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婚》[弈婚] - 第3章 第三章

夜晚的京城漂亮的如同盛世長安,舒以安坐在一旁的副駕駛上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把車駛入彎道,「你不去紀珩東那裡了嗎?」

褚穆一隻手擱在車窗上,神態自若,「江三兒那是要給我慶祝,楚晗的事兒弄的他心煩想找個由頭喝酒罷了,不去。」

江北辰和楚晗的互虐互殺的故事舒以安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懵懂的點點頭便靠在椅子上不再說話。

褚穆偏頭看了她一眼,斟酌着開口。「媽今天說的話,你也不用……太有壓力。」舒以安知道他是指隋晴說的孩子的事兒,心裏忍不住有些酸澀。但是還是強忍住安慰般的笑了笑,「我知道的。你放心。」

結婚一年,雖然褚穆從來不在造小人兒這種運動上克制自己,但是舒以安也明白,在兩人屈指可數的幾次里他幾乎都是到了最後關頭退出來,或者早在之前就用了措施。他從不放任自己或者要求她在事後吃藥,看起來好似把她保護的很好。可是只有舒以安自己知道,那是一個男人真正抗拒一個生命到來的表現,也是一個男人不願意接受自己妻子的表現。

看着舒以安沉默下來的側臉,褚穆握着方向盤的手緊了緊。車內狹小的車廂里忽然瀰漫著一種快要讓人窒息的尷尬。每一次,幾乎是每一次褚穆回來,兩人大抵都會經歷這樣一種循環。看起來以最親密的姿態表達彼此之間長久的想念,第二天卻還是恢復那種好像剛剛結婚般的模式,疏遠且知分寸。

一路無言,回了家兩人幾乎都處於各忙各的狀態。褚穆上樓接了一個電話就在書房裡沒再出來過。舒以安洗了澡換好衣服正打算休息,突然放在床頭的手機響了起來。剛接起來電話那頭的蘇楹就噼里啪啦的說了起來。

「着火了着火了!大BOSS不知道抽的什麼風打算明天跟那個老外簽合同,你的翻譯本弄好了沒有啊?我這邊急等着出呢!!」

舒以安捂着臉在床上哀嚎一聲,「這麼快啊??他不是說要幾天之後嗎!」

「誰知道呢……」電話那頭的蘇楹也是悲戚之態,「肖老闆的脾氣陰晴不定動錯了哪根筋,你可抓緊着點啊,弄好了給我。」

舒以安惆悵的想起書房桌上那厚厚的一疊原文合同,拖拖沓沓的踩着拖鞋出了屋子。萬惡的資本主義害死人啊!!看着書房緊閉的門,她深吸一口氣還是敲了敲。

褚穆正立在窗前打電話,醇厚低沉的聲音舒緩的說著這種尾舌繞音的德語十分好聽。見到舒以安探進來的小腦袋,挑了挑眉。

「我拿東西……。」

褚穆順着她白嫩的指尖看過去,一份法文合同上壓着厚厚的一本詞典。很顯然是她還沒完成的工作,看着背對着自己的柔軟身影,褚穆忽然從身後鉗住她纖細柔韌的腰往自己懷裡帶去。舒以安拿着合同的手一抖,下意識的喊出聲,「喂!」

「噓。」褚穆微微低下頭示意她安靜,電話那頭的人很明顯頓了一下。舒以安就這麼被他按在身前不敢出聲,他的下頜輕輕抵在她的肩上,耳邊全是他的聲音,偶爾呼出熱氣噴在她的頸邊。讓她一時動彈不得。

大概有五分鐘褚穆才掛了電話。只是放在舒以安腰間的手並未離開,「幹什麼?工作嗎?」

舒以安眼觀鼻鼻觀心老老實實的答,「臨時通知的,今晚要加急翻譯出來。」

褚穆拿過那本合同閑散的翻了兩頁,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滿了舒以安雋秀的標註字跡。皺眉道,「怎麼這麼麻煩,掃描一下就行了。」

舒以安也想掃描一下就成了,團着一張小臉心面色凄然的接過來,愁苦之色顯而易見。「沒聽說過資本家吃人不吐骨頭嗎?」

褚穆長嘆了一口氣,溫潤的眉眼卻分明帶了些笑意。滿臉都是一副你求我啊的姿態。是了,外交學院修滿三門外語學位的褚副司長又怎麼會把這區區的幾頁紙放在眼裡。舒以安沉默着想了想,又想了想。還是倔強的偏過臉去。

「那行,我先去睡了。」褚大少爺倒是也沒客氣,轉着手機悠哉悠哉的離開了書房。

舒以安想到公司里肖克那副嚴肅涼薄的臉,懊惱的趴在桌上快要咬掉自己的舌頭。面子值幾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