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結】荊韶虞再次見到齊馥語時他發現自己學生時代搭救的那個》[【已完結】荊韶虞再次見到齊馥語時他發現自己學生時代搭救的那個] - 第4章

樣了。
「別想太多了,只是剛好有兩張票,打發時間而已。」
像是看清了她的遲疑,荊韶虞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就率先往前走了兩步,自從那天她客套了一句之後,他就三不五時地約她,因為覺得心虛,她拒絕了幾次,直到這一次,在她又一次拒絕之後,他冷喪着聲音說:「也是,你看不上我這種人,連帶着和我看個畫展都覺得難受吧!」
她終於無法拒絕。
齊馥語不知道,上學那會兒,她在畫展的幾次「遇見」荊韶虞,不是偶然,也不是共同愛好使然,不過是荊韶虞一廂情願地「偶遇」,他那會兒最盼的,就是有一天能光明正大地陪她出入這些地方。
愣神了好一會兒,齊馥語才發現自己無意識地跟在荊韶虞後面漫步目的地走了好一會兒,這會兒甚至有人走過來和荊韶虞打招呼,她都不曾發現。
「既然荊先生是佳人有約,今天就不打擾了。」
齊馥語後知後覺才發現兩人的話題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了自己身上。
「您說笑了,人家看不上我,朋友罷了。」
似笑非笑地看了齊馥語一眼,荊韶虞這話分明是自嘲,又透着一股淡淡的綠茶味。
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了!
「虞哥,你一直沒找女朋友嗎?」
好些年不叫這個稱呼了,齊馥語有些陌生,但是想要答案的心情戰勝了所有的彆扭。
荊韶虞沒回答她,就像是沒聽到她的問題一樣,齊馥語也不敢再問,又接着走過了好幾幅畫,就在她以為他不想回答的時候,他突然又說話了。
「捧在手心上護了幾年的,都避我如蛇蠍,」荊韶虞看着她,慢慢逼近,距離近得呼吸幾近纏繞在一起:「愛情嘛,有時候想想吧,也就那麼回事。」
齊馥語如遭雷擊,心裏鈍鈍地泛起絲絲縷縷的疼痛。
畢業後的那幾年,她一直覺得自己已經把荊韶虞忘記了,直到公司說需要一個人員派駐的時候,她腦子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荊韶虞在這座城市」,而後義無反顧地向公司提交了調任申請,她甚至無暇思考,做下的決定到底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也不知道回來到底要做什麼,但工作就是想要回來的最好理由,所以她還是回來了。
回來後的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