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蟲入侵》[異蟲入侵] - 第5章 武英座流星雨

7月1日上午,各大社交平台上都在播報着晚上6時武英座特大流星雨的訊息,放在平時這樣的訊息其實除了天文愛好者外很少能引起普通人的關注。

上一世何遠會了解到純粹是因為學校在這一日布置了一篇武英座流星雨觀感的科學作文,就像此刻何遠看着手機內班級群里收到的訊息

方詩雅「同學們,今日晚6時有武英座特大流星雨,我們富月市的天氣狀況十分良好可以肉眼觀察到武英座流星雨的盛況,你們作為夏國的未來學校對你們的綜合素養也是極其重視的,因此對於本次武英座流星雨學校要求各位同學做一篇觀察日誌,下學期開學前需要上交」

陳柳雲「收到,老師」

蔣宇辰「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我心裏……」

方世傑「光棍閉嘴」

……

看着漸漸跑歪的話題何遠關閉了信息開始做進山的準備,麓山區雖然臨近富月市理論上並沒有什麼大型的猛獸,但何遠並不能確定隕石的落點,若是在深山區多做點準備總沒錯。

「我的安全靠你了」何遠看着手中的霸王槍雙手一頂一旋只聽「咔嚓」一聲,槍身內的機括被激活,近3米的槍身很快被分解為兩節。

何遠用布條仔細捆紮後將其放入店家送的槍盒中,拿起一旁的指南針確認一番後貼身收入作戰服的口袋內背上準備好的食物走出了家門。

……

天空的太陽緩緩西移,所有人都興緻盎然的等待着百年不遇的特大流星雨,在無人關注的山林內一個少年身姿矯健的穿梭在山林之中。

何遠利用勾鎖攀上崖壁後終於站到了麓山的最高處,俯瞰着遠處的城鎮心中有一種豁達廣闊之感忍不住大吼一聲「啊」,末世7年的壓抑似在這口氣內被清掃一空。

時間已來至傍晚,城市絢麗的燈光開始錯落的亮起。

「多麼美麗的夜景,就讓我最後看你一次」何遠呢喃着,過不了幾日這一切都將不復存在。

星夜悄然而至,山頂的何遠吹着微涼的夜風抬頭看着,不知多久後一道流星划過夜空,緊接着又是一道流星,隨後星夜寂靜了數分鐘後,大爆發到來。

一道緊挨着一道的流星雨在夜空中留下自己絢麗的身姿,引得人們紛紛閉目許願,有希望家人健康,有希望工作順利,有希望找到女朋友等等不一而足。

大爆發時間持續1分鐘期間不知划過多少流星,突然有一道星光直直的划過富月市的上空向著麓山區墜來。

「來了」

何遠遠遠的看着那道星光向著自己的方向飛來心中不可避免的緊張起來,伸手打開了頭頂的射燈何遠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

隨着星光越來越近,光芒也逐漸暗淡,終於在完全消失時撞在了遠處的山坳之中。

「轟」

隕石落下爆發出一聲巨響,立於樹梢的何遠清晰的感應到了山體的震動,隨後遠處的山坳內便亮起了橘紅的火光,何遠見狀探手從懷中取出指南針確認了山坳的方位後身形一動三兩下便下了樹梢。

黑暗中一道光影自麓山山頂忽閃着向下而去,速度竟是極快。

「咄」

一柄長槍穿過光影扎向遠處地面,燈光照射槍尖下赫然是一條碗口粗細的青蛇,青蛇被釘在地上,劇烈的疼痛讓其瘋狂扭動着蛇軀,三角形的蛇頭上下舞動口中不停發出「嘶嘶」的長鳴,甚是嚇人。

「這要是被咬一口,我今天算是交代在這了」

何遠緩步走上前右手持槍將其挑起後狠狠甩飛出去,左手抹了一把額頭的汗,高度集中的精神和高強度的運動讓他此刻的身體有些疲乏。

從後背的背包內取出一根能量棒三兩口吃完後,何遠又查看了一下指南針確定自己方位沒有出錯後繼續前行。

漆黑的山林里蟲鳴鳥啼不絕於耳偶有幾聲夜梟恐怖的啼鳴,一道光柱堅定的穿破了夜色向著山林更深處行去。

隨着越來越深入地面積起來厚厚一層落葉,何遠每一次落腳都會伴隨着枯葉折斷的「唰唰」聲,煩人的蟲蟻越來越多的聚集在頭燈前,何遠無奈的揮手驅趕幾下不料腳下一空,整個人瞬間下沉。

何遠連忙將短棍與長槍齊齊插向地面終於在下滑數米後堪堪停住了身形,向下看去燈光就像沒入了一隻深淵巨口沒有泛起一點漣漪。

這個恐怖的深坑不知是何原因形成,洞口被無數的藤蔓樹葉遮蔽竟差點成了何遠葬身的墳墓。

何遠深吸數口氣巨大的危險讓身體瘋狂分泌激素,心臟在胸腔內起搏感覺下一秒便要躍出身軀。何遠雙臂交替利用短棍與槍頭緩緩向洞口爬去,數月的體能訓練終於在這一刻展現了它的意義。

「噗」

爬上洞口的何遠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洞穴再次向前走去,他的心中吶喊着,沒有人也沒有事物能阻擋他成為共生者,老天爺也不行。

長途跋涉何遠的手腳上已經布滿了傷口,定製的特戰服也有幾處地方被撕裂,站在山坳的入口處何遠遠遠便看到了燃燒的火光。

將長槍組合完畢後何遠小心的向前摸索,他可不想在最後一步因為大意功敗垂成,撥開最後一束荒草何遠終於看到了。

近百米範圍內的荒草與小樹以隕石落點為圓心向外倒伏着,幾棵易燃的松樹被高溫的隕石碎塊點燃,火光中不時發出噼啪之聲。

何遠向前快跑幾步,漆黑的雙眸銳利的掃視着四周,此時離隕石墜落已經過去了6個小時,遠處的晨光已經微微可見。

長時間下『因特斯』極有可能已經離開了墜落點,何遠不停得觀察着終於在離鄖坑不遠處的一處石縫下找到了一隻「因特斯」。

何遠俯下身看着面前乳白色的帶翅毛蟲這就是共生體『因特斯』,同時這隻『因特斯』也感應到了何遠的存在,煽動翅膀想要靠近何遠。

不過面對即將到手的『因特斯』何遠並沒有第一時間選擇共生,而是利用隨身攜帶的玻璃瓶將其裝了進去。

這裡要提的是『因特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