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兩隔後才說愛》[陰陽兩隔後才說愛] - 陰陽兩隔後才說愛第5章  

徐若安在陽台獃獃的站了有半個小時,夾在手指的煙都忘了抽。
直到自己被煙燙到後才回過神來,他帶着在陽台被吹得一身冷氣回到客廳後,臉色從原先的面無表情變成現在冷若冰霜。
徐若安盯着手機屏幕上的時鐘,看着距離十二點還有最後一分鐘,用力地將它扔在沙發上,煩躁的扯開自己的衣領。
徐若安大步流星地走到冰箱前,從冰箱里拿了一袋我上次包了沒吃完,特意冰凍着的胡蘿蔔餡的包子。
只見徐若安陰沉着臉的先將包子放進微波爐中解凍,在蒸鍋里接點水燒開後,放在蒸鍋里蒸熟。
又將它們一個個叨進盤子里,端到餐桌上認真地吃着。
黎思萱認為生日一直是一個很重要的節日,所以無論是我的生日還是徐若安的生日我都會認真的對待,時間久了徐若安也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灰白的煙霧漫上眉骨,顯得更加清冷,也更遙遠。
看着他安靜吃包子的模樣,黎思萱腦子裡忽然出現了一個想法。
徐若安,他是不是要比我以為的更在乎我一些?
黎思萱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既感到驚訝又覺得有些理所當然。
其實,嚴格意義上,今天不算是徐若安的生日。
徐若安真正的生日要比現在這個生日提前五天。
五年前,徐若安的外婆在他生日的當天去世了,特別巧的是孫雲韶也離開了他,徐若安就覺得是不是自己的生日被詛咒了,所有對他重要的人和事都會在他生日的這天離他而去,從那以後他對生日這件事一直保持着避而遠之的態度。
黎思萱知道後就提議把他的生日改到五天後,從第二年的這天起也是黎思萱張羅着給他過個熱鬧的生日,為了讓他忘記不開心的事情。
當時的黎思萱其實沒有想太多,就是因為自己從小就是個孤兒,在福利院生活的時候,只有生日那天是她最快樂的日子。
那時的黎思萱也想讓徐若安變得快樂。
黎思萱還清晰地記得每次幫徐若安過生日的場景。
第一次幫徐若安過生日時,自己背地裡花了好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