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結】荊韶虞再次見到齊馥語時他發現自己學生時代搭救的那個》[【已完結】荊韶虞再次見到齊馥語時他發現自己學生時代搭救的那個] - 第6章

後,兩個人的接觸越來越頻繁。
大部分時候,荊韶虞都是一個人,他懶得去處理社交關係,對於別人的示好也視若無睹,彷彿不把人放在眼裡,但他又反常地時不時帶着齊馥語,護着她,就像是帶着個隨身掛件。
他會教齊馥語防身術,雖然齊馥語學得亂七八糟,索性他就教她怎麼用自己隨身的東西還擊,比如怎麼用高跟鞋給男人最沉痛的打擊…… 齊馥語一直想不明白,帶着她,教她這些的時候,荊韶虞是怎樣的心態,或者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但不得不說,在他的庇護下,她才能順利又平靜地畢業。
他們兩個人在一起,談不上是互相取暖,但好歹都給對方貧瘠的人生帶來了一點色彩和溫度。
在那樣的相處里,齊馥語有次突發奇想問他:「虞哥,你說我要怎麼報答你的大恩大德呢?」
荊韶虞看了她一眼,笑了笑,眼神肆意又放縱,但沒說話。
見他這樣,反倒是她自己又忍不住貧嘴說:「大恩大德,小女子無以為報,不如以身相許?」
「好啊。」
荊韶虞答得從善如流,像是就等着她這話一樣。
本以為他會當自己瞎胡鬧,不理自己,不曾想他答應得那麼痛快,甚至還說:「給你多做做心理準備,畢業後,再讓你兌現。」
結果,等畢業後,她跑了,跑得乾乾淨淨,也許是兩個人相處太過隨意,荊韶虞甚至都不知道她家住哪裡,等輾轉打聽到的時候,據說她已經隨父母工作外調了。
齊馥語不知道,得知她離開後,荊韶虞好一段時間裏就像是喪屍一樣,誰靠近,都要擔心會讓他咬上一口,之後荊韶虞再也沒打聽過齊馥語的消息,那個人就像不曾出現在他的生活里。
5 很多人畢業或者說分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甚至一生都沒有再產生交集,就像過去的那麼多年,齊馥語一直沒有機會和荊韶虞再有交集,直到她再次主動靠近這個人。
電玩廳里的燈光光怪陸離,荊韶虞在投籃機那裡一下又一下地把籃球砸進框里,旁邊還有一小籃的硬幣,不斷重複着投幣砸籃球的動作。
這是他們少年時期最痴迷的周末活動。
隔着玻璃窗看了很久,齊馥語最終下定了決心,也管不住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