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然之名》[以自然之名] - 第3章 青鳥(2)

>

「噓……該來了吧。」

風息青鸞鳥望向鎖鏈的源頭,一陣接着一陣的腳步聲伴隨着激烈的談論聲傳來。

「風息青鸞搞什麼名堂?怎麼突然就暴動了!」

眉目劍星的中年男人邊走邊憤怒對身邊一個學生模樣的女生呵道:

「王司苑不是說還有半年左右等它大限將至時才會徹底暴亂嗎?

怎麼?大名鼎鼎的王司苑也有失策的時候!」

被呵斥的女學生臉上卻沒有絲毫怯懦,一臉平靜地理了理馬尾:

「張先生,請注意你的身份。老師的話是你可以質疑的?

說起來這次青鸞暴動,孤到懷疑是不是你們這群廢物看管不力呢!」

「顧南溪!你蠻不講理!」

「孤講不講理用不着你一個囚徒來指手劃腳。

張先生,叫你聲先生是看得起你,別真把自己太當回事了!」

顧南溪表情溫柔,手指在張興邦臉頰上輕輕划動:

「還不快些帶路,青鸞要出什麼事了,師父可饒不了你!」

「……」

陰暗潮濕的地下,無數碩大的金屬鎖鏈縱橫交錯,盤旋於四周的牆體。

張興邦手中舉着燈火,依靠那一點光亮向前移動。

不一會,一具無比龐大的藍色身軀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不過此時的風息青鸞已經是匍匐在地,偶爾散發出一點點微薄的氣息。

顧南溪手指輕點前方,一道絢爛的煙花瞬間產生,眼前殘喘的青鳥清晰浮現在她眼前。

顧南溪不免有些感慨:

「有些事到真如師傅所說,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想當年生命之神座下最威風的大將風靈――風息青鸞。

如今卻像只喪家之犬,苟活在孤的囚禁之下。

你倒真是好忍耐啊!」

風息青鸞竭力抬起頭來,可也只是瞬間又無力栽倒,只留下劇烈的喘息。

顧南溪瞥它了一眼,不屑道:「怎麼,你引以為傲的神力呢?剛才不還發起暴亂嗎?

怎麼現在成了這副德行,與其做那些無用功逃脫,不如把你的神力借給孤。

孤倒是可以讓你快些解脫,你也可免去了每日雷劫之災。」

「呵,吾當是誰大駕,原來是聖女殿下,有失遠迎啊。」

顧南溪一甩手中髮絲,怒道:「風息青鸞,孤可不吃那一套!

說!你的自然之心在哪?要不是因為你屬風,孤屬火,二者相生。

孤早就殺了你這隻油鹽不進的臭鳥了!別仗着你對孤有用就得寸進尺!」

風息青鸞緩緩閉上眼睛,虛弱道:「聖女殿下省省心吧,神戰之時吾的自然之心不早被你那好師傅取走了嗎?

怎麼你還不知道?看來你們那師徒情也不過如此啊……」

顧南溪明顯被激怒,雙手交叉緊握,隨後綻開。

一隻栩栩如生的火鳳盤旋飛翔於她的指尖。

「死到臨頭還嘴硬,師父才不會騙孤!敢挑撥孤和師父的感情,你該死!」

語罷,那火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竄出,只頃刻就擊中風息青鸞鳥。

原本虛弱至極的風息青鸞此刻便是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張先生,既然拿不到自然之心,那就乾脆將這死鳥練成器靈,以他的半神之軀大體也抵得上甲級了。

孤想有了這,師父應該也會滿意吧?」

女人的詰問張興邦沒有回答,只是默默走到奄奄一息的風息青鸞身旁暗嘆。

老夥計,一路走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