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斗寶》[陰陽斗寶] - 第3章 訪盜賊 元起遇仙女

無緣無故被叫做流氓,劉秋鴻很是生氣,在趙元起腦袋上打了兩巴掌,咬牙罵道:「叫誰流氓?叫誰流氓?一睡醒就欠揍!」

意識到自己有點小題大做了,畢竟不是**,況且還有被子遮蓋着,趙元起摸摸後腦勺,也不生氣,呲牙一笑,自己也不覺得尷尬和難堪。

解真有點鄙視地說:「趙元起,你這賤脾氣,被揍了還樂呵呵的,在我妹子手裡,這輩子你都別想翻身。」

趙元起聽完解真的話,眨了眨眼睛,突然一下子跳了起來,鞋都沒穿就衝進了衛生間。

劉秋鴻和解真都被嚇了一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急忙跟了過去。倆人堵在衛生間門口,探着頭,卻看見趙元起正不停地照鏡子。

解真沒好氣地說道:「趙元起你真自戀!」

劉秋鴻「切~」了一聲,翻了個白眼,雙手抱胸,斜靠在門上,歪着頭,看着趙元起,一臉的瞧不起。

趙元起前後都照了照,很是疑惑地問道:「夢裡我被揍得那麼慘,身上怎麼沒一點淤青啊什麼的?渾身不疼也不難受。這是咋回事?」

劉秋鴻還是那個不屑地樣子,說道:「夢裡的身體又不是你現在的肉身,當然不會有什麼淤青。」

解真恍然大悟,笑着說道:「你只是做了一晚上的夢,又不是夢遊。」又看了看時間,「不說了,我們也要回去休息了。晚上再見吧。」

劉秋鴻又囑咐道:「別忘了總結夢裡的訓練成果……希望你都還有印象,不然又得重來一遍。」

趙元起答應一聲,又照着鏡子仔細地檢查了一下自己,隨口問道:「晚上你們幾點……過來?人呢?」

一回頭,發現劉秋鴻和解真已經消失不見,沒聽見腳步聲,也沒聽見開門聲。

趙元起在屋裡轉了幾圈,也沒看見人,始終沒搞明白那倆人是怎麼走的。

白天該幹嘛幹嘛,到了晚上,一想到要去穿越了,要去冒險了,趙元起開始興奮起來,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着,腦子裡胡思亂想,一點都不瞌睡。

趙元起翻了個身,手裡把玩着斗寶,突然聽到身後有動靜,趕忙回頭,就看見窗戶邊站了兩個人,嚇得大叫一聲,瞪大了眼睛,等看清那倆人是劉秋鴻和解真,這才鬆了一口氣。

起身去轉了轉門把手,又打開窗戶看看外面,趙元起不解地問道:「你們是怎麼進來的?門鎖着,窗外也沒梯子。」

劉秋鴻神秘一笑,說道:「你猜。」

解真沒直接回答,反而說道:「時間有限,咱們先出發吧。有空了再跟你說。」

還沒等趙元起問怎麼出發,劉秋鴻就問道:「給你的斗寶呢?」

趙元起把手裡的斗寶亮了出來,往劉秋鴻面前一遞。

劉秋鴻沒接,又問道:「你再看看是不是?」

趙元起疑惑地低頭看了看,這都是你們給的,還能有假?

趙元起剛想抬頭,後腦勺上就挨了劉秋鴻一記手刀,一聲沒吭,栽倒在了床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正迷糊中,趙元起突然聽到有人在喊:「什麼人?快來人!小偷又來了!抓住他們!」

趙元起急忙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站在一所院子里,劉秋鴻和解真一左一右,站在自己身邊。

一群人拿着棍棒和繩索已經圍了過來。

趙元起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問劉秋鴻:「這是要幹嗎?要打架嗎?我沒打過群架啊!」

