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開局派蒙釣出我和熒》[原神:開局派蒙釣出我和熒] - 第8章 西風騎士團

「你哭了?」

熒注意到李南天眼角流過的淚痕,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心疼。

酒精不愧是成年人最喜歡的麻醉劑,讓人在不知不覺間流露出最真實的感情。

「我怎麼會哭呢,只是風沙吹進眼睛裏罷了。」李南天伸手抹了抹眼角,強顏歡笑道。

「嗝!你小子肯定想家了吧!」溫迪醉成一灘爛泥,打着酒嗝指向李南天,心中卻比誰都要清醒。

「沒有,別瞎說!」

李南天深知熒的心思,她也一直思念着哥哥,他不想因為自己的情緒影響到熒。

洒脫道:「何處不為家?死在哪裡,葬在哪裡。天下青山都一樣!」

「哇!你居然能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派蒙脫口而出,完全不顧及現場氣氛。

「派蒙!」熒的手刀輕輕朝小派蒙頭上一敲,主動走到李南天身後,伸出細白如玉的雙手輕柔他的太陽穴。

「這樣會舒服些嗎?」

語氣溫柔似水,有種如沐春風之感。

李南天一怔,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淡淡一笑道:「謝謝!」

「雖然很抱歉打擾到你們,但是琴團長還在等着呢。」

安柏冒泡,看着兩人的目光意味深長…

……

「溫迪,下次有機會在一起喝酒K歌!」

「好啊,那剩下的這些我就拿走咯?」

「都送你了!」

李南天道別溫迪,跟着安柏前往騎士團,因為琴團長點名要見他,看看這一位能夠打跑風魔龍的旅行者究竟是何方神聖!

「南天,那位吟遊詩人好眼熟,之前跟你說過和風魔龍說話的人好像就是他!」

熒悄悄的在李南天耳旁細語,含辭輕吐,氣若幽蘭。

好香!

李南天深吸一口氣,和熒咬着耳朵:

「我懷疑那位就是蒙德的神明——風神巴巴托斯!」

沒有任何驚呼,彷彿理所應當。

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在密林中能和狂暴的風魔龍交流,恐怕除了風神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

西風騎士團,團長辦公室內。

束起金色馬尾的幹練女性抬起頭顱,看了一眼懸掛在牆壁上的青銅時鐘,兩隻大眼睛如海波般蔚藍。

「琴,你也太着急了。不是已經叫安柏去接他了嗎?話說,這小子的歌聲還挺好聽的。」

麗莎站在書架前拿起一本厚厚的書籍,轉身靠着欄杆,身姿慵懶的望着這位秀麗端莊的騎士團代理團長,這都是第幾次看鐘表了?

「琴團長,人我已經帶來了。」

辦公室房門打開,安柏帶着熒、派蒙還有李南天進來了。

進入的第一眼,李南天便不自覺瞄向麗莎那一雙黑絲大長腿,感受到腰間一團肉被身邊佳人揪住,他悻悻的收回目光。

「蒙德歡迎你們,隨風而來的旅行者。我是代理團長,琴。這位是麗莎,騎士團的圖書管理員。」

琴介紹了自己和麗莎後,開門見山道:「想必你就是打跑風魔龍的勇士了吧!」

之前安柏帶着熒和派蒙來,就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