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女還鄉:將軍輕點撩》[醫女還鄉:將軍輕點撩] - 第4章

第4章一時間地上紅白相間,儘是血腥,火蘭芝再狠毒也不過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哪裡看過這樣的陣仗,嚇得臉色一陣的慘白,對上站在高台之上的火卿羽平靜的眸子,火蘭芝頓時一陣寒氣從身體中蔓延。
等到站定之後,卻是對自己剛剛的反應一陣的惱怒,似是沒有想到這火卿羽的一個眼神竟真的能嚇住自己,當即眼睛一轉,面上便是換了一副神情,梨花帶雨的看着山上的火卿羽。
滿是悲切同情的說道:姐姐,這麼多天真的苦了姐姐了,也不知道姐姐這身子…….不過莫怕,妹妹定會在父親的面前給姐姐美言幾句的,不會讓父親怪罪姐姐的,只是現在這貨物丟失可是讓父親愁白了頭髮,若是姐姐肯分憂,那麼相信父親也會是很欣慰的……」火蘭芝站在山腳下,單薄的身子在冷風中微微顫抖,因為剛剛的血腥有着幾分慘白的臉色,配上剛剛那一通看似姐妹情深的表演,確實有着幾分讓人憐惜的資本。
只是山上的火卿羽此時則是滿臉的黑線,心中無語萬分,暗嘆道:好一朵巨大的白蓮花,抬手捏住憑空出現的弓箭,對準山腳下還在聲情並茂表演的火蘭芝,唆」的一聲,一根箭矢隨着破空的響聲呼嘯而來,衝著火蘭芝的腦袋便是殺了過去。
火蘭芝瞳孔一縮,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她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死亡的來臨,身體竟是連躲避都做不到,心中一陣的絕望,難道說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裡,還不等火蘭芝反應,那根箭矢便是擦着她的頭皮,直挺挺的扎在了火蘭芝的髮髻上。
火蘭芝頓時冷汗恒生,直到許久才感受到自己髮髻上的箭矢,心中一陣的膽顫,若是這箭法在偏上幾分,那麼亂的可就不只是自己的這個髮髻了,這麼絕佳箭法定然不可能是火卿羽那個廢物做到的。
火蘭芝雙手用力一拔,不敢置信看着自己手中的箭矢,弄亂了自己的髮髻也不管不顧,眼中燃起濃濃的仇恨之火,咬牙切齒的對着身後的火家子弟們憤恨的說道:你們給我殺,給我把上面的那個賤人抓下來,我要讓她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火家子弟看着儼然已經成為了瘋婆娘的火蘭芝自覺的沒有多說些什麼,衝著那月半山便是殺了過去,這位二小姐可不是什麼善茬,若是被抓,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火家的人顧忌着火蘭芝的聲威,可是月半山的土匪們可會慣着她,看着已經披頭散髮,拿着劍就像上前面廝殺來的火蘭芝,月半山的土匪們都紛紛的嘲笑出聲。
聽了這笑聲的火蘭芝就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的向著那月半山的方向不斷地移動,而那些土匪們先前都紛紛淡定的看着不斷的攀爬而來的火家子弟們,沒有絲毫的擔憂,皆是以為自家寨主會有什麼應對之策,不時地還很身邊的人品評一下火家子弟們的攀爬姿勢的醜陋。
只是當那些火家子弟們都已經爬過了三分之二的山城之後,自家寨主還是沒有半點的動靜之後,那些土匪們這才感覺到事情有些大條了,該不會是這位祖宗沒有準備應敵之策吧。
這樣一想,還真沒準,依着這位祖宗懶的程度,沒準還真的沒有準備,心中有些不安的土匪們,開始互相的推諉起來,最終雷震天被眾人推到了那邊正躺在躺椅上微闔眼的人兒的面前。
雷震天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幾聲,正在醞釀自己怎麼說合適的時候,對面的女子便是不耐煩的睜開了眼睛,不悅的說道:有屁快放,老咳嗽什麼,不知道打擾人家誰家要遭雷劈的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