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我在至冬當反派》[原神:我在至冬當反派] - 第1章 初到至冬國(2)

下好了,現在變成告花子進藥鋪——自討苦吃了!

【博士】可不管他怎麼想,拿着一管冒着紫煙的刺鼻藥劑,微笑着遞到他的面前。

「喝下去!病情就能緩解很多。皮耶羅大人吩咐過,今天一定要帶你去開會。以前你可是從不缺席的,最近有些不太正常啊!」

「沒什麼!只是有些勞累罷了!」他有些心虛,默默接過藥劑。

望着黑褐色冒着氣泡的刺鼻藥劑,悄悄地瞥了【博士】一眼,正好迎上他飽含期待的眼神。

眼見躲不掉了,他死心般捏住鼻子,一口將藥劑倒入口中。

藥劑入口,一股腥澀的感覺刺激着他的味蕾,差點讓他當場吐了出來。考慮到【博士】還在場,他強忍着吞了下去。

大家都是同事,怎麼也不至於下毒害自己吧!

頃刻間,一團火焰從喉嚨燒到胃裡,擴散周身,奇怪的元素能量在身體里亂竄。

整個人開始發熱,汗水止不住的往外流,濕透了睡衣。

出汗之後,他確實覺得身體輕鬆不少,多日的疲憊一掃而空。

除了味道比較怪,藥劑還是有些效果的。

【博士】在一旁看了十分滿意,得意地說道:「好多了吧!我研究的藥劑還是很有用的!我們趕緊走吧!皮耶羅大人可不喜歡遲到的人!」

林動連忙換了一身衣服,穿上了厚厚的羽絨大衣,拿起抽屜里的筆記本,跟【博士】一起走了出去。

沒走幾步,傭人焦急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老爺,您的眼鏡忘記帶了!」

【博士】狐疑的轉過身,奇怪的問道:「潘塔羅涅,今天你怎麼眼鏡都能忘?有點不對勁啊!」

林動全身一僵,止住的汗忍不住又開始往外冒,剛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腎上腺素分泌瘋狂增加,大腦開始飛速運轉。

暴露了?

他是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還是在試探?

想到暴露之後被【博士】拿去切片研究,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不管怎麼樣,自己絕對不能承認是假冒的!

他深吸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輕笑一聲說道:「多托雷,你這個玩笑可不好笑啊!」

「可你平時都是戴着眼鏡出門,今天怎麼給忘了?」

「我平時在家都不戴的,那只是平光鏡,可以讓自己看上去更帥氣。我大病初癒,一時沒有記起。怎麼,【博士】什麼時候學會了【公雞】的多疑?」

雖然解釋得有些牽強,但【博士】似乎也沒打算深究,

為了轉移話題,他想到筆記里被身體前任主人斃掉的投資項目,悠悠說道:「多托雷,你前段時間想要研發巨型哥雷姆的項目,我有點興趣。你再詳細的介紹一下項目,我可以考慮以北國銀行的名義,貸款研發資金給你。」

一提到研發巨型哥蕾姆,【博士】瞬間忘了剛才的事,開始滔滔不絕介紹項目的前景和好處。

林動提起的心也放了下來,還好【博士】是個研究狂,說到研究就會忘乎所以,這才讓他矇混過關。

他接過傭人遞過的眼鏡,狠狠瞪了傭人一眼,惹得傭人莫名其妙。

這才跟着【博士】上了馬車,向著城市**恢弘通透的水晶宮而去。

至冬全年籠罩在烏雲之下,很少得見陽光,見得最多的還是風雪。一年裡,有四分之三的時間都刮著寒風和大雪。

透過馬車窗戶,可以看見至冬城一片銀裝素裹,風雪還在持續。路人更是行色匆匆,為了一天的生計在努力奔忙着。

林動心裏一動,趁着【博士】有求於自己,不多套一點情報,豈不是白給他好處了。

「多托雷,前幾天我突然生病沒有去開會,皮耶羅大人講了些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問了一下神之心的收集情況。目前只拿到風和岩的神之心,皮耶羅大人有些心急了。他想在女皇蘇醒前,完成收集六顆神之心的計劃。」

突然,駿馬的嘶鳴打斷了交談,馬夫的呵斥聲從車廂外傳來。

「大膽,竟然敢衝撞【博士】大人的馬車!活膩了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