕他們可以踩着月光一起騎車回家還特別羨慕他們可以不用忍受宿舍里的呼嚕聲。

喻諾躺在床上腦子裡回想着需要帶的東西,衣服,褲子,日記本······白色鴨舌帽,應該沒什麼了吧,鴨舌帽帶了嗎?算了去看一眼吧。

喻諾從床上下來,可能動作有些大了把高沐槿嚇了一跳,獃滯地看着她:「諾諾,怎麼了。」

「沒事,我就看看我東西帶齊了沒。」

高沐槿笑了笑:「你都檢查5遍了,這都第6遍了還不放心啊!」

「我再看看,心裏能安心點。」

「就回個家,你這麼激動呀。」

喻諾一邊檢查一邊回答:「當然了,只要能夠逃離學校我就開心,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有人能替我行道把學校一把火給燒了。」

高沐槿疑惑:「那你怎麼不自己去燒了呢?」

喻諾一本正經:「我自己去燒的話要坐牢的,別人燒的話我就不用坐牢了。」

高沐槿捧腹大笑給她豎了個大拇指,同寢的同學也跟着笑了起來,被她的腦迴路給震驚到了。

檢查沒什麼問題之後喻諾重新躺回床上,沒幾分鐘就熄燈了,閉上眼睛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着,正當快要睡着時寢室里就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喻諾用被子堵住耳朵誰曾想這聲音更大了。

第二天喻諾一早就起來也不知道昨晚是什麼時候睡着的,她輕手輕腳地洗漱,準備出門時聽到一聲呼喚,轉身看也沒看到什麼,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就準備走時,高沐槿從床頭探出個頭:「諾諾,你現在就去教室了嗎?幫我帶個早餐吧,我待會可能來不及去買早餐。」

喻諾比了個OK的手勢就走了。

可能太早了一路上都沒有什麼人,進到教室一個人也沒有,喻諾把燈打開把早餐放到高沐槿桌上,回到自己座位時剛想放下書包身後慢悠悠地傳來一句:「同學,來這麼早的。」

「啊~」

手裡拿的豆漿全都撒了出去。

身後傳來一聲嘲笑聲。

「不是吧,喻諾你這是有仇現報的呀。」蘇鈺航抬起手臂:「我不管,這衣服你得幫我洗了。」

喻諾抬眼,無語地說:「活該,你這就叫自作自受,誰讓你一天盡做壞事的遭報應了吧。」

身後的許盛年補了一句:「就是,誰讓你嚇人家的,都讓你別欺負同學了。」

「年年,你有沒有良心啊,要不是你,我也不會來這麼早更不會嚇她了,你胳膊肘還往外拐。」

「我可沒往外拐啊,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

喻諾問道:「你們今天怎麼來這麼早。」

蘇鈺航指着許盛年說:「還不是他,也不知道發什麼神經非得要我陪他去看日出。」

許盛年吐槽:「還說呢,要不是你賴床,我們今天也不至於看不到日出。」

許盛年走了過去,蘇鈺航在後面跟着罵罵咧咧地說:「年年,你這麼說我可要跟你好好掰扯掰扯了。」

許盛年捂着耳朵。

蘇鈺航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許盛年都快崩潰想要上手揍他了,好在同學們陸陸續續的都來了,蘇鈺航也沒再說了。

上午的課結束後,喻諾就飛奔向食堂沒吃幾口就不吃了,坐着等高沐槿。

「你都沒吃多少怎麼就不吃了,是要回家太激動了。」

喻諾托腮看着她:「我得留着肚子回家吃我媽媽做的好吃的,沒事!你慢慢吃不着急,我等你。」

「我是不着急,我得好好珍惜在學校里能吃好吃的日子,回家了我媽做的飯菜我只能要求能吃不能要求好吃。」

「哈哈哈哈,有這麼誇張嗎?」

高沐槿點點頭:「毫不誇張。」

中午午休,喻諾躺在床上,不知是陽光太刺眼還是窗外時不時傳來的鳴笛聲吵到她亦或是想要回家的心情太激動,她一個中午都沒睡着。

靜靜地聽着寢室里此起彼伏的鼾聲,窗外蟲鳥的叫聲,圍牆外街道的鳴笛聲。平時她只會覺得這些聲音聒噪,而此刻她卻覺得有些悅耳,彷彿是為她回家而響起的歡呼聲。

下午的第一節課大家都無精打采昏昏欲睡,可能是今天的陽光有些許暖和把大家都往夢鄉里趕,可喻諾卻聽得津津有味即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