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開局派蒙釣出我和熒》[原神:開局派蒙釣出我和熒] - 第7章 無賴(2)

p>

「再來一曲!」一個女孩尖叫道。

「好好聽!請再唱一首!」另一個女生也叫道,完全一副小迷妹模樣。

「他也是吟遊詩人嗎?我要向他學習!」

「原來這也是吟遊詩人。」

不少吟遊詩人之前還覺得他嘩眾取寵,覺得他就是一個小丑。現在看完李南天的演出後,他們已經完全認同了此人,甚至標為了榜樣。

正當李南天準備再獻唱一曲時,他餘光瞟到了一個綠衣人影。

「上鉤了。」他心中一喜。

「抱歉各位,下次有機會再唱吧。」

李南天從背包中拿出他早上買來的果酒,走到廣場角落的椅子旁,遞過去。

「我們認識嗎?」溫迪口嫌體正直,接過果酒輕抿一口。

「我叫李南天,現在認識也不晚!」

「是嘛?不過剛剛那首歌唱得確實很棒,連我都想唱幾句了。」

他輕輕哼唱道:「何必跟我,我這種無賴,活大半生還是很失敗。」

李南天默默聽着,不亞於他的歌聲,不愧是蒙德最強吟遊詩人。

溫迪頓了頓道:「感覺這首歌就像是說的我一樣,又無賴又失敗。」

「這就是歌曲的魅力吧。」李南天思考如何措辭,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一二三來,想起上輩子代肝猝死的自己,自嘲道:「知道嗎?我喜歡這首歌的原因,也是因為覺得歌詞的內容唱的就是我。」

他再拿出一瓶果酒,和溫迪碰杯後一口悶下。

看似他現在很風光,身旁有熒這種美女相伴,還有金手指可以力敵四風守護乃至神明。可誰又知道,他其實還是挺思念上一輩子那個小小的家,還有一直在等待他回去的家人。

回家?家在哪裡?或許他已經沒有家可以回了。

「人人都有本難念的經。」溫迪察覺到李南天眼底濃濃的悲傷,主動碰杯後一飲而盡,誒嘿一聲道:「還有酒嗎?」

「噗嗤!」李南天將剛喝進嘴的果酒全都噴了出來,這個當面誒嘿的殺傷力太強了,他內傷了。

「喂喂喂,別浪費好酒啊!」溫迪不滿道。

「有有有,管夠!」

李南天直接從背包里拿出十數瓶果酒,為了這一刻,他可是準備得十分充分。

「喝喝喝!」

「光喝酒有什麼意思,我教你划拳。」

兩人喝上頭了,勾肩搭背着唱朋友一生一起走,玩得正(。・∀・)ノ゙嗨,卻還未發覺,周圍人越來越多,將他們圍了起來。

「咦?是我眼睛花了嗎?熒怎麼來了,還有兩,不對,三個!」他面色紅潤,快跟關二爺一個臉譜了。

「南天!你在幹什麼呢!」熒氣呼呼的道。

拋下她一個人就是來這裡和人喝酒?還醉成這樣子。

只不過看着旁邊那綠色服飾的人,倒是有些眼熟。

聽到曾同床共枕佳人怒音,李南天渾身一震,酒勁都被嚇沒了。

支支吾吾道:「我在和新認識的朋友喝,喝結拜酒!」

他嘗試解釋的樣子,明擺了純純的耙耳朵。

見此,熒的怒氣也消散大半,眼中卻閃過一絲得意。

妻管嚴實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