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婚》[弈婚] - 第6章 第六章(2)

。「好,告訴她我再多批一個星期,讓她安心養病吧。」

褚唯願看着桌上逐漸變冷的茶葉,提起包包欲走。「那打擾您了,再見肖總。」

看着褚唯願纖細的背影,肖克忽然出聲攔住褚唯願的腳步。「禇小姐,你們褚家的人可真是如傳聞中的一樣,不愧是這四九城裡的貴族。」

褚唯願微微一頓,她從進門起就沒透露過自己的姓名,如今肖克竟然能這樣提點她,無非就是想向自己證明他已經充分了解了舒以安,或者說他們褚家。當下褚唯願走到門口時悠然轉身,漂亮嬌小的臉上帶着不可侵犯的傲慢和矜貴,她看着肖克一字一句的說,「那您也應該知道,我們褚家的兒媳給您做員工,已然是降低了身價,您可再萬不能有些什麼非 分之想。」

「您的茶葉不錯,再見了。」

肖克心中一口鬱結之氣差點沒讓褚唯願氣的半死,他肖總踏入商場這麼久,如此不留情面的看透自己戳破心事的,他褚家還真是第一個。

————————————————————————-————————————

褚穆匆匆趕回了家洗澡換衣服,司機到他家樓下的時候他剛好穿戴完畢。看着整整一抽屜的袖扣,他垂眸想了想還是拿了那對黑曜石的。那是舒以安送給他的第一份禮物。

秘書拿着手機一項一項的翻看着行程,看到褚穆上了車,轉過頭遞去一本文件。「今天下午是您在京參加的最後一個組織會議,在洲際會議中心,大概兩個小時左右。」

褚穆接過那本文件粗粗的掃了兩眼,「晚上推掉一切活動,我有事。」

秘書恭敬的點點頭,「好的,順便提醒一下,您是後天晚八點飛德國的飛機。」

褚穆翻文件的手指一頓,皺眉道。「這麼快?」

可能他從沒發現,相比其他幾次回京,這次算是他待的時間較長的一次了。可是他怎麼仍然覺得時間短了些呢?是自己還沒有和她生活習慣嗎?怎麼一想到自己即將離開,想到病床上那個對自己眉目含嗔的女人他一瞬間竟然有點微微的捨不得……

車裡的其他人大概是察覺到褚穆的沉思和不悅,一時誰也沒敢說話。好在褚穆褲袋裡嗡嗡震動的手機鈴聲一時緩解了車內的低氣壓。屏幕上紀珩東三個大字看的褚穆瞬間腦仁兒就疼了。

「喂?」

「不是怎麼著啊褚大司長,您這回來也有兩天了什麼時候打算接見小的們啊,這可是都排隊等着呢。」

褚穆揉了揉眉心,時差加上一夜未睡讓他看上去有些疲倦。「下次吧,後天我就回去了。」

「哎哎哎!」紀珩東扯着大嗓門子阻止褚穆掛掉自己的電話,趕忙出聲阻止。「正事兒正事兒!我聽說昨個半夜有個掛着黑牌兒的奧迪是一路違反交規直奔醫院啊,怎麼的以安妹妹太長時間沒見着你跟你家暴了?」

褚穆也看不下去文件了,乾脆一把合上衝著那頭耐着最後的性子解釋。「以安胃病,送她去醫院了。你有事兒沒事兒,我掛了。」

「有事兒,真的,今天我回家正好看見你二叔從你家出來。搞不好啊,是老太太又給他吹了耳邊風要把你弄回來。」

褚夫人想把褚穆從不遠萬里的德國弄回來的想法早就不是一天兩天了,褚洲同也早就見怪不怪。褚穆對於這個心裏還是十分有數的。只要自己不提出申請,別說隋晴了,就是親爹都沒用。當下就對紀珩東漫不經心的應了一句,「我知道了。」

車子一路平穩的行駛到洲際會議中心,中心外的台階上三三兩兩的站滿了接他的人。陶雲嘉穿着及膝的紅色套裙立在最外側,黑色的長髮被她鬆散的披在腦後,明艷的臉上帶着曾經不可一世的風發自信。遠遠看去,她就像是古希臘中屹立在海上的女神,高高在上卻又謙卑得體。

褚穆看着車窗外的人下意識的問,「她怎麼來了?」在場的女性本來就少,陶雲嘉又是個顯眼的,秘書幾乎馬上就領悟到褚穆口中的「她」是誰。

「有幾位那邊的大使也來了,陶小姐是特意來給您做翻譯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