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後光年》[余後光年] - 第4章 夢一場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班主任急沖沖地走進教室:「來來來,同學們先停一下,這次學校舉辦一次以安全教育為主題的黑板報評比大賽,要求每個班都要參加,時間比較緊迫下周二就要評比了,文藝委員組織一下大家今天就可以開始準備了。」

課後,許盛年站到講台上詢問想要參與這次活動的人員名單。

喻諾向來就十分討厭參加這些活動,她只想做好班上的小透明。可能是因為許盛年人緣好的緣故這次班上積極舉手的人特別多。

喻諾正低頭看課外書突然有隻手從後面伸過來將他的手舉起來,喻諾一臉懵逼地回過頭去。

「那就靠窗的這邊兩組先參加這次的板報設計下次就另外兩組。」

聽完,喻諾就想暴揍一頓蘇鈺航。

蘇鈺航心虛地問了一句:「我就想弱弱地問一句,他讓舉手參加的活動是做板報?」

喻諾傻眼了:「你這二貨啥都不知道你還舉手,自己往火坑裡跳就算了幹嘛還拉着我。」

「這不是想着萬一有什麼好處也帶上你嗎,誰知道是這麼個活,沒事有哥在呢!不會讓你累着的。」

喻諾扶着腦袋,看着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蘇鈺航不知該說什麼了。

自從遇上他喻諾每天都像過着趕往西天取經的生活一樣,每天都不知道下一秒會遇上什麼樣的妖魔鬼怪。

放學後許盛年讓參加板報設計的同學吃完飯早點回到教室一起討論如何設計。

大家圍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討論着,唯有喻諾和蘇鈺航兩眼放光地看着彷彿像在聽八卦一樣的,什麼也插不上話聽的卻十分起勁。

幾分鐘不到就討論得差不多了,許盛年就開始分配任務。

「大家有想做的可以提出來,我們速戰速決,分配完就可以回去了免得耽誤大家的時間,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開始畫了。」

大家紛紛選完就走了,最後只留下喻諾和蘇鈺航,許盛年就讓他倆去找有關安全方面的文章到時候可以摘抄上去。

晚自習下後,喻諾讓給蘇鈺航幾本課外書讓他回去找一找,怕他忘記喻諾還特意讓他就放在手上拿着,喻諾那是千叮嚀萬囑咐,誰知蘇鈺航就是那麼不靠譜,第二天一來就把這些忘得一乾二淨,甚至都還忘了自己參加板報設計的事。

喻諾一個頭兩個大,她都不知道蘇鈺航是怎麼長這麼大的,沒辦法她只能在課上老師不注意時再多找一些。

喻諾下午吃完飯回來一進教室就看到大家都已經在後面黑板開始畫框架了,她已經盡自己最快的速度了,沒想到大家還是這麼快。

「喻諾,你們找的內容呢?給我看一下有哪些可以用的,如果畫的快的話可能今天就可以寫內容了。」許盛年轉身看着喻諾。

「沒問題,你等我拿給你。」

喻諾給他在課外書上找到的相關內容但符合的沒幾個。

「我看了一下,可以先把這幾個寫上,其他的感覺都不是很好可能還需要你們今晚回去再找一下。」

喻諾頓時感覺內疚極了,要是昨晚能多找幾個就好了這樣就就不會耽誤大家的進度了,腦海里越想越多臉立馬就紅了起來,什麼也沒說就只是點了點頭,許盛年察覺到了她的情緒立馬往回找補:「沒事,你也不要又太大的心理負擔,畢竟內容找起來也是比較困難的,蘇鈺航肯定沒和你一起找吧,早知道就安排他做一些苦力活了。」

喻諾看了一眼四周。

「在找蘇鈺航吧,不用看了,他還沒來呢,也不知道跑哪鬼混去了。」許盛年踩在板凳上開始寫上內容。

「叮鈴鈴······」

上課鈴聲敲響蘇鈺航滿頭大汗地從外面跑進來,喻諾一看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跑去打籃球了,這讓喻諾更火冒三丈,一路怒視着他。蘇鈺航坐到座位上看着喻諾正盯着自己:難怪我說怎麼一進教室就感覺有目光在尾隨我,我這小弟是怎麼回事我知道自己魅力是有些許的令人情難自禁,但她也別太明目張胆吧畢竟我現在還不想談戀愛呢。

「唉,別太得寸進尺啊,看幾眼就夠了,別太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蘇鈺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喻諾愣住了:這哥該不會是有什麼妄想症吧,見過自戀的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