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結】荊韶虞再次見到齊馥語時他發現自己學生時代搭救的那個》[【已完結】荊韶虞再次見到齊馥語時他發現自己學生時代搭救的那個] - 第3章

虞的火撩起來了,立馬就反唇相譏:「你說我誰?」
氣急了,荊韶虞又從盒子里抽了一支煙,剛放嘴裏,齊馥語條件反射般地抬手就將那支煙從他的嘴裏抽了出來。
荊韶虞楞了一下,隨即勾了個又冷又痞的笑:「你又是我誰,管這麼寬呢。」
齊馥語覺得,如果今天要一直在這裡討論這個「誰是誰的誰」的話題,沒完沒了的,恐怕一天就要浪費在這裡了,想想都覺得窒息。
「換個話題,你為什麼在這裡?」
「找只貓,不聽話,總愛亂跑。」
荊韶虞睨了她一眼,聲音都淡了些:「等逮到了,我就把她關家裡。」
無來由地後背一僵,齊馥語不敢再說話,可好一會兒又忍不住想去撩撥一下。
「那你不找了嗎?」
荊韶虞笑:「不找了,等她自己回家吧。」
對着荊韶虞,她怎麼說來都是心虛,哪怕她給自己找了許多理由,但他們的關係走到現在的局面,根結的問題其實還是在她的身上。
她能自欺欺人的是,以為離開了之後,從此可以山高海闊,就能忘掉學校里的種種,而打醒她的是,出社會後,再也不曾有人像荊韶虞一樣護着她的事實,以至於一聽到可以工作可以調回來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就打了報告。
至於回來後,要怎麼面對荊韶虞,怎麼處理兩個人的關係,這些她暫時還理不清,僅憑着心底的**,她一回來就去他公司找人,雖然被拒之門外了,但也覺得是她理所應得…… 荊韶虞問她,是她的誰?
如果當初她沒有跑掉,或許現在她就可以理所當然地以「女朋友」的名義管着他,但事實上,這個世界上,最廉價的,最沒用的,就是「如果」這兩個字。
當初的她,還不夠成熟,但她想,就算是到了現在,她想陪伴在他身邊的勇氣和信心恐怕也不是那麼足夠。
醞釀了很久,齊馥語最終還是慫了,只憋出了一句:「荊韶虞,我現在工作調回來了,有時間一起聚聚。」
「好啊!」
很客套的一句話,常人一聽就懂,但面對她,荊韶虞顯然沒有懂她的客套,或者說,他懂了,也假裝不懂…… 3 齊馥語看着牆壁上滿掛的畫作,一度自我懷疑,不知道事情怎麼就變成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