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之國!我來到了永生的國度!》[永生之國!我來到了永生的國度!] - 第5章

所有的生命體,都能通過某種方式和盧卡進行溝通。
「既然你來到了這裡,」春樹笑道,「很快你也會成為盧卡的一部分。」
「那樣會不會很尷尬?
比如我有什麼不好的小心思都被盧卡甚至被其他人知道了。」
思維共享,遺傳記憶什麼的,在這個年代應該司空見慣了吧?
我忽然感到了退縮,如果這是永生的代價,那麼對於社恐的人來說,未免太可怕了。
希望歲月可以消滅一切社恐。
「哈哈哈哈,經歷幾千年的學習後,你還有什麼不良思想的話,說明學習不合格。」
春樹道,「在生命的前五個五百年里,我們都要不斷地學習。
剛才看到的莫妮卡,她擁有你知道的三百九十多門學科的 PHD,以及其他你不知道的各種學位。
對於全能型哲學博士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事會令她尷尬。」
我又吃了一驚,令我驚訝的不是他們的計時單位,而是這種無休無止的學習態度。
「這樣學,不會產生厭學情緒嗎?」
「我所認識的人都沒有你說的那種情況,」春樹道,「有些人如果產生了消極情緒,只要在神殿向盧卡禱告,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麼說,盧卡就像幹細胞一樣,可以修復人的心理?」
我對盧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真想快一點見到祂。
「我寧願說,我們才是幹細胞。」
春樹捂着嘴吃吃地笑道,「我們擁有的一切,都來自盧卡的饋贈。」
「知識有一天會窮盡吧?」
我磕磕巴巴地談起剛才的話題,「自然科學的盡頭是哲學,那哲學也有應該盡頭。」
「嘻嘻,你是想說神學嗎?」
春樹道,「這就是你的時代局限性了,科學只是一種公元人理解的分類和範疇,學科既不有限,也無法真正分類。
就比如地球歷史,我們今天可以追溯出秦始皇登基大典上每一個人的姓名,知道晉景公嘗過的每一捧新麥里長的是麥長管蚜蟲還是黍縊管蚜,以及闔閭長劍防鏽工藝,精確到合金的每一毫克。
當然,你想要追查到原子層面,技術上也能辦得到。」
整個科學史觀中的無限細節,那確實夠浩瀚無垠了。
「你們平時不娛樂嗎?
比如,玩遊戲?」
我連忙轉移話題,見她不明白,又補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