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界筆錄》[異世界筆錄] - 第7章 意想不到的收穫

一個晚上很快便過去了,黎明的太陽逐漸升起,一道曙光劃破黑夜照亮了這死寂的京城。

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沒能熬過這夜晚,因為饑荒,城內老百姓已經快三天沒吃過食物了。

城裡孩子的食物還是靠着家裡人冒着生命危險,出城去那荒漠無邊的乾涸地里,尋找那少的可憐的野菜。

軍里的士兵大多數都是忍着飢餓,強撐的活着,但是有不少士兵因為無法忍受這挨餓的日子,偷偷跑出城投敵去了。

夜黑風高的晚上,一陣冷風颳走了許多人的性命,安排終結了他們的命運。

一個黑暗的角落裡,一雙潔白如玉的雙手早已沾滿塵土,她用那破舊的上衣擦拭着手裡的手槍,反覆確認是否損壞,退出彈夾數了數她那所剩無幾的子彈,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她裝好彈夾,打開保險,抬頭仰望那初升的太陽,不知道她此時此刻在想什麼,隨後便起身而去。

第二天早上,軍內又有幾個因為無法忍受飢餓,而叛逃離城了。其中就有那個被趙將軍安排打大板的軍臣。

趙將軍望着那幾個空蕩蕩的床鋪,臉色非常難看。

雲龍連忙上前安慰道:「趙將軍,不必在意,想開一點。」

趙將軍什麼都沒說,滿臉苦悶的回到房間,關上門便沒了動靜。

雲龍此時此刻很想上去勸勸趙將軍,但最後還是算了,心裏想着:「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但願如此吧。」

清晨的街道上早已沒有往日的繁華,到處都是因為地震而損壞的房屋,沒有一處是乾淨整潔的。

雲龍一個人走在街道上,看着眼前的慘樣還是不由自主的感慨戰爭無情,受苦的還是老百姓。

雲龍走到一棵枯萎的老槐樹下,從口袋裡掏出從穿越過來帶來的巧克力,雲龍為了省吃儉用,就掰下來一塊含在嘴裏,濃濃的牛奶巧克力味慢慢的把雲龍拉回現實,使其重新振作起來。

「我又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能做的就只能儘力拯救這座城池。」雲龍心中暗想,慢慢的心情也不再鬱悶。

突然旁邊出現一個人,站在雲龍背後,嚇的雲龍下意識抽出劍來對準背後的人。

只見站在雲龍背後的人是一個小男孩,看起來也就六,七歲大。小男孩滿臉灰塵,右腳的鞋早已不見蹤影,加上他那破舊的外衣顯得格外凄慘。

雲龍鬆了口氣,還以為是有刺客要準備暗殺他,但是雲龍不怎麼擔心那個神秘槍手暗殺他,反而還期待與這個神秘人見面。

因為雲龍有預感,這個神秘人如果要殺他早就在他進城的第一天就把他殺了,而不是留到現在。

並且他也感覺對方應該和自己情況一樣,莫名其妙被傳送到這個地方。

雲龍收起劍,看向小男孩問道:「小孩,你怎麼了?要我幫什麼忙嗎?」雲龍禮貌性的詢問了一下。

小男孩沒有回復,但眼睛一直盯着雲龍手上的巧克力,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雲龍心領神會,把手裡的巧克力遞給小男孩。

小男孩先是不敢接,但在雲龍的溫柔外表下,還是忍不住飢餓接過來立馬吃了起來。

雲龍摸了摸小男孩的那亂糟糟的頭髮,心裏感慨:「戰爭給孩子帶來的災難是最慘痛的。」

昨天雲龍在尋找關鍵人物的時候就知道城中有許多孤兒,面前這個算是最慘的一個。

小男孩已經是個孤兒,因為戰爭小男孩的父母在阻擋亂軍的時候都被殺害了,從此無依無靠,一個人靠撿別人剩下的飯菜來活着。

雲龍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心中莫名的酸痛,好像是回憶起來什麼,但是很模糊不清,隱隱約約記得自己也經歷過一次。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我好像就是他?」雲龍心裏想着。

小男孩吃了一半就沒有繼續再吃下去了,而是留着放進了自己的衣兜里。

雲龍詫異的問道:「怎麼了嗎?不把巧克力吃完嗎?」

小男孩搖了搖頭,但是也沒有繼續解釋。

雲龍想着可能留着以後慢慢吃吧,或者分給別人吃,算了那都是他的決定。

突然遠處傳來吵鬧聲,幾個士兵為了爭搶食物,竟然對城內老百姓下手。

雲龍交代了幾句,叫小男孩別到處亂跑,多注意安全,便趕去制止這幾個士兵。

小男孩望下遠去雲龍,默默的離開了現場。

時間一晃而過,已經是該吃午飯的時候了。雲龍早已飢腸轆轆,端着碗跑去食堂排隊打飯。

過了一會輪到雲龍的時候,竟然沒飯了?!

雲龍現在是又氣又怒,怒罵道:「我記得軍中糧草還足夠維持幾天,為何今天就吃完了?」

被雲龍呵斥的士兵顫顫巍巍的回復道:「大人,我也不知道啊,儲備軍糧的地方時不時的就好像少了一點,今天我們也是無奈,只能按量做飯,不然撐不到援兵到的時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