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佈道者》[遙遠的佈道者] - 第7章 高月身死

柳乾面露得逞之色,笑道:「你我比過一場,誰輸誰就離開高月,如何?」

豬笑天淡笑着問道:「虧你還自詡脫胎境強者,怎麼不去找個嬰兒打,那樣贏得還更快些。」

柳乾自然是要臉面的,改口道:「吾乃堂堂青雲門地丹峰首席大弟子,自然不屑跟你這個凡人境都沒跨過的螻蟻比試。」

他看向身邊的兩個隨從,「你們兩個誰上?」

有個青年走出,朝豬笑天道:「我叫柳塵,沒跨過凡人境,做你的對手可還行?」

他的修為跟早上打死的黑衣人相當,豬笑天自然不懼,他淡淡道:「你不夠看,叫你旁邊的一起!」

「狂妄!」

柳塵雖然修為低下,可內心是高傲的,打心底瞧不起豬笑天,被他的言語激怒,衝上前去便是一拳。

輕敵的下場就是血的代價,豬笑天右手化掌迎接拳頭,拳掌相交之際順手化掌為爪,將柳塵的拳頭鎖在半空中。

柳塵想縮回拳頭,卻發現豬笑天力氣奇大無比,他的拳頭根本無法動彈,就在此時,豬笑天猛的一扭,只聽「咔嚓」一聲,柳塵衣袖分崩離析,右臂骨頭盡皆破碎,疼得哭爹喊娘,大呼饒命。

豬笑天猛拉柳塵的手臂,拉近兩人距離,抬腳將對方踹飛。

柳塵弓着身子倒飛而出,掉進飯館前的空地上,死得不能再死。

「你居然扮豬吃虎?」柳乾震怒道。

豬笑天針鋒相對道:「我和他都沒有踏入境界,你說我扮豬吃虎?堂堂青雲門地丹峰首座,就這麼輸不起?」

「你…」

柳乾氣極,朝另外的弟子道:「柳余,你上!」

被點名的弟子露怯道:「公子,我…」

柳乾威脅道:「哼!怎麼?不敢?你今日若不上,我當以辱沒家族名聲的名義廢除你的修為,將你逐出家門。

柳余吞了吞口水,上前,朝豬笑天揖道:「兄弟,你我比試交流,點到為止即可,如何?」

「我尊敬每個珍惜自己生命的人!」豬笑天同意道。

柳余身上盪出威壓,疾步衝出,運拳轟出,拳勢兇猛,呼呼帶風。

豬笑天以拳反擊,兩人拳拳相碰,各自後退。

柳余後退兩步,豬笑天后退三步辦,高下立判。

「這是凡人境重天的威壓,他先前的害怕都是偽裝的,不要被他迷惑,若是有機會,他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你的!」高月提醒道。

豬笑天被震得氣血激蕩,拳頭酸痛,身子微微顫動,知道對方在扮豬吃虎,只是他已經和對方立下點到為止的約定,在對方未對他下殺手的情況下,他也不會對別人下殺手,這是他的原則,從小到大,他都有他的想法,也有自己的行事風格。

柳余得勢,不再唯唯諾諾,展開激烈攻勢,拳頭如雨點落下,豬笑天以雙臂格擋在身前,抵禦對方拳勢,疾步後退卸力。

待到柳余轟出十數拳,顯露出力竭之態收拳時,他趁機勾拳而上,對方慌亂以手臂格擋,豬笑天抬腿攻其下身,柳余抬腳迎來,兩人以腳法交鋒,互踹七八腳皆奈何不得對方。

柳余的雙腿堅硬如鐵,豬笑天招架不住,運拳轟出,直取對方面門,柳余以拳反擊,兩人即將拳拳相碰時,柳余身上威勢大增,運拳的手臂青筋暴露,好似虯龍,身上散發的威勢也是暴漲,豬笑天大驚,想要撤回拳頭,奈何為時已晚。

撞拳瞬間,柳余巋然不動,豬笑天聽見自己的手骨裂聲,身子倒飛而出。

柳余追擊而上,雙手抱住豬笑天的腦袋,他的意圖很明顯,要扭下豬笑天的腦袋。

「你敢!」高月嚇得花容失色,正欲上前救人,可身子忽然不能動彈。

「小子,去死!」

柳余殺機畢露,滿臉猙獰,就在即將了結對方性命之時,忽然感覺兩手空空。

定睛看去,幾道流光落在身前不遠處,化作人形,不是豬笑天又是何人?

「什麼手段?!」

場中之人無不駭然。

「說好的點到為止,你卻扭我的脖子,你先食言,休怪我無情!」豬笑天右臂衣袖被紫色血液浸染,散發出淡淡紫芒,靜靜看着柳余道。

猜你喜歡