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雙絕小農民》[醫武雙絕小農民] - 第001章 太玄陰陽經

張玄是黃泥村唯一考上大學的人,卻在大二時救一名女同學,遭遇車禍,變成了傻子。

事後,那位名叫余欣的女同學不僅沒有感激他,為了推脫責任,還揚言說沒有求着他救,死了也活該!

回村後,張玄便成為十里八村的笑話。

時值仲夏,夜晚。

由於剛下過一場大雨,河塘里蛙聲一片。

張玄晚上喝多了水,半夜被尿憋醒,起床撒尿。

家裡是破瓦房,需要到屋外的茅廁里解決。

張玄走出門,看到隔壁俏寡婦潘巧韻家裡還亮着燈,有道影子趴在窗戶上晃來晃去。

張玄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花眼,這才朝着那道身影摸了過去。

來到近前,那人卻毫無察覺。

通過屋裡照射出來的微弱光線,張玄認出了扒窗的人,正是黃泥村的二流子牛貴,又叫牛大膽。

此時,牛貴趴在窗戶上看得津津有味,時不時會發出咽口水的聲音。

張玄心下好奇,難道巧韻嫂子在偷吃什麼好東西?

於是乎,他悄悄摸上前去,也湊過腦袋貼到窗戶上,睜一隻眼眯一隻眼,對着窗帘縫隙往屋裡瞅。

原來是巧韻嫂子在洗澡,正用浴球打着香皂泡。

「抓賊啦,抓賊啦……」

張玄一把抱住旁邊看得入迷的牛貴,大聲叫喊起來。

潘巧韻聽到外面的動靜,嚇得連身上的泡沫也來不及沖洗,抓過旁邊的絲質睡裙套在了身上。

穿好衣裳,潘巧韻隨手在廚房裡拿了一條擀麵杖,衝出屋外。

就見夜色下,兩道身影扭打在一起。

潘巧韻拎着擀麵杖衝上前去,卻不知道該打哪一個,於是靈機一動喊道:「傻小子。」

「巧韻嫂子,牛大膽偷看你洗澡,快打他!」

張玄正被牛貴壓在地上,連忙回應了一聲。

牛貴剛好摸到一塊石頭,撿起來便朝着張玄頭上狠狠砸去。

「啊!」

張玄慘叫。

潘巧韻辨認出被壓在地上的人是張玄,於是揮起手中擀麵杖,朝着牛貴背上狠狠砸了下去。

接連挨了兩下,牛貴吃不住疼,立馬扔下張玄,連滾帶爬的竄進了夜色之中。

潘巧韻慌忙上前扶起張玄,問道:「傻小子,你怎麼樣了?」

「巧韻嫂子,我好疼啊!」

張玄用手捂住腦袋,感覺有液體在臉上不斷往下滑落。

顯然,剛才被牛貴用石頭砸破了腦袋。

「快進屋,嫂子幫你看看。」

潘巧韻拉着張玄進入堂屋,打開燈,便見到他臉上血糊糊的,驚叫道:「呀,你流了好多血。」

「巧韻嫂子,我是不是要死了呀?」

張玄感覺腦袋暈乎乎的,訥訥的問了一句。

「不會的不會的,嫂子這就去弄點草藥給你止血。」

潘巧韻的父親是老中醫,從小耳濡目染,學會一些簡單的醫術,也種植了許多中藥賣錢。

扶着張玄坐到農村特有的長木凳上,潘巧韻便要去找止血的藥草。

張玄卻是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巧韻嫂子,別告訴我爸媽,他們會擔心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