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布衣》[一品布衣] - 一品布衣第1章  第1章(2)

讓這些犢子罵罵咧咧地離開。
「牧哥兒,你的銀子。」
待這些人走遠,司虎左看右看,才從懷裡摸出一把焐熱的碎銀。
「還有信兒。」
「哪來的?」
徐牧怔了怔,記憶中,哪怕是吃了大戶,也分不到這麼多的銀子。
「殺婆子給的,你的苦籍賣出去了。
我見了一回,是個北面的逃難女,湊了五兩銀子,殺婆子分走了三兩,牧哥兒分二兩。」
殺婆子,是這座邊關小城裡,最出名的二道皮條客,殺價殺得狠,才得了這個名頭。
至於苦籍,則複雜多了,可以理解為本地戶口,外來人若是想順利入城避難,則必須要有一個名分,苦籍便應運而生。
比方說那位逃難女嫁給徐牧,便有了婢妻的名分,即便被官差查到,也不會為難。
當然,這與愛情無關。
一個為了銀子,一個為了活下去。
將碎銀分了分,徐牧遞了一份給司虎。
「牧哥兒,這使不得。」
司虎頓時懵逼,在以前,徐牧哪裡會分他銀子,寄放在他身上的,時間一長,一兩都能變成三兩,拚命地薅羊毛。
「拿着。」
徐牧露出笑容,盡量然自己顯得親和一些,這種危險世道,有司虎這個大塊頭在身邊,安全感會暴增。
司虎有些矯情地收好銀子,放在貼身的褲襠小袋裡。
徐牧抽了抽嘴巴,忍住了勸說的打算。
「牧哥兒,還有信,那個逃難女給你的信兒。」
北面打仗,北狄人勢如破竹,攻破了大紀一關三郡,兵災所致,逃難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望州北城門外,可堵着數不清的可憐人。
將手抽出褲襠,司虎瓮聲瓮氣地繼續開口,「牧哥兒不知道,那逃難女可憐得很,聽說是帶的兩個丫鬟自願賣身,才換得五兩銀子。」
「還有丫鬟?」
徐牧搖着頭,想想也是,北狄人破關破城,可不管什麼小姐丫鬟,男的作奴,女的逼娼。
將那張破舊信紙打開,徐牧沉默地看了起來。
內容很簡單,攏共也就二十餘字。
徐郎。
救命之恩,奴家願做牛做馬,此生相報。
……哪來的救命之恩,只是命運多舛,綁在了一起。
「牧哥兒,殺婆子還說了,這逃難女啊,想問她借兩文銅板買桐籽油。」
「沒借?」
「沒借,殺婆子還打她了,罵她**。」
將信紙收好,徐牧有些不是滋味。
從大紀律法來說,那名素未謀面的逃難女,已經是他名義的妻子,合乎情理。
再者,他也不忍心學着其他棍夫一樣,褻玩幾天,然後賣到清館做妓。
如今的天時,剛好是春分,冷冬殘留的霜寒,還隱隱縈繞在這座邊關小城裡。
徐牧已經能預見,他那個久不回家的破院,屋頭無柴,罐里無油,名義上的那位婢妻,只能抱着一張兩年沒洗的破褥,縮在床角落裡瑟瑟發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