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貪歡:夢未醒》[一晌貪歡:夢未醒] - 第1章 白紙紛飛

「走水了!走水了!大小姐屋內走水了!」

當是時,夏府里腳步聲,吵鬧聲,尖叫聲,木桶撞擊聲,潑水聲,一時齊發。

映月院內一片火光,把黑夜照得透亮。

細細聆聽,火木相觸的滋滋聲中還夾着一陣陣呼救聲。

「咔嚓」

又一根橫木燒斷了。

清脆的斷裂聲,在這驕陽似火的七月天里,使人腳底生了寒。

火勢還在不斷蔓延,從主院一直蔓延至庭外的荷花池,月牙狀的水池裡往日嬌艷的荷花全被燒得焦黑,四周煙霧瀰漫,濃煙嗆鼻。

當年這荷花池乃是有「聚四方名匠之力,攏夏府千金之財」的稱號。

而如今全部付之一炬,這慘象着實讓在場的各位唏噓不已。

再轉眼看向室內。

映月院的主人,也就是夏府的大小姐夏徽音,此時正被困於屋內。

為了避免引火燒身,那纖細的身影不斷來回踱着步,小心翼翼的牽動着身子。

可情況卻不容樂觀,本就有限的空間,現在卻伴隨着收縮的趨勢。

困在火海里的夏徽音只得一邊呼救一邊慌亂的避開掉落下來的木樑,她緊張的墊着腳尖低頭尋找落腳之地,盡全力拖延住時間。

來自本能的求生欲告訴她自己還會有希望。

屋外的僕人們,焦急地傳遞着木桶。

一桶桶水澆下去,卻還是抵擋不住這熊熊燃燒的烈火。

這簡直是杯水車薪。

火勢越來越大,四周的火好似液體般,沿着地向空處流去,夏徽音兩手緊緊地抓着裙擺不斷的退讓。

漸漸地,眼淚模糊了雙眼,只能看見白茫茫的一片,恐懼和絕望早已在心底蔓延開來。

這個時候她想起了爹娘,她想再聽一聲爹爹拉長聲音對着她說「每日三省吾身」,她想再看一眼坐在爹爹身邊含笑點頭的娘親,她想……她可能要錯過明早給爹娘問安了。

「噠,噠噠」

幾聲異動使回憶片段戛然而止。

夏徽音急忙抬袖擦了擦淚珠,屏住呼吸,聆聽着這聲音的來源。

是腳步聲!

夏徽音驚喜的抬頭望去,只見來人一襲濕滴滴的玄衣,捂鼻而來。

玄衣緊貼肌膚,胸腹部的肌肉若隱若現。

除去一襲玄衣,其餘便無過多裝飾,穿着雖然簡單,卻未見其束髮,可見慌亂如斯。

可此人面露平靜之色,完全不像身處火海之人。

四目相觸,這突如其來的對視,讓雙方都略顯尷尬。

兩聲連續的滴答聲,打破了這相對無言的氣氛。

原來是對方右臂上還搭着一件濕袍,不住往下滴着水。

那人看了一眼夏徽音,抬手便把濕袍為她披上。

夏徽音肩上一沉,隨即感受到水浸入皮膚的絲絲涼意。

低頭愣愣地看着幫她系袍帶的那雙手,夏徽音咧嘴苦笑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