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陳婉兒》[葉凡陳婉兒] - 第10章 極盡羞辱

門外守候的自然是那位非凡集團的吳總,吳星河。

不凡尊主的命令,豈能怠慢?

所以在一聲應下之後,吳星河立刻就邁步離開,沒有露面。

否則此刻不談陳家人,光是陳婉兒知曉,吳星河居然成了葉凡的跑腿,只怕就要呆立在當場。

但是陳家人並沒有看到,所以……

「他剛才說什麼?你們聽到沒有?十分鐘要臨海所有教授級以上的醫生,來這裡進行會診?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一個陳家人當先用一種戲謔的語氣笑道:「葉凡,五年了,我還是第一次發現你這麼會裝逼!要越江所有教授級以上的醫生過來?你當你是什麼?你怎麼不說讓人直接將越江最好的醫院搬到這裡?」

「如果需要,也不是不可以!」葉凡淡然道。

「聽聽!聽聽!這裝逼還裝上癮了!」

那陳家人直接肆無忌憚的譏諷起來。

「呵呵,說不定人家其實是豪門大少,委曲求全來到咱們陳家呢!」

「就他?他若是,還能在咱們陳家當五年的窩囊廢?」

「本來就是個一事無成的廢物,除了裝裝逼,做做白日夢還能做什麼?你指望他能上天?」

其他眾人此刻也都是極力嘲諷,一臉的不屑,根本不相信葉凡所說。

還十分鐘讓臨海教授級別的醫生,都過來?

要知道那些人,一個個可都是在醫學事業上做出一定貢獻的人物,而且大部分都是一院之長!

即便是以黃家、顧家這樣的家世,在邀請這些人的時候,怕是都要以禮相待。

而葉凡,這個臨海出了名的窩囊廢、廢物一個,居然一句話就想要讓他們過來。

這不是做白日夢,是什麼?

「葉凡!!!」

一直因為之前的心虛未曾插話的陳婉兒,這一次終於開口了。

只見她就這麼走上前,推搡着葉凡,憤恨的說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做什麼嗎?」

「你和我之間的事情怎樣,我都可以當做沒發生過!但是裏面躺着的是我爸!如今……如今我好不容易求到黃少面前,能讓我爸得到最好的治療,你想毀了這一切嗎?」

「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本來即便是要離婚,我也覺得你還算是個老實人,可如今……你為了這種裝模作樣,居然……居然置我爸的性命不顧,你安的什麼心?」

「好了婉兒,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何必如此!」一旁的李香,立刻上前拉住陳婉兒,同時不屑的看了一眼葉凡道。

深吸一口氣,陳婉兒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伸手指向門口道:「滾!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此話一出,眾人臉上的表情頓時精彩萬分。

實際上,眾人也知道,這五年來,他們一次一次的窩囊廢和廢物的說著葉凡,葉凡只怕早就聽的麻木了。

不然怎麼會五年下來,半分回應都沒有?

但是陳婉兒不同!

作為葉凡的結髮妻子,兩人即便沒有夫妻之實,但是也畢竟結婚五年了!

無論是從之前顧家找上門來,陳婉兒當著眾人面羞辱葉凡,讓其破天荒的提出離婚。

還是剛才一進來,葉凡就直奔陳婉兒,並且質問黃友才是誰,他們就知道,葉凡對陳婉兒還是在意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