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一品農妃:撿個傲嬌皇子談戀愛] - 第4章 翠花不是親妹妹(2)

安拿她當寶,當年那是跟吳家爹娘拗着勁把人娶回家的;娶回來之後,也是捧在手掌心兒里,誰跟她說話聲兒大點,吳二安都要發火。

原來有吳老爹和吳大娘壓着,倒還湊合;可自打爹娘過世了,吳二安對吳二嫂那就是言聽計從,不論是非了。

吳翠萍估摸着,原主後來被傳出去的壞名聲,保不準就是出自這吳二嫂的手筆。

眼下,吳二嫂拿眼淚挑起了話頭,用家裡的窘迫把她擠兌到了牆旮旯里,和吳二安一個紅臉一個白臉的搭着檯子唱戲。

大哥憨厚嘴笨,幫不上她什麼;大嫂沒有壞心,卻目光短淺,沒有見識,也想不到吳二嫂他們的惡毒算計,就只知道傻傻的跟着應和。

二哥這夫妻倆看着是鐵了心想把自己賣去個什麼虎窩狼穴來換錢了。她若是再藏着裝着軟着,搞不好真就稀里糊塗地被他們夫妻倆算計了去。

雖說離開這個家也沒什麼捨不得的。

吳翠萍又不是原主,對這個家也沒什麼眷戀;可依着原主的記憶,這個歷史上沒有的大虞朝也是個男尊女卑的地方。

在這樣的世界裏,一無所有,偏偏容貌算得上是出色的她,能被賣去哪裡才能換得四十兩以上的銀子來解決問題,不言自明。

吳翠萍自覺自己從來不是聖母,才不要犧牲自己來成全這家人的私心呢。

但眼下解決不了黃家的四十兩,吳二安他們會不會狗急跳牆?

眼尾掃到吳二安在燈火下陰晴不定的臉,吳翠萍無意識地扭起了手指。

只是她還沒想到該怎麼辦,吳大壯已經受不了屋子裡怪異的氛圍,一拳捶在了床沿上:

「二安,大妮,你們,你們不能這麼對待翠花,會給家裡惹來禍事的!不信,你們就都在這等着,我去拿樣東西給你們看,你們就懂了。」

說罷,吳大壯頭也不回地向正屋走去。

一屋子人都狐疑地看着他的背影和夕陽最後一絲光線一起消失在正屋門口。

因為老人過世未滿一年,按照當地風俗,正屋已經許久沒人居住。

吳大壯一頭扎進正屋,也不知在裡頭鼓搗了什麼,堂屋幾個人還在發愣,他已經一手抓着一個小小的布包,一手端着點燃的油燈走了回來。

油燈的火苗跳動着,映着吳大壯凝重的臉有些陰晴不定。

他徑直回到吳翠萍的床前,將油燈小心地在床沿放好,然後,就在幾個人疑問的眼神中打開了那個小布包。

布包最外層就是鄉下日常做外衫的粗麻布。

可打開來才發現,裏面裹着的是一塊月白色的錦帕,帕子上沾着陳舊的血印子,一角還綉着極美的茶花。

再打開錦帕,一塊鏤刻着朱雀的血紅玉玦出現在眾人眼前,在燈光下反射着柔和潤澤的光芒。

「俺滴個乖乖,大壯,這……這寶貝……是打哪來的?」雖然離得有些遠,可吳大嫂還是一眼看到了吳大壯手上那塊光澤瑩潤的玉玦,不禁上前幾步,有些結巴的問道。

「大哥,這就是爹娘臨終讓你一定藏好的東西?」吳二壯瞪大了雙眼,不錯眼地盯着那玉玦,嘴裏不滿地嘀咕着,「看來,爹娘還是更偏心你啊,臨了臨了,還偷偷給你留了這麼個好東西!」

吳二嫂也顧不得再抹淚,湊上前去,緊盯着那玉玦道:「這個……好像比爹娘去我家下聘的時候,給的那對玉耳墜還好……」

玉玦細膩通透,在油燈的照耀下反射着盈潤的紅光。

按吳二安話里的意思,這應該是吳老爹和吳大娘私底下留給吳大壯的東西。

可眼下,吳大壯卻把這東西拿了出來。這應該完全是他疼愛妹妹的心意,以及被逼無奈下的決定吧。

只是,這玩意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東西,更不要說那綉帕上還沾着血漬。

從初見玉玦的震撼中回過神來,吳翠萍疑惑地看向吳大壯:「大哥,這東西不是咱家的吧?」

吳大壯拉起她的手,慎而重之地將玉玦放在她的手中,嘆了口氣:

「你說得對,翠花,這不是咱家的東西。唉,眼下這時機實在是不對,可,……事到如今,我不說也不行了。

翠花啊,其實,你不是爹娘親生的孩子,這塊玉是你親娘留給你的憑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