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至冬當反派》[原神:我在至冬當反派] - 第2章 水晶宮會議

【博士】陰沉着一張臉,打開了馬車前面的小窗,察看是誰驚擾了馬車。

林動也從窗戶外看去,只見一個十歲的小男孩正被姐姐抱在懷裡,癱坐在馬路中間,瑟瑟發抖。

他們眼中滿是恐懼,知道闖了大禍,心底充滿了絕望。

【博士】面無表情,用看物品一樣的目光看着他們,似乎已經決定好他們的用途。

「你們衝撞了我的馬車,本來應該處以極刑的。但我也不是什麼魔鬼,你們願意協助我的實驗,就放你們一馬。」

姐弟倆本來已經心如死灰,但聽到不用遭受懲罰,只是協助實驗,如蒙大赦,連忙磕頭答應。

但林動知道,說是協助實驗,其實只是被當做實驗對象而已。想想【博士】那些喪心病狂的實驗,他也是面色微變,不寒而慄。

可若是自己阻止【博士】,肯定會加深他對自己的懷疑,暴露自己的秘密。

為了素不相識的兩個人,值得嗎?

他收回目光,深吸兩口氣,壓下心中的衝動,開始閉目養神。

【博士】似乎很滿意姐弟倆的表現,露出莫名的微笑,吩咐道:「你們跟在車隊後面,等會我會安排你們的!」

「慢着!」

林動還是沒有忍住,阻止了【博士】的行動。

【博士】眼睛微眯,冷冷地看向林動,詢問道:「潘塔羅涅,你有什麼意見嗎?」

這次阻止【博士】,似乎加深了他對自己的懷疑,可為了兩條鮮活的生命,他不能退縮。

「多托雷,他們不僅冒犯了你,還冒犯了我!把他們交給我處理好嗎?」林動古井無波,沒有在意【博士】的冷眼,淡淡說道。

「哦?那你想怎麼處置?」

「來人,給我拖下去施以十下鞭刑。」

鞭刑是一種嚴厲的懲罰。是用鞭子在辣椒水裡浸泡之後,抽在受害人後背造成傷口。在極寒的天氣下,辣椒水沿着傷口滲入皮膚,然後凍結,會造成持續好幾天的極致痛感。

這種懲罰,就算是健壯的成年人也需要在病床上躺幾天,更別提這兩個不大的孩子,在床上躺半個月也是可能的。

懲罰不可謂不重!

【博士】聽了他的處置辦法,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滿意道:「潘塔羅涅,你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面善心狠。我剛剛還懷疑你,真是抱歉了!」

「我最討厭這些不知禮儀的爬蟲,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們。倒是搶了你的實驗助手,不介意吧?」林動淡淡說道。

「沒關係!我們的友情,怎麼會被這麼點小事給破壞。趕緊走吧!不然真要遲到了!」

姐弟倆宛若從天堂又掉到了地獄,滿眼懼意地被士兵拖了下去,慘叫聲在遠處不停響起。

一道道鞭響聲,像是狠狠抽在他的心上,讓他既自責又無奈。

可不把他們打個半死,被騙去做實驗,比現在痛苦千萬倍。

至於【博士】所說的友情?那種東西怎麼可能有!不過是因為利益而聚集在一起的瘋子而已。要不是女皇壓着,怕不是早就打成一片了。

一路無話,他們趕在會議開始前,到達了水晶宮的議會廳。

林動剛走進議會廳,一道嘲諷的聲音傳來:「潘塔羅涅,你怎麼還沒死啊?都說北國銀行的資本家無血無淚,說不定死了對至冬國的人民才是一種幸福!」

他心裏一緊,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又被人發難了。

說話的是一個女人,黑白相間的短髮,猩紅眼眸,身披貂皮大衣,正冷冷地看着林動。

【僕人】阿雷奇諾,愚人眾十一執行官之一,冰之女皇最忠實的狂信徒。麾下經營着孤兒院,是進行國外任務的主要負責人。

林動深吸口氣,回想原來身體主人的性格,淡淡道:「阿奇雷諾,多謝你的關心。我也想過放下所有,就此離去。但是女皇大人需要我,至冬國的人民需要我,甚至你的孩子們更需要我。」

「現在可不是可以停下休息的時候,為了女皇,為了至冬,為了你的孩子們不再哭泣,我可以奉獻一切。」

提到孩子們,【僕人】咂了下舌,態度好了不少,反駁道:「我可沒有關心你!」

孤兒院翻修設施需要大量資金,所有的資金還需要靠【富人】解決。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

她只好放棄針對林動,安靜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