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婚》[弈婚] - 第5章 第五章(2)

溫度高的嚇人,褚穆一時也摸不清她到底是什麼地方疼,只能從她的表情上來判斷她一定病的挺嚴重。當下沒有立刻猶豫的就把人抱了起來,來不及給她換衣服只能扯過自己的西裝給她裹上。胃裡像是被硬生生鑽了個洞一樣,舒以安虛弱的依靠在座位上,好像沒有了任何生氣。褚穆一隻手控着車一隻手攥着她的,生怕舒以安真的睡過去。

「以安,馬上到了,忍一下。」

如果此時舒以安是清醒的,她一定會為褚穆現在緊張的表情驚訝。

一路上不知道闖了多少個燈,壓了多少道實線。從家裡到醫院的路程至少需要四十分鐘,被褚穆硬生生飆出了二十分鐘的速度。

醫生僅僅粗粗檢查了一下就得出了結論。胃穿孔。病人長期飲食不規律加上體質弱導致的疾病。需要馬上手術。

褚穆聞言一顆懸着的心才稍稍落了地,拿過一旁的同意書匆匆簽了字。一旁的護士心懷雀躍的看着患者關係那一欄,失望之情溢於言表。原來是夫妻啊……果然是優秀的男人都有主了。

主刀醫生是認識褚穆的,一面命人準備手術一面安撫着他。「您放心,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褚穆立在手術室旁的走廊一側,看着亮起的紅燈開口囑咐道,「她對先鋒類藥物過敏。」

————————————————————————————

舒以安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褚穆單只手扶着額頭正在淺寐。身上穿的還是昨晚從家裡跑出來時的灰色的居家服。他從來都睡的很輕,聽見床邊窸窸窣窣的響聲迅速的睜開了眼睛。

看着漸漸清醒過來的女人,他忽然無奈的笑了起來。「舒以安,我不在家的日子你都吃什麼為生能把自己弄成胃穿孔。」

做的手術刀口創面很小,舒以安除了麻藥的勁頭還沒過精神並不錯。還有力氣和他頂嘴。眨了眨纖長濃密的睫毛語調平緩的回,「吃花花草草啊,有時候餓極了塑料木頭什麼的也是可以吃的。」

褚穆拿着水杯的手一頓,險些灑了出來。

「難怪胃腸不好,下回吃點軟的吧,沙發墊床單什麼的也可以試一試。」

說著就伸手把水遞到她的唇邊,好脾氣的示意她喝下去。「舒小姐,先從它開始吧。」

正當倆人氛圍剛從昨晚冰點緩和至融化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大力打開。褚唯願穿着dior的蕾絲小黑裙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看上去就跟那個秀場上剛走完台的模特似的。她看着病床上的舒以安一臉的痛心疾首,作勢欲抱。「我親愛的小嫂嫂,你怎麼就住院了呢?」

褚穆怕她毛手毛腳碰着舒以安的傷口一把扯住褚唯願的胳膊,把她拉離了病床範圍。「讓你辦的事兒辦好了嗎?」

褚唯願,褚家的小女兒,褚穆的妹妹。素有京城作公主之名。一個從小被大院兒里眾多哥哥姐姐寵大的小姑娘,因為只比舒以安小了倆月,所以一直叫舒以安為小嫂嫂。

褚唯願默默的翻了個白眼兒恭恭敬敬的點點頭,「辦好啦,我給小嫂子請了半個月的假呢。可是她們老闆聽說小嫂嫂住院了又多給了一個星期。」說到這兒褚唯願轉過頭對着舒以安比了個大拇指的手勢。「嫂子,老闆很贊哦。」

舒以安聽見褚唯願這話蹙眉看向褚穆,「你要願願去給我請假了?」

「我沒讓她給你辭職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了。」褚穆抬頭陰陰的瞥了舒以安一眼,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已經不燙了。「我下午還有外事活動,先回去換衣服,晚上過來。」

同時起身拿過一旁的外套威脅褚唯願,「看好她,再敢像照顧媽一樣中途跑了我就斷絕你一切經濟來源,想換新車你就等下輩子吧。」

褚夫人三年前切除膽結石本來作為陪房的褚唯願因為訂的一隻純種薩摩耶空運到了而撇下自己親媽去機場接狗狗的事迹就像是褚穆人生里一場噩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