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婚》[弈婚] - 第6章 第六章

肖克坐在寬大的轉椅上沉思了有半個小時了,思緒始終停留在上午褚唯願來找自己的那個畫面。桌面上,還端端正正的擱着他吩咐人去查來的資料。其實還哪裡需要費什麼大力氣去查呢,京城褚家,誰人不知不曉?

那個代代都出外交大神的家庭不知創造了新中國多少個新聞和神話,那個家庭裏面每一個人幾乎都能在網上查到他們輝煌的歲月。褚穆……呵!又豈止是自己能夠相較量的……還真是諷刺啊。

八點半,他剛剛進辦公室就有秘書來敲門通報,說是一位小姐找他。還沒等他同意,褚唯願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走了進來,那步伐叫一個顧盼生姿,窈窕優雅。肖克混跡商場這麼多年,只消打量褚唯願一眼就知道,這姑娘,來頭不小,來者不善。

褚唯願今天打扮的極其高冷,一襲黑色蕾絲裙子妥帖的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體,五格戴妃的包包被她鬆鬆的拎着,手上,脖子上戴的全是寶格麗當季新款,就連妝容都是無懈可擊的完美。姑娘端着一副禮貌的笑,直接表明意圖。「你好,肖總。我是舒以安的妹妹,來給她請假的。」

舒以安,又是舒以安。肖克心底里琢磨了一會兒坐在辦公桌後面也點頭致意,「你好,先坐吧。」看着褚唯願在一旁的沙發上坐定才對秘書低聲吩咐道,「去倒杯茶。」

「你是……舒以安的妹妹?」肖克皺眉看着面前一身奢華的女孩兒有些疑惑。他不記得她有這麼個妹妹啊。

褚唯願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慮。輕輕秘書遞過來的水道了謝。「準確的說,她是我的嫂子。」

「是這樣的,昨晚她突然胃穿孔被送到醫院手術,現在應該還沒醒過來。所以我來給她請……至少半個月的假吧。」

褚唯願始終遵照着自家哥哥發來的聖旨。今天早上她人還迷糊的在床上睡着,昨天在夜店瘋玩兒了半宿聽見電話鈴響了半天才懶懶的接起來。褚穆也是太了解她,沒有多餘的廢話幾句就交代了主旨。褚唯願撩着眼皮惺忪的問,「半個月啊?一般一個星期就好了啊……不給怎麼辦?」

接着就聽見褚穆在電話那頭冷笑一聲,「不給最好,你直接給她辭職。」

所以褚唯願在等待肖克回話的時候,心裏巴不得想的是你快拒絕我啊快點拒絕我啊!這樣老娘就能囂張的拍桌子談辭職了哇。結果肖克的反應卻出乎了她的意料。

「怎麼會胃穿孔呢?現在怎麼樣了?嚴重嗎?」肖克緊縮眉頭仔細的搜尋起來,她昨天一整天幾乎都在陪着公司跟進合同的事兒,難道是晚上宴會用的不對勁了?

褚唯願漂亮的眼睛微微挑起,一連三個問句讓她隱隱約約的心裏不太舒服。「手術很成功,您放心,現在您要做的就是批准這個假期。別的不用您擔心。」

褚唯願好歹也是混時尚圈的,早就聽聞城中的幾個鑽石王老五之一就有肖克這麼個人,今天一見反倒在心裏撇了撇嘴,黃金單身漢什麼的……也就那麼回事兒吧。其實不是肖克不優秀,而是褚唯願打小兒接觸的男人實在太高端了。自家哥哥有多寵她就不說了,絕壁是比親爹都疼自己,大院里的江家老三,那就是褚唯願成長道路上的老師,除了教她各種歪門邪道還教她什麼叫做處變不驚淡定自若。十幾年這麼下來,是硬生生把自己鍛煉的跟只妖精似的。再說紀家的紀珩東,那就是褚唯願的錢包,只要褚唯願想買什麼或者想去哪兒了,一旦碰上褚穆心情不好或者觸他眉頭,姑娘一準兒的會去找紀珩東。紀珩東也是慣着她,要這個從來不說買那個,二話不說的就是掏錢。戰家長子戰騁,家裡一水兒的男孩兒。所以這個哥們對大院里的女孩兒向來是跟個護花使者似的,看見一個就往上沖。以至於年輕時的褚穆總是把褚唯願往自己懷裡拽一邊躲着戰騁的爪子,「能別看見妹妹就生撲嗎?」褚唯願仗着戰騁常常在外面為非作歹胡作非為,所以褚穆不好出面的事兒都有戰騁在後頭給她善後。

這麼一來二去的,就造成了褚唯願誰也不放在眼裡的情況。所以對着肖克,她也是不太客氣的。

肖克也聽出了褚唯願話中的意思,一時輕咳一聲來掩飾自己有些不穩的內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