劉秋鴻翻了個白眼,說道:「瞧你那點出息!四五個人都把你嚇成這樣!」

趙元起看了看那群人手中的棍棒和繩索,不自覺地咽了一口吐沫,沒說話。

那群人看着眼前站着的三個人,不逃跑也不動手,說話還莫名其妙,於是發一聲喊,一擁而上,拳腳棍棒一起招呼了過來。

趙元起大喊一聲,扭頭就跑,立即就有兩個人追了過去。

劉秋鴻和解真被那聲喊嚇了一激靈,差點被棍棒打到身上,非常惱火,這個趙元起,沒事瞎喊什麼啊你,回頭再找你算賬。

趙元起回頭一看,追在前面那個人已經舉起棍子砸了過來,一個閃身,一腳正蹬在那人腳面上。那人失去平衡,摔了個狗啃屎,捂住嘴巴嗚嗚直喊。

「咦!」趙元起一點也沒想到還能打趴下一個,正高興的時候,卻被後面追的那個人一棍子砸在了肩膀上。

「哎喲!」一聲慘叫,趙元起很生氣,看也沒看,隨即轉身一個側踢,正踹在來人的肚子上,一腳蹬出去老遠。

三兩下就打趴下兩個人,趙元起有些發愣,第一次和解真交手時用的那三招,被自己這麼順利地用了出來,實戰效果還不錯。

趙元起忽然覺得自己行了,充滿了信心,第一次實戰,效果出奇地好,儘管手心裏全是汗,心臟也亂跳個不停,好歹也算是有了個不錯的開始。

稍微平穩了一下心神,趙元起回身還想幫助劉秋鴻和解真,覺得自己一個人跑路實在有點丟臉。

劉秋鴻和解真哪裡需要他的幫忙,對付那幾個人都是小菜一碟,甚至不用動手,那幾個人都碰不到他們。

院子里亂糟糟一團。

突然有人大喊:「停手!別打!」

劉秋鴻和解真以為又是趙元起,眉頭微皺,順着聲音來源看去,才發現不是。房檐下的台階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麵皮暗沉,八字眉,大三角眼。

這個人幾步走到解真面前,先上下打量了一下趙元起,又拱拱手問道:「解真兄弟,這位就是你找回來的能人吧?」

解真點點頭,沒說話。

那人又說道:「兄弟別生氣,這些人沒見過你們,這才動的手,別介意哈!」

劉秋鴻問那個人:「沮誦,又有小偷來偷東西了?」

沮誦點點頭,說道:「我們聽到院子里有動靜,還以為小偷來了,誰知道是你們。這麼一鬧,還不知道能不能再抓到小偷。」

劉秋鴻又問道:「侯岡頡是不是在屋裡看護着骨板?」沮誦又點點頭,說道:「沒錯。各位請跟我來吧。」說著,就把劉秋鴻他們帶進了屋裡。

趙元起聽了個稀里糊塗,也沒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只好也跟着沮誦進了屋。

屋裡陳設很簡單,一個大通間,角落裡放了一堆動物骨頭,還有不少龜甲,中間只放了一方木桌。整個房間不像是住人,倒很像是工作間,只是不知道具體做什麼。

桌邊坐了一個中年人,正伸着脖子往外看。這個人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四塊骨頭,像是什麼動物的肩胛骨,骨頭上面還刻畫著幾個圖紋,只是沒看清是什麼樣的圖紋。

趙元起用肩膀輕輕碰了碰劉秋鴻,問道:「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在防什麼小偷?」

劉秋鴻說道:「我先給你介紹一下。」指了指桌邊坐着的那個人,「這位是侯岡頡,軒轅大王的左史官。沮誦是右史官。」

說完,又將趙元起分別引見給了侯岡頡和沮誦,二人連忙行禮。

趙元起有樣學樣,和二人回了禮,這才仔細打量了一下侯岡頡,也是三十多歲的樣子,國字臉,濃眉大眼,眼袋很大,黑眼圈也不小,白面短須。

侯岡頡讓趙元起他們坐下,這才說道:「我和沮誦奉軒轅大王的命令,將流傳的文字進行搜集、整理,再加以創造,以便以後使用。就像是這樣的。」

說完,拿起一塊桌上的骨板,交給了趙元起。

趙元起接過來,仔細看了看,這才知道原來上面的圖紋都是文字,只是沒幾個是認識的。

侯岡頡接著說道:「我們將文字刻在骨板上,方便查詢使用,也方便將其傳給後人,誰知道頻繁被盜,刻好了幾塊就丟失幾塊。更奇怪的是,過幾天那些被盜的骨板又會被送回來,只是上面的文字卻被抹去了。今天又刻好了幾塊骨板。大家都做好了準備,想要捉住那個盜竊骨板的人。」

趙元起撇撇嘴說道:「你們能捉住人才怪!就剛才的陣勢,外面一有動靜就全跑出去了,屋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