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神一怒》[醫神一怒] - 第1章 神醫歸來!

遠東一個國家的黃金宮殿,戒備森嚴!
這是屬於國王住的地方!
上萬全副武裝的僱傭兵,正巡視宮殿內外,可以說外來的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這裡拒絕一切外來可能存在的危機!
拒絕一切!
然而此刻偏偏宮殿中的停機坪上,數架奢華的私人飛機之中,居然停着一輛來自於炎夏的飛機!
飛機上「炎夏」那兩個字,是多麼耀眼!
這要是以前,別說是飛機了,就是一輛外來的單車進來都不可能,更別說有資格進國王的停機坪了,然而,這架飛機輕而易舉的做到了!
也可以說是,這輛飛機的主人做到了!
當這裡的僱傭兵,目光掃視到這架飛機的時候,他們神色變得崇敬了!
這是炎夏神醫韓林的飛機!
特別是他們的首領馬漢,他的目光感激,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這裡曾經中彈,當時已經停止呼吸,宣告死亡,然而韓林僅僅施了三針,就將他救了回來!
他這條命,是韓林救的,也從此成為了韓林的朋友!
這次他老闆,也是這個國家的國王病重,是他打電話求韓林才過來的,可以說,這架來自炎夏的飛機,是他求了好幾次,才勉強飛進來的…… 然而,突然,飛機上,衝下來一個女人,是韓林的助手黑玫瑰!
「黑玫瑰,你先別進去,韓神醫正在裏面給國王治病……」馬漢猶豫了一下,抬手阻攔!
「滾開!
炎夏那邊打過來的電話,你敢攔我?
?」
黑玫瑰神色冰冷,一把沖了進去!
馬漢無奈,他,的確不敢!
他是不怕死的僱傭兵,誰都不怕,可是唯獨怕韓林,因為韓林能夠輕而易舉的救他,也能……輕而易舉的殺他!
黑玫瑰衝進宮殿之中,馬漢也隨之進來!
此刻,國王躺在寬大的床上,一臉病怏怏!
一名二十齣頭,高大挺拔的青年,正手穩穩的持着一根銀針,緩緩的**了國王心臟的一個穴道之中!
正是神醫韓林!

「哼……」國王痛哼!
韓林手中的銀針稍停,撇頭,目光淡然的看着黑玫瑰,「我不是說了,我治病的時候,不要進來打擾我的嗎?」
「不是的老闆,是炎夏那邊有人打電話過來了……」黑玫瑰着急。
「哦……是有人預約治病?
你知道我的規矩,讓他先存一千萬美金在我賬戶!
我收到錢之後,再決定治不治!」
說完,韓林繼續施針!
「老闆,是蘇悅容的電話……」黑玫瑰開口。
韓林驟然一停,平靜的雙目射出精光,聲音波動,但是手中的銀針只是稍微的停了停,「她……說了什麼?」
「她說……她說,您女兒今天因病去世了,讓你如果有空,回來見見您女兒最後一面。」
黑玫瑰說道。
叮!
銀針落地,韓林身體猛然一震,剛才的淡定瞬間蕩然無存,「黑,黑玫瑰,你說什麼?
?」
馬漢吃驚,韓林居然失態了?
「蘇悅容說,您女兒去世了……」黑玫瑰也難受,她已經跟了韓林五年了,然而她從來不知道韓林結婚了,而且居然還有一個女兒…… 「回炎夏,馬上回炎夏!
!」
韓林雙目通紅,顧不得自己的銀針與藥箱,瞬間衝出了宮殿!
「韓,韓神醫……您不能這樣啊,這國王要是醒過來,他會大發雷霆的!」
馬漢大驚,這國王還在施針之中啊,這怎麼能夠半路停止?
「現在誰敢阻止我回炎夏!
我會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大發雷霆!
!」
冰冷的聲音驟然從外面傳來!
黑玫瑰急忙追出去。
馬漢望着昏迷的國王,他猶豫幾秒,最終搖頭苦笑,他不敢…… 屬於炎夏的飛機起飛,彷彿火箭,往炎夏而去!
「啊,蘇悅容,你居然瞞着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