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之門》[永夜之門] - 第2章 詭公交

打着黑傘的病號服在窗外逐漸消失。雨還在下,車內氣氛詭異。

目前看來,車上至少有一個鬼司機。

「永夜,絕對是永夜,我們進入永夜了!」

「太刺激了,這就是永夜嘛?」

「媽的,據說進入永夜的普通人九死一生,難道我要完蛋了嗎?」

乘客們的反應各異,所有人都是第一次進入永夜。

車輛繼續行駛,道路兩邊逐漸荒涼。慢慢地到了第二個站台。

林羨往窗外一看,站台那裡,依舊站着那個打黑傘的病號服。

公交車打開車門等了會,病號服卻沒有上車。關上車門,公交車慢慢發動。

「那個病號服纏上我們了!」

「他怎麼不上車?」

「或許在車裡是安全的,只要我們一直在車上,說不定有機會回到現實。」

眾人發表着觀點,林羨猶豫着說:「各位,有沒有想到,病號服不上車或許是因為車上有更恐怖的存在呢?」

正準備說話的乘客張着嘴愣在那裡,腦袋死機。

「車上,只有一個鬼司機吧?」

「據說鬼都是按照固定規律行動的,鬼司機應該只負責開車,不然我們早就出事了。」

「車上應該,都是活人叭?」

在林羨的引導下,眾人的思路向著另一個詭異的方向滑落。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相互打量起來。似乎在觀察周圍人是不是活人。

或許是因為心理原因,仔細打量下,確實有幾個乘客不太對勁。

坐在最後排的男生,戴着帽子倚靠着車窗在昏睡,即使是現在這種情況,居然也沒有醒來。

邋邋遢遢的中年男人,頭髮亂蓬蓬的,眼窩凹陷。一隻左手揣在口袋裡自始至終都沒有拿出來過。但仔細一看,口袋卻空癟癟的,似乎什麼也沒有。

坐在車門旁邊的小女孩,抱着書包一言不發,低着頭似乎在思考。大清早獨自坐公交的小女孩本來就很奇怪啊!

林羨默默地坐回位子上。

「我知道這輛公交。」車門旁邊的小女孩說道,「我聽我媽媽說過,這是詭公交。」

「詭公交?」

「我有印象了,這是在全國範圍內流竄的鬼道禁墟,代號【詭公交】!」

小女孩抱着書包,繼續說:「我爸爸說過,詭公交可以帶我去見我媽媽。」

「我要找我的媽媽。」

小女孩說完話,眾人都面色怪異地盯着她。

「小妹妹,你為什麼要找你媽媽呢?」一個大媽猶豫着問出這話。

小女孩看了看周圍的乘客:「我爸爸說,我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要見她就得坐上詭公交。」

「我爸爸媽媽經常吵架,每次都鬧得很兇。我爸爸打我媽媽,我攔着他,但我抱不住我爸爸,每天晚上我都聽見我媽媽在哭。」

「有一天晚上,媽媽的哭聲不見了,我昏昏沉沉地醒來,從房間走出,看見我爸爸一個人在廚房抽煙。」

「他們又打架了,我爸爸的手被我媽媽用刀劃傷了,他身上都是血。大門打開着,地上都是摔壞的東西。」

「我爸爸抱着我說,媽媽已經走了。她不會再回來了。」

「那天晚上我陪着爸爸收拾媽媽沒帶走的東西。後來我餓了,我爸爸就煮東西給我吃。但我還是想見到我媽媽。」

「爸爸說,想見媽媽就得坐上詭公交。」

眾人面色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