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蟲入侵》[異蟲入侵] - 第7章 末世降臨

「這雨怎麼還在下,煩死了,我的**都**。」

車站內一名靚麗的女子不滿的說著聲音雖然不大但也不小,引得附近的男人紛紛偷偷窺視起來,而女子顯然很滿意這種感覺,這讓她感受到了自身的魅力。

黃色的燈光穿透雨幕,一輛公交緩緩駛入車站,眾人開始擁擠着上車。突然女人大叫一聲「啊,誰摸我」隨後憤怒的看向站在她四周的男人。

雖說她很喜歡被人窺視的感覺可不代表她願意被這些低級骯髒的臭男人觸碰,剛剛屁股上被人狠狠掐了一把簡直就是對她的羞辱。

女人怒視着四周看誰都像是那個摸她屁股的猥褻狂,可到底是誰她也不知道便扭頭衝著司機厲聲道「司機師傅,你別開車我要報警。剛剛這幾個人中有個人摸我」

公交司機看了看女子心中暗自懊惱「今天雨勢這麼大本就不好開車現在還碰上這破事,今天的班次肯定少了」

但礙於職責也只能說道「各位乘客由於發生了猥褻婦女的事,我這邊需要上報公司與報警,各位耐心坐在座位上對各位行程造成的延誤表示十分抱歉。」

司機說完便坐回駕駛位開始做上報流程,車上其他的乘客一臉看戲的坐在座位上,唯有女子依舊滿臉憤怒的不停掃視着四周的男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遲遲沒到,車上個別乘客開始不耐煩得說道「怎麼還沒好,都半個多小時了,我們還要上班呢。」

「就是就是,快點開吧」

司機聞言只能站起身安撫道「大家耐心等待,今天的雨實在太大可能影響了出警速度」轉頭又對女子小聲說道「女士要不這件事就算了,其他乘客已經陪你等待了這麼久」

話還未說完女人便大聲打斷道「不行,一定要等**來,這種猥褻女孩子的人渣一定要抓去坐牢。」

車廂內突然響起一聲「還不是你自己穿的騷」

「誰,誰說的」女子憤怒的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說道「我怎麼穿是我的自由,你有本事站起來說啊,自己長的丑還不允許別人穿的好看了?你有本事站起來」

一名中年婦女站了起來說道「我說的,大家都有事誰有空一直陪你在這裡耗着,再說了是不是真有人摸你還是有些人自己演戲」

「你放屁,你個肥婆」女人哆嗦的舉着手指指向婦女,兩人就這樣爭吵了起來。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時,並沒有人注意到車廂內有數人低垂着頭顱身軀不停的顫抖着。

突然幾人猛的抬起頭露出一雙布滿血絲的猩紅眼睛,口角流着涎水猛的站起身撲向一旁的乘客。

被撲倒的人心中一驚隨即便手腳並用的想要推開對方,可對方如八爪魚一般死死粘在了身體上。

「啊」痛苦的叫聲蓋過了兩個女人的爭吵,司機見狀不得不上前來制止「有事好好說,別打架啊」說著便用手拉住上方的人想要分開雙方。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下鮮血開始緩緩浸染車廂地面,寄生體猛的抬起頭猩紅的雙眼與布滿臉龐的鮮血就像惡鬼讓人遍體生寒,一根筆筒粗細的口器像蠕蟲般在口中不停的伸縮。

司機顯然是被嚇到了後退時不小心踩到了一旁乘客的腳導致一個踉蹌跌坐在了地上,雙眼正好撞上寄生體的視線,下一秒寄生體便撲了過來。

驚恐!懼怕!慌亂!充斥着整列公交車,司機的殞命讓車廂變成了一個鐵牢,鮮血開始從門縫內向外流淌,混着雨水進入了下水道。

數分鐘後那些受傷以及死去的人紛紛顫抖着身軀,隨後一抹猩紅爬上眼睛,寄生擴散了……

這樣的場景在同一時間發生在了富月市各處,在第一波襲擊下倖存的人開始驚恐的逃跑,騷亂讓整個城市陷入了癱瘓。

大雨依舊傾盆而下,沖刷着遍地的鮮血。

茶村後山,父子倆站在洞口沉默的向外望去,按照何遠的話此刻外界正在天翻地覆的變化。

何恩慶微微皺眉沖一旁的何遠問道「小遠,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精神的強化讓何遠早就清晰的聽到了一切對父親說道「寄生已經開始了」

何恩慶聞言沉默了下來,他有心想要救人卻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這個防空隧道或許還算空曠但裏面的物資並不能養活太多的人,他也清楚不能因為自己的原因拖累何遠。

沉默的站了片刻後在何遠的注視下轉身回到了隧道內部,逃避有時候更加需要勇氣來選擇。

何遠望着父親的背影輕嘆一聲,拿出還能夠使用的手機向班級所有人發了一條消息「當你們收到我這條消息時,如果你們沒有被寄生記得遠離哪些雙眼赤紅的人。他們依靠的是聽覺和嗅覺,如果沒辦法逃避記得它們的弱點是頭部。」

發出這則訊息後很快便有數名同學回信問道「何遠,你說什麼呢?」「遠哥,你在玩什麼恐怖遊戲么?」「何遠……」

何遠沒有理會反而再次群發道「末日降臨了,你們即將面對的是嗜血的寄生體與不受道德約束的成人,想要活着會很難。諸君努力活着吧,像蟑螂像老鼠一樣努力的在陰影中活着吧,用盡一切辦法變得強大,總有一天陽光還會屬於我們。」

「雖然我的內心更希望你們就此死去,那樣便不用看見這個殘酷的世界……」

發完信息何遠關閉了手機,默默的站了許久直到雨中的慘叫漸漸平息才回到隧道內。

二天後,大雨終於停歇,陽光如約而至的刺破雲層照向大地。陽光下富月市市區街道上人潮擁擠,本應人聲人聲鼎沸的場景卻出奇的安靜。

所有人都是衣衫破損,渾身上下沾染着褪色的血跡,若是有人走近便會發現這些所謂的人全是雙目赤紅,口中涌動着蠕蟲般的口器,口器上涎水不停的向下滴落。

馬路的**拋錨着成列的汽車,有些因為撞擊車頭都完全損壞了,有些倒是看着十分完好。

「叮叮」不知何處響起一聲金屬的碰撞聲,四周的寄生體齊刷刷的抬頭